设置

关灯

第685章 他的噩梦堪比天灾

    韩非站在乐园家属院四号楼444房间当中,他的视线慢慢从阎乐身上移开,独自进入里屋,开始检查这个诡异的房间。
    “不要乱走!”中年男人好心提醒,但韩非已经进入了卧室。
    走在写满诅咒文字的房间里,整个人会感到极度的压抑和恐慌,那些文字就好像是一张张扭曲的人脸,不断挤入自己的眼球当中。
    “四有死的寓意,四楼好像就是死楼,我感觉脑海里有关于这地方的记忆,但是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扫视墙壁上触目惊心的诅咒,韩非顺着那些血手印向前走动,他在卧室里发现了一些东西。
    写满恶毒诅咒的地面上摆着一张折叠床,床腿上挂着锁链,似乎是用来固定床上之人的。
    在床下面韩非还发现了一个纸箱子,里面装满了录像带。
    随手拿起一盘,韩非看见封面上的文字说明后,眉头皱起。
    这箱子里旳录像带记录了一个人生命的最后时间,把他们最后的绝望拍摄了下来,定格了他们死亡的画面,是名副其实的死亡录像。
    床铺的另一边就是放映机,看其摆放位置,放映机播放的画面正好可以被床上的人看到。
    “固定在床上的人,每晚都要去看这么绝望的死亡录像吗?”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韩非将录像带放入放映机当中。
    指示灯亮起,放映机里传出奇怪的声响,好像很多虫子在骨骼间爬动。
    “快停下!梦会通过录像干涉现实,把我们拖拽进噩梦里。”屋外的中年男人挣扎着走了过来,想要阻止韩非。
    “你们都出去,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如果我陷入了噩梦,你们就开门逃走,不用管我。”在这样诡异的房间里看死亡录像就算了,韩非还要自己一个人看,拒绝其他人过来,中年男人都不知道是该佩服韩非的胆量,还是该说他是无知者无畏了。
    坐在单人床上,韩非盯着播放画面,细细品味着绝望。
    所有视频开头都有一只彩色蝴蝶从远处飞来,它身上的纹路绚烂瑰丽,仿佛凝聚了这片黑夜中全部的美丽。
    蝴蝶出现的十分突然,消失的也很突然,在它不见之后,视频便开始正常播放。
    第一个受害者是阎乐的邻居,一个单亲家庭被父母嫌弃的孩子,双方都将他当做负担,慢慢的,他也以为自己的存在是一个错误,在蝴蝶和阎乐母亲的配合下,那个孩子草草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整段视频里阎乐都没有出境,但仔细想一下,她很可能就是拍摄者,记录下了这些残忍疯狂的画面。
    九位受害者死亡,还有大量受害者精神处在崩溃的边缘,每個人都活在了自己编织的绝望当中,好像在十字路口迷路的孩子,茫然、害怕、无依无靠。
    那些人的情绪通过录像带感染观看者,但韩非却面无表情,只是默默的看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会没有反应,可能是因为在某个地方看到过比这更加绝望的事情。
    快进、倍速,一盘盘录像带被韩非看完,他也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每次播放录像带,片头的蝴蝶都会往前飞一点。
    在他看到最后一盘录像带时,那只蝴蝶已经快要落在了屏幕上。
    “好想一巴掌把它拍死。”韩非继续观看,最后一盘录像带的主角是录像带租赁屋的老板,他在无意间看到了阎乐的拍摄作品,产生了共鸣。
    在某个夜晚,他就想此时的韩非一样躺在床上,反复观看。
    到了后半夜,快凌晨十二点时,他也看到了最后一盘录像。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被某种情绪支配,脸上的表情愈发恐怖。他想到了生活中的很多事情,然后从厨房拿出了菜刀,敲响了邻居家的门。
    画面最后的场景是老板和邻居双双倒在血泊当中,邻居的表情恐惧痛苦,老板却在死亡时露出了诡异的释然和满足。
    也就他死亡的时候,一只彩色的蝴蝶从老板脑海里飞出,上下扇动翅膀,靠近屏幕。
    它越飞越近,最后好像从屏幕当中飞了出来。
    韩非警惕的盯着那只蝴蝶,等他再反应过来时,那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空荡荡的脑海里只有封锁记忆的黑幕,蝴蝶卖力播撒绝望的梦尘,却没有编织出任何梦境,它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干脆吸附在那片黑幕最大的缝隙上,想要挖出韩非美好的记忆,然后再把它们全部毁掉。
    “只有知道过去,才能编织出内心最抵触的噩梦,我能够理解它。”韩非抱着血色纸人躺在床上,正常人在这个时候肯定会感到害怕,毕竟脑子里飞进了特别恐怖的东西,之前已经有九个人因为它自杀,但韩非却十分淡然,就好像这是他提前计划好的一样。
    韩非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底气从何而来,感觉就像是以前也演练过一样。
    彩色蝴蝶为了钻进裂痕,不惜让自己绚烂的翅膀沾上血污,它誓要将韩非拽进最恐怖的噩梦里。
    血色纸人睁开了眼睛,韩非却摇了摇头,他甚至不让纸人去阻止那蝴蝶。
    “我能够预知死亡,但这只残缺的小蝴蝶并没有激发我内心的恐惧。”韩非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看蝴蝶进入我脑海后懵逼的样子,清除我记忆的人应该不是梦。如果我之前真的通关过游戏,那清除我记忆的很可能是另外一位管理者,也就是梦的敌人。”
    大脑是一个人最核心的地方,是意识和灵魂的家,但韩非却放任对方进入。
    他在用一位敌人的攻击,去破解另一位敌人留下的枷锁。
    “我好像有点困了。”脑海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有细沙在耳边滑落,韩非将纸人和自己用红绳绑在一起,轻咬舌尖,用意志对抗困意。
    彩色蝴蝶钻进黑幕当中,它可以引动一个人内心最深的绝望和邪恶。
    片刻宁静之后,黑幕上的裂痕再次扩大,令人窒息的绝望从黑幕中渗出。
    如果说其他人的绝望是一间完全封闭的暗室,那韩非的绝望就好像无边无际的深海!
    他不是把自己封锁在黑暗里,而是要把所有一切全部淹没!
    原本色彩斑斓的蝴蝶逃也似的钻出裂痕,它美丽的翅膀被撕碎,韩非的记忆碎片好像尖锐的玻璃渣子一样,深深刺入它的身体。
    蝴蝶摇摇欲坠,锋利的记忆碎片被带出缝隙,韩非也看到了一些和蝴蝶有关的记忆。
    他之前杀过蝴蝶!
    那些刺入蝴蝶身体的碎片,都是和蝴蝶有关的记忆,韩非看到了蝴蝶死亡的最后一幕。
    在他的脑海深处有一座血红色的孤儿院,里面狂笑的自己伸手捏死了蝴蝶。
    这段血色记忆引起了连锁反应,整片封锁记忆的黑幕被血丝爬满,裂痕再次扩大的同时,韩非记忆里的绝望和恐惧也顺着裂痕涌出。
    彩色蝴蝶想要用韩非绝望和痛苦编织噩梦,但它没想到韩非绝望和痛苦远远超出了他的设想,猝不及防之下,噩梦失控了。
    那只彩色蝴蝶最终也没有逃出韩非的脑海,被绝望撕碎,成为了噩梦的一部分。
    韩非脑海里的绝望和痛苦也好像冲毁堤坝的洪水,各种各样恐怖的幻觉和意象开始在他四周出现,其中有无数只人手组成的巨树;没有眼睛,脸上长着三张嘴巴的男老师;似有似无的歌声等等。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达到阶段八!”
    彩色蝴蝶就好像是落入火药桶的火星,编织出了一个把它自己一起吞没的噩梦。
    躺在床上,韩非的眼角流出了一滴血,他太阳穴那里血管高高凸起,意志被恐惧反复捶打。
    他现在知道“脑”刚才到底有多痛苦了,抵御噩梦并不容易。
    不过他要比“脑”轻松一点的是,他的噩梦失控了,此时此刻不仅他自己可以看到那些恐怖的场景,周边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因为蝴蝶直接死在了梦里,他的噩梦正在不断朝着四周扩散。
    “没想到这个我最痛恨恶心的反派,竟然也可以激活我的记忆。”韩非朝客厅看去,“脑”把自己身上未消散的迷宫图案画在了阎乐腹部,那个钻进阎乐肚子里的东西此时就在迷宫纹身下面。
    在录像带里的彩色蝴蝶死后,阎乐肚子里传出了一声惨叫,迷宫纹身开始加速蔓延。
    “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阎乐的妈妈怎么还没有出现?”守在门口的李果儿逐渐失去了耐心,她反复查看着时间。
    “我也不太清楚。”中年男人坐在墙角,他眼中的血已经流干,脸颊上残留着两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阎乐的妈妈那么疼爱阎乐,如果我们把刀架在阎乐脖子上,或者做出要伤害她的事情,说不定可以逼她妈妈现身。”李果儿不是在提意见,她是真的抽出了刀:“这房间太过诡异,我们尽快唤出阎乐母亲,然后就离开吧。”
    “如果你那么做的话,会被阎乐妈妈视为威胁,她更不可能跟你合作,告诉你过去发生的事情。”中年男人很了解自己妻子的性格,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我们还要等多久?”李果儿护着两个孩子,她压力很大。
    “午夜零点怨念会彻底爆发,她妈妈应该也会出现的。”中年男人刚说完,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这整个房间里的诅咒文字全部动了起来,一股股让人极度不安的气息悄然浮现:“我的妻子变得这么恐怖了吗?”
    “咳咳。”韩非咳嗽着从里屋走出,他擦去眼角的血迹,盯着上任“脑”:“你女儿和妻子留下的死亡录像带里藏着一只彩色蝴蝶。”
    “那就是‘梦’在杀人时的化身之一,它会在入梦时变成那个样子。”中年男人看了韩非一眼,诧异的说道:“你的眼睛怎么也流血了?”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韩非伸出了一根手指:“好消息是梦的化身之一死在了我的脑海里,它被自己编织的噩梦碾碎了。”
    “不可能,梦从来没有被杀死过,没有人能够拥有它死亡的记忆,更没有能够拥有可以撼动它意志的绝望。”中年男人摇了摇头:“算了,你说坏消息是什么吧?”
    “坏消息是它死之后,我脑海里的噩梦彻底失控了,所有绝望和痛苦把你们也笼罩在内,你们等会可能会看到我经历的恐怖,也有可能需要帮我分担痛苦。”韩非话音刚落,幽幽的歌声便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被捆绑在椅子上的阎乐突然发出尖叫,她从来没有这样不安过。
    那张稚嫩的脸上表情慢慢变得阴沉,她浑身骨骼发出脆响,好像另外一个隐藏在她体内的灵魂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想要出来接替她的身体。
    刚开始还觉得韩非在瞎扯的中年男人现在也不说话了,他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做都无法摆脱歌声,那从噩梦中响起的歌声好像直接笼罩了整片小区。
    “你到底都遇见过什么恐怖的怪物?”中年男人从地上爬起,不顾危险,去捂住了自己女儿的耳朵。
    “我也不知道啊,我失忆了。”韩非听到歌声,后颈冒出了鸡皮疙瘩。
    在所有人都还没弄清楚歌声的含义时,刺耳的警笛声暂时压过了歌声。
    韩非打开房门朝外面看去,一辆黑色出租车,领着宛如长龙般的警车开进了小区。
    “小贾投敌了?”
    警笛、歌声和哭声混在一起,随着进入小区的人越来越多,韩非感觉自己承受的痛苦慢慢减轻,那失控的噩梦直接把全部人都拽进了噩梦当中,让他们时时刻刻被韩非曾经的绝望幻觉干扰,慢慢会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接着做出各种可怕的事情。
    “好像要乱套了。”韩非朝着更远的地方看去,在警车后面还有几辆面包车,那些玩家绕了一圈后,从小区后门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