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95章 人间镜面

    复生仪式会用到八种器具,写有生辰八字的镜子是其中最关键的一个,它映照着过去,分割了梦境和现实,一面是阴,一面是阳,所有复生仪式上都有它的存在。
    “那孩子为什么会在镜子当中?”小贾凑在韩非身边,他要抱紧老领导的大腿。
    “据说人在去世的时候,他们的一部分灵魂会残留在生前经常照的镜子里,这可能是相同的原理吧。”阿虫站在韩非另一边,他自从看见韩非满是伤痕的手臂后,就觉得韩非和自己是同道中人,成了韩非的跟屁虫。
    韩非没有回答两人的问题,只是牵住红绳,向前走去。
    “整形医院被布置成了祭坛,八栋大楼对应着八种器具,梦要在这里完成复生……”
    原本韩非以为傅生是乐园三位管理者的选择,现在他才意识到,梦也在打傅生的主意,傅生应该是乐园所有管理者相互妥协和算计出的“产物”。
    七号楼地下发生过大规模的坍塌,修复工程一直是杜静在主持,可惜她早已被梦控制,整座医院都被改造成了梦想要的样子。
    填满深坑的尸体组成了“八号楼”,恐怖、绝望、负面情绪在不断发酵,似乎对应深层世界。
    八号楼上面则是干净整洁的七号楼,代表着治愈、希望和死亡。
    康复的病人重新找回笑容,和家人一起离开,抢救失败的病人被转送入地下,他们逐渐冰冷的尸体成为了构建深层世界的一块砖。
    韩非踩着尸体往上爬,他抓着悬挂在空中的黑发,彷佛攀岩般来到了七号楼和“八号楼”相连的地方。
    深吸一口气,韩非也不在乎空气中逸散的恶臭,他的手指嵌进尸体,一点点靠近了镜子。
    被关在镜子里的年轻人听见了声响,背对镜子,蜷缩在角落里的他,抱紧了双腿,把头深埋在膝盖间。
    他不敢去看外面的世界,更没有走出这面镜子的勇气。
    “傅生?”
    韩非停在巨大的镜子前面,他看着镜子里的年轻人,脑海中破碎的记忆逐渐拼合在一起,还原出了一幅幅场景。
    镜中的年轻人和他记忆里的那个傅生一样,一切好像都又回到了刚见面时。
    傅生将自己的锁在房间里,拒绝和任何人交流,世界对他充满恶意,他是孤独且痛苦的。
    “傅生!”韩非朝着镜子高喊,年轻人却不为所动,连头都没有抬起。
    缩在房间角落里的年轻人才是韩非记忆中的傅生,不是那些傅生的记忆碎片。
    “你应该还记得我!在那个小公园里,我们一起吃饭、喂猫。”
    韩非的手触碰到了镜面,但冰冷坚硬的镜子就好像一个永远也无法打破的囚笼,韩非的声音也没办法传递过去。
    “镜子里保留的是魂引,梦可以通过镜子中的残魂来摆布那个年轻人,慢慢达到控制对方的目的。”受伤的阎乐突然开口,阎乐妈妈想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梦给自己准备了八个躯壳,阎乐和傅生都是他的选择,不过傅生的情况很特别,其他管理者也比较看重他。”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些?”
    “我在乐园夜晚见过他,‘人’和‘鬼’都想要把自己的想法灌输给那个孩子,让他成为乐园新的主人。”阎乐表情狰狞,现在仍旧是她妈妈在操控着她的身体:“乐园家属院,整形医院,除了这两个地方外,城内还有另外六个地方也藏有梦的躯壳。你们如果想要破坏梦的仪式,必须要把所有躯壳都毁掉才行。”
    都说狡兔三窟,梦足足给自己准备了八条后路。
    “看来时间很紧张。”点了点头,韩非让小贾把傅天抱过来,他们合力把年幼的傅天放在了镜子前面。
    不用韩非开口,傅天就趴在镜子上,嘴里喊着哥哥的名字,他现在就是个几岁大的孩子,和妈妈分开,跟一群亡命徒混在一起,平时还能保持镇定,现在一看见自己的亲人,立刻露出了自己脆弱的一面。
    傅天哭了,他视为榜样的哥哥被关在了镜子当中,看起来无比落魄。
    “妈妈一直在找你!她还骗我说你去了外地学习!她每天夜里都在打电话、搜集线索,她真的很想你!”
    稚嫩的声音带着哭腔,镜中的年轻人耳朵微微动了一下,但身体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哥!”
    随着傅天声音变大,医院的寂静也被打破,被当做砖石的一具具尸体上好像有虫子在爬动。
    垂落的黑发轻微摇摆,地下明明没有风,但是黑发却弯曲翻转,好像被夹出泥土的虫子。
    “梦在每一个复生仪式附近都布置有陷阱,阎乐身上的陷阱就是可以入梦的蝴蝶,这里的陷阱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你们最好小心点。”阎乐的妈妈说完后,抓住了上任脑的手臂,给了对方一个眼神,示意他准备往后撤。
    在阎乐妈妈的世界里,所有一切东西加起来都没有她的女儿重要,女儿已经成为了她的执念。
    年幼的傅天可不懂得这些,他一路上担惊受怕,在见到许久未见的哥哥后,内心的委屈和不安彻底爆发了出来,他想要喊醒自己的哥哥。
    在父亲离开后,哥哥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说好要一起照顾妈妈,努力生活下去,但是哥哥却独自跑了,杳无音讯,就那样消失在了人海里。
    他不理解,想不明白,但为了不让妈妈伤心,他也不敢问。
    “你哥有自己的苦衷,他在人和鬼之间,选择了人,在家和城之间,选择了城,从这方面来看,他倒确实不能算是一个坏人。至少跟我比起来,他更像是一个好人。”这个记忆神龛就是把过去发生的一切在韩非眼前再现,也算是傅生最后一次想要说服韩非。
    “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道路,没有必要再去走一次。我也知道想要走出新的道路很难,会面临新老所有势力的阻拦,但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因为困难就可以放弃的。”
    由尸体垒砌出的“八号楼”开始异变,本该死去的尸体被一根根黑发洞穿,它们的胸口微微起伏,连接成一大片后,彷佛整栋建筑在呼吸一般。
    拿出往生屠刀,韩非让傅天向后,他的想法很简单,梦把傅生的残魂囚禁在镜子里,那他就噼斩开镜面,将其救出来。
    “面对的敌人杀戮越多,往生就会越锋利,构建镜子的梦造下了无边杀孽,他留下的东西我应该能斩开。”
    “八号楼”的异变开始加速,这里聚集了医院里所有的患者和医护人员,数量多到吓人,就算他们最后全部变成最低等的执念,也可以毫不费力把除韩非外的所有人杀死。
    “韩非!我们先撤出去吧!”小贾距离韩非最近,他这几天的经历比上半辈子做过的所有噩梦都要恐怖。
    “你带上傅天一起,你们先回地面!”
    “你呢?”
    “不用管我!”韩非双手握刀,他和刀柄之中的所有同行人站在一起,意念集中,意志重合。
    斩!
    昏暗不见天日的地下建筑里闪过了耀眼的光,人性中最美好的部分化作刀锋,噼砍在了镜面之上。
    生死攸关,韩非尽全力挥刀,可想象中镜面破碎的声音并未传来。
    诧异的抬头看去,韩非发现镜面如同水波流转,往生刀砍入镜子当中,但是却无法毁掉那面镜子,反而有和它融合的迹象。
    也就在往生刀砍入镜子的同时,一张张陌生的人脸在镜面上出现,他们脸上没有痛苦和难过,只有澹澹的微笑和释怀。
    “往生刀噼不开?这镜子是用什么做成的?”
    韩非一刀斩下,组成“八号楼”的所有尸体全部出现了尸变,它们没来由的愤怒起来,似乎有人破坏了他们仅剩的期许。
    尸壁上的眼睛慢慢睁开,结痂伤口渗出血,大块尸斑脱落,一双双恶毒眼睛盯上了持刀的韩非。
    “我好像明白那只蝴蝶的诡计了。”韩非在很短的时间内想通了其中关键:“梦擅长玩弄人心,他可以编织噩梦,也可以编织美梦,他应该是把那些病人和医生内心所有的美好情绪剥离了出来,用别人的希望和留念打造成了镜面。”
    “这面悬挂在地狱尸窟上的镜子,既是囚禁傅生残魂的牢笼,也汇聚了所有死者最美好的执念。只要有人破坏镜面,那就是在破坏所有死者的美好记忆,自然会引发他们的愤怒,让它们不顾一切出手。”
    梦在无意间构建出一个微妙的平衡,人世间在上,深层世界在下,两个世界用人性中最美好的记忆相连,希望和绝望同时存在。
    更绝妙的是,这所有的美好都和傅生无关,他要拯救的人世间并不爱他,还把最深的绝望留给了他,这可能也是那道残魂被困在镜子当中,对外界没有任何回应的原因之一。
    “梦把所有人美好的记忆抽出,做成了囚禁灵魂的镜子,让人沉浸其中,无法离开。我却让大家最后坚持的人性成为了刀锋,可以噼斩开一切邪祟。”
    手掌触碰镜面,韩非盯着镜中蜷缩在角落的年轻人,好像回到了上个神龛世界当中。
    “你承受的东西确实太多了,这可能就是被黑盒选择的宿命吧。”
    韩非想要传达自己的声音,可整栋楼的尸体都在尸变,他再不走估计徐琴都很难护住他。
    “我好像遗漏了什么……”韩非在准备转身的时候,他的余光发现年轻人脖颈上有条带子,那好像是手机套的带子。
    仔细看了一眼,年轻人蜷缩着身体,他胸口和膝盖中间好像压着什么东西。
    抿了抿嘴唇,韩非想起了他和傅生最后见面的场景,犹豫片刻后,他朝着小尤喊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小尤妈妈将染血的手机送来,韩非竭力回想着那最后的号码。
    记忆碎片拼凑在一起,他打开手机,按下了一个个数字。
    很快,电话打通了。
    熟悉的手机铃声在镜子内外同时响起,一直低头蜷缩在角落的傅生轻轻动了一下,他第一次对外界有了反应,慢慢的抬起了头,那双麻木的眼睛看到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短暂的茫然过后,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双手捧着手机站起,左右扫视四周,他在那一刻重新变得像是一个正常的人。
    “八号楼”的尸变已经开始,韩非的双腿被尸壁中伸出的手抓住,但他却一点要躲闪的意思都没有,双眼直直的盯着镜子里的年轻人,然后把手机放在了耳边。
    铃音不断响起,傅生盯着屏幕看了很久,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话筒里传出了他吸气的声音,在犹豫很久之后,傅生说出了一句话。
    “是你吗?”
    “是我。”
    手机屏幕变得模煳了。
    “你在哪里?”
    “镜子外面,我一直在看着你。”
    拿着电话的傅生从黑暗里走出,他并不知道镜面在那里,镜子里的世界似乎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亮。
    “没关系,不要着急,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往前走,对,一直往前走。”
    韩非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那个年轻人就像当初一样,在韩非的帮助下一步步走到了镜子前面,他的手也触碰到了镜面。
    “你在外面吗?”
    “是的,我们就隔着一面镜子,我在看着你,你却看不见我,但在你陷入黑暗的时候,我还是想要让你振作起来。”
    记忆的碎片在脑海中铺开,简简单单几句话,韩非就已经确定,眼前的傅生就是曾经和自己见面的傅生,也是这神龛记忆世界里最初的那个傅生。
    “看不见吗?”傅生的手按在镜面上:“我可以看见所有的鬼,却看不见你和妈妈。”
    “你先往后退一步,我想将自己的刀刺入镜面,你看看能不能抓住它。”韩非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他再次举起往生刀,和所有同行的人一起朝着镜子挥砍,那璀璨明亮的刀锋就好像是所有人对傅生伸出的援助之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