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人在害怕时候的勇敢(感谢幻羽的白银

    “晨晨从小比较内向,不愿意主动去跟院里的小朋友玩,经常是一个人。”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变得活泼了起来,我当时还挺高兴的,以为晨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朋友。”
    “但后来我渐渐发觉不对,晨晨每次都是在晚上七点以后才出去玩,回来的时候身上总是脏兮兮的,手臂、脸颊上还会出现一些小伤口。”
    “有一次他很晚都没有回来,我实在不放心就拜托楼长去找他,我们找了很久,最后在小区废弃的水箱里发现了晨晨。”
    “他一个人缩在水箱里,身体不断打颤,我们问他在干什么,他说他在和自己的朋友玩捉迷藏。”
    “我和楼长询问他朋友的名字,晨晨憋了好久才说自己的朋友叫做哭。”
    “当时我就感到奇怪,哪有人的名字会叫做哭?楼长听到这个名字表情也一下子变了,他问晨晨那个哭是不是住在三楼。”
    “晨晨点了点头,然后楼长说出了一件更恐怖的事情,三楼那个贴满符纸的房间里虽然没有发生过凶杀案,但是发生过比凶杀更诡异的事情。”
    “小区很早以前,不断有孩子失踪,最后那些孩子残留的衣服和物品全部是在三楼1034房间找到的。”
    “1034房就像是一个吃小孩的屋子,直到后来大家把三楼的门窗彻底封死,情况才有所好转。”
    “那个叫做哭的小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没想到他会突然缠上晨晨。”
    老人脸上的皱纹挤在了一起:“自从我不让晨晨再出去和哭玩以后,晨晨就好像中邪了一样,性格变得暴躁,经常说有人在等他,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我只要心软放他出去,他就会跑到对面,隔着门自言自语,时而发出笑声,时而哭泣。最后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把他关进了卧室里。”
    听完老人说的故事,韩非心里也凉了半截,这栋楼里可怕的东西有很多,但是大家都不愿意靠近1034房,最后被迫将那间房给封死,由此可见哭的可怕。
    “晨晨被我锁在卧室里,性格越来越糟糕,昨天吃完饭的时候,我一时没注意,结果那孩子就跑了出去。等我追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对面那扇门半开着,不知道谁把门上的符纸和门内钉的木板给拆掉了。”老人唉声叹气,她真的很担心晨晨。
    “符纸有可能是晨晨撕的,但是木板以他的力气估计弄不下来,搞破坏的是其他住户。”韩非感觉自己邻居没有一个正常的,所以思考问题的时候直接就从最坏的角度考虑了:“这楼里最近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大事啊?”
    “我也不知道。”阿婆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忽然开口:“对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楼长了,感觉他好像是失踪了一样。”
    “楼长?”陈歌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这个称呼了:“阿婆,你们说的楼长到底是谁?”
    “他是这栋楼里最早的一位住户,六十多岁,看着很和善,跟一些老邻居关系很好。不过随着那些老邻居离开,楼长的状态也越来越差了。”
    “住在这地方状态能不差吗?”韩非仔细回想孟诗的话,他总感觉孟诗说的楼长他好像见过:“阿婆,你说的那个楼长他是不是头发全白,脖子这边有颗黑痣……”
    “对!你是在哪见到的他?”阿婆很是惊讶。
    “真的是他?”脑海里散乱的线索逐渐被拼成了一条线,韩非刚才说的老人就是卖给他游戏头盔的店主!
    那个老头绝对不简单!守陵人应该只是他的身份之一!
    韩非的大脑快速运转,他现在掌握的信息还是太少了:“阿婆,你知道楼长平时住在哪里吗?”
    “他住在十楼1101号房,你是准备去找楼长来救晨晨吗?”孟诗愁容不展:“楼道里不安全,再说我们现在只要出去就可能遇到哭。”
    韩非记下了1101这个数字,这是他进入游戏以来获得的最重要的线索:“想要去1101房间就要上楼,我现在才2级,活着到达十楼的概率太低了。不能着急,我要稳扎稳打。”
    看了眼孟诗,韩非产生了一个想法。
    晨晨是孟诗最重要的亲人,现在晨晨遇到了危险,如果自己能够将晨晨救出,那孟诗应该就会完全成为自己可以信任的同伴。
    跟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组队,这在以前韩非想都不会去想,但现在这种处境下,每一份力量都是极为宝贵的。
    刚才孟诗救了自己一命,从道义的方面来说,自己帮助老太太算是报恩。
    另外最关键的一点是,韩非并不准备进入隔壁房间去寻找晨晨,他想要做的是把那个哭引到四楼凶宅里,一劳永逸的解决哭。
    退一步来讲,就算怪物室友没有干掉哭,只要它能够拖住哭,自己和老太太就有时间进入三楼的房间里寻找晨晨。
    再退一步来说,即使没有找到晨晨,韩非能够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些事情,也足够获得老人的信任了。
    只要能让老人百分百信任自己,那他就在这栋恐怖可怕的阴间公寓里有了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思来想去,韩非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准备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
    深吸一口气,韩非带着那种视死如归的表情朝老太太说道:“阿婆,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够救出晨晨。”
    “什么办法?”老人有些焦急。
    “我来做诱饵,把哭引到楼上,你趁此机会进入对面查看,如果晨晨在那屋子里,就赶紧把他带出来。”
    “不行!你这是拿自己的命在搏啊!绝对不行!”老人很严厉的拒绝了。
    “我们一直耗在这里也不是办法。”韩非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样吧,我们等三个小时,如果三个小时后,哭还守在门口,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由我来引开他,你去屋里找晨晨。要是哭三个小时后离开了,那我就上楼去求助其他邻居一起来帮忙。”
    “可是,不管你去引开哭,还是求助其他邻居,这都非常的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你不怕吗?”阿婆很担心韩非。
    “害怕,我非常害怕,但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韩非面容坚定,活动着有些冰凉的手指:“或许人在害怕时候的勇敢,才是真的勇敢吧。”
    看到韩非明明自己怕的要死,还愿意这么去做,老人真的被感动到了。
    同一时间,韩非脑海里那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孟诗友善度加十,和睦的邻里关系是完美人生的第一步。”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g级隐藏任务寻找晨晨已触发!是否接受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