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我,勤勉努力,积极向上

    韩非没有收下詹乐乐的礼物,他现在社恐虽然没有以前严重了,但还是不太擅长人际交往,或者说他的人际交往能力在某款游戏的锻炼下,开始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
    回到家后,韩非饱餐了一顿,以前他省吃俭用,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买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
    可自从玩了治愈系游戏后,他的心结直接被打开了,房子?票子?这些东西太俗了!
    他现在只想能够安静的看着每天的朝阳,细细品味人生中的美好。
    “以前我怎么没发现楼下美食店的东西这么好吃?”
    简单收拾了一下桌子,韩非呆呆的望着贴满了受害者照片的墙壁。
    “我那位怪物室友的最大心愿是抓住凶手,可我要如何去面对如此穷凶极恶的杀人狂?”
    “我只是一个十八线的演员,对方却是逻辑缜密、擅长伪装,反侦察意识极强,连杀八人仍能躲避警方搜查的变态杀人魔!如果我真的查到了对方的线索,那个家伙会不会在现实里把我灭口?”
    韩非的脸色逐渐变差,独自调查凶杀案、逐渐接近真凶这并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反而是一件非常非常危险的事。
    “我需要跟警方合作,但我不能透露游戏的存在,另外知道我的人越多,那个杀人魔就越可能找上门来。”
    “现在是他在暗处,我也在暗处,大家都还安全。如果我自己走到明处的话,他肯定会想方设法的干掉我。”
    握紧拳头,韩非很有自知之明,他现在就是个体力只有五的渣渣。
    “游戏可以退出,但现实不行。”韩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了。”
    打开电脑,韩非直接下单了金属战术笔、甩棍、强光手电筒、电击防狼器。
    然后他又打开相关网站,购买了大量有关犯罪心理学、防身、生存教学的课程,在这个知识付费已经彻底普及的时代,只要愿意花钱,就能够买到真正有用的知识。
    “以前我真是太浪费时间了,我应该让自己的人生充实起来。”
    积极向上,锻炼身体,工作之外还不断学习充电,不知道实情的人看到韩非估计会认为他是个非常阳光开朗的人。
    制定好计划后,韩非就开始认真学习,他不仅要弄清楚凶手的作案心理,也要学习如何将受害者从绝望中救出,这两者都关乎他的性命。
    晚上快零点时,韩非锁好门窗,有些犹豫的戴上了游戏头盔。
    “上次退出是在三楼,我要防止那个小鬼守尸,登陆游戏后直接往四楼跑!”
    连接好所有线路,当午夜零点到来之时,韩非眼前的世界变为一片血红。
    “欢迎来到完美人生!现在你可以……”
    脑海中冰冷的机械合成声还没说完,韩非就睁开了双眼,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他的脸色变得非常差劲。
    手指被戒指传来的凉意冻僵,韩非抬头看去,三楼原本贴满符纸的门半开着,一个看不清脸的小孩就坐在房门口!
    “他在等我!”
    鸡皮疙瘩瞬间冒出,韩非自以为心理承受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但这一刻他才发现是自己太天真了,这阴间游戏的恐怖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还没有完成任务,还没有呆够三个小时,如果被那个小鬼拖进房间……”韩非简直不敢再往下想,他试着往后挪动,可他刚一动,那个小孩就抬起了头。
    漆黑的楼道里,被看不清楚脸的孩子盯住,韩非只觉得后背发凉。
    “我现在拼了命的往上跑应该有机会到四楼,问题是我还要开门。”韩非几乎要绝望,可就在这时候那个小孩突然站了起来。
    当韩非感到疑惑时,他背后的防盗门突然被打开。
    “进来!”
    一股力量向后拽住韩非,似乎是让他进入屋内。
    听到熟悉的声音后,韩非没有犹豫。
    机会只有一次,他赶紧配合对方加速后退。
    双眼看着那小孩开始疯狂爬动,韩非差之毫厘的退入阿婆屋内。
    “嘭!”
    防盗门被重重关上,门外不断传来指甲挖挠的瘆人声音,韩非坐倒在地上,他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你没事吧?”孟诗咳嗽了几声,她把韩非从地上扶起。
    “阿婆,这次要没有你救命,我估计真玩完了!谢谢!”韩非是由衷的感激对方。
    “你怎么突然跑三楼来了?”孟诗脸色很差,身体似乎也变得更加糟糕了。
    “我那个屋子闹鬼!另外我还有些事情想要询问你。”韩非没有在演戏,他那个屋子是真闹鬼。
    “你先等一会,我看看那个孩子走了没。”老太太将桌上的红蜡烛摆在防盗门旁边,火光映照着墙壁,韩非这时候才发现屋子里没有开灯。
    老人注视着跳动的火焰和墙壁上的阴影,过了半天才开口:“没有小孩的影子,他没跟进来。”
    “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着好吓人啊!”韩非现在才缓过来那股劲。
    孟诗没有说话,拿着蜡烛,颤巍巍的朝里屋走去。
    “阿婆,我从遇见小孩到你开门,中间就间隔了很短的时间,你难道一直都站在房门口?还是说你恰巧发现了我?”韩非心里有些疑惑,他知道老太太不是坏人,但小心一点总没有错。
    “我一直都在屋里看着对面的房门。”孟诗将红烛放在了桌子上,叹了口气,她脸上的皱纹又加深了:“晨晨不见了,我怀疑他跑进了对面的房间里。”
    “晨晨丢了?”韩非也是心里一惊。
    “哎,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把晨晨锁进卧室里吗?”老太太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
    “为什么?”韩非确实很好奇,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老人家里的场景,当时老人就是打开卧室门上的锁喊晨晨出来吃饭的。
    这个细节韩非差点忘了,现在想起来才意识到不对劲。
    “因为晨晨总是要出去跟那个不存在的孩子一起玩,我很早以前就发现了,晨晨嘴里总是冒出一个陌生的名字,他还经常一个人坐在那扇贴满了符纸的房门旁边,嘴里不断说着什么,就好像是在跟另外一个孩子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