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搅局

    天黑的时候,在野外躲了一白天的张虎吹回城了。
    此时零充正在城门口等待。
    张虎吹一脸憔悴但神情期待:“充哥,您交待的事我办成了!”
    零充拍拍张虎吹身上的尘土感慨道:“岂止办成功了,你这是立大功了。昨晚我说话得罪了,兄弟不要介意哈。”
    张虎吹受宠若惊:“充哥客气了!我不介意啊,要是什么事都办不成,我自己都觉得活着浪费空气!”
    零充笑道:“我介意啊,毕竟我是昨天才入帮的,有点不尊重前辈——我在酒馆准备了一个包间,我们慢慢谈!”
    “哪里哪里,充哥其实早就是鸡哥内定的老干部了,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
    茶楼包间,张虎吹得知了这一天城里发生的事情,各种震惊激动羡慕于有荣焉。
    张虎吹抓重点:“恭喜充哥升职了!我必当全力协助充哥!”
    零充笑道:“彼此彼此,鸡哥组团去了,也不知道要出去几天,这对我们留守的各部门来说其实也是不可错过的表现机会,你知道是什么吗?”
    张虎吹秒懂:“城里只有祝融一个将星了,如果完成大任务就只能拿她的武将符了!”
    零充笑道:“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张虎吹叹道:“虽然大家都这么想,但根本没这么巧的大好事。我倒是想到一件大事,只是花费的时间有点长,多半是赶不上祝融落单这趟好事了。”
    零充讶道:“说来听听?”
    张虎吹说道:“既然鸡哥今天是陪同几个大佬考察投资,那我们的关键就是先解决最近的成都运输线,最起码先打通越嶲的通道。”(注:越嶲,xī,今四川西昌)
    零充眉头一皱:“怎么实施啊?”
    张虎吹郑重道:“我想先申请一批帮派资金,先从城里招募一群游侠当保镖,在招一两个精通羌语的人当向导,要是本城没向导就去路上的邪龙县招募,然后拜访这一路上的羌蛮部落,差不多一个月时间。”
    零充惊呆了:“你怕是在逗?就算是孟获亲自出马,这些部落都未必买账,不要说是你?”
    张虎吹皱眉道:“我觉得吧,恰恰是因为孟获太强势了,所以反而成不了事。我这种小脚色一点威胁都没有,反倒可以试试。”
    零充惊道:“这些游侠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怕他们半路上把你弄死卷钱跑路?”
    张虎吹愕然道:“那怎么办?总得有人冒死试试吧?”
    零充也愕然了:“兄弟,你是真不怕死啊?”
    张虎吹摇头一叹:“充哥,我这立功说白了就是成功把大春招揽进帮,我还是那个我,别人心里多少不服气,我又不是那种不要碧莲的人,说什么也要继续拼体现价值!”
    零充神情动容!
    零充完全不认为他有这个能力,但很认同他的自知之明,他就是一张用过的餐巾纸,最大的价值就是拉大春入帮让自己晋升。然后他身为大春哥们的身份就变成麻烦了,算是竞争对手吧?挂掉反而干净。但是万一他立功了,功劳必然有自己这个上级的。
    不,不管他挂没挂,光这件事本身就能在鸡哥面前显示自己部门勇于进取的魄力决心,自己怎么也不亏!
    想明白的零充不在啰嗦:“好!兄弟连命都不怕丢,我还怕个毛的责任?在敬你一杯,你先休息,资金我去安排!”
    张虎吹激动了:“多谢充哥信任!”
    ……
    入夜,永昌城外一片漆黑。
    一片微光有如萤火般在黑夜中前进,那就是大春的六人小队。也是黑暗中最好的靶子。
    逆苍天的小纸鹤正远远的监视这堆靶子。逆苍天本人则全身帖满用妖兽血撰写的“避妖符”好整以暇的蹲在一颗大树上。只是逆苍天还是有点头大。
    当千秋雪有2星张任的时候,逆苍天就感到扎手了。张任的战绩是射杀庞统一个文官,看起来不足道哉。但庞统并不是演义里充满宿命悲情色彩的落凤坡中伏身亡,而是在指挥攻打雒城的时候被“流矢”射死的。
    庞统身为一名顶级军师会对箭的射程没点数?这一箭又远又准又狠,不可能是普通小兵普通弓箭所为,只能是张任的实力!比演义中太史慈射城墙上那个谁的左手的夸张剧情要真实可信的多,足以媲美吕布的辕门射戟。
    更麻烦的是,这个从未听说过的大春居然有张无名5星,一张4星祝融更是大大超出了预计!
    这让逆苍天的隐藏底牌“神上使”张曼成没有攻击把握了。
    会藏兵技能的并不只有钟煌所在的颍川钟氏,大贤良师张角为了造反筹备了十几年,张角更会藏兵。钟氏在张角这个撼动东汉根基的仙人面前不够看!所以逆苍天也从来就没怕过钟煌这个倒插门,自己才是真正能打的第一高手。
    总之,先看他们的应对。这周边有50多只妖兽都是贴了跟踪自燃符的,只要引爆激怒妖兽,他们的火光必成妖兽泄愤的目标,就算不团灭……
    正盘算间,一张银色纸鹤从虚空中显形,是那个张虎吹来消息了。
    逆苍天拆开一看:天哥,我接到一个立功的大项目,我想打通永昌至越嶲的交通线,想获得一批教众的支持……只要把永昌发展起来就能为我教所用……
    逆苍天懵了!
    这张虎吹是发疯了?他虽然胆大,但也得本事大才行啊!啥将符兵符都没有的人,还想说服这一路反复无常见货就想抢的羌蛮部落?
    但是如果他的第一个要求就无法满足,反倒显得我没本事没诚意?
    行,那就先测试一下他究竟有多大本事!
    逆苍天便在符纸上回复:“你先到达邪龙县再说,越快越好!给我那个大春的信息……”
    要是他连邻近的一个百里小县都到不了,那就自生自灭吧。
    ……
    孟获前线营地驻扎在一片云贵典型的喀斯特溶岩石山上,延绵几里并石垒高耸。营地里堆满了新鲜茅草捆裹的有价值妖兽尸体,一些民夫从溶洞里运运出出貌似采矿。
    石垒外各种钻地飞天的妖虫时不时冲进营地打的孟获军一片忙乱。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看书还可领现金!
    在日落之前,快马加鞭的马英龙就成功的以见义勇为的信使身份混入了账下,成为座上宾。不得不说,孟获这帮人的智力也算是够淳朴!这人还有个美艳的老婆,那是结交定了啊。
    然后孟获看到信就开始慌了,大军失去了撤退的良机!
    马英龙也由此得知了信件书写的真相:可能有邪虎!也就是低配版的神兽白虎。
    马英龙是又喜又慌,喜的是这可是大手笔,慌的是怕是要玩脱?
    入夜之后,妖兽群井然有序的包围攻击证实了书信的判断,必然有个很懂兵法的大妖在坐镇指挥!
    孟获等人就商量着守到天亮找机会突围。只是突围非常凶险,就意味着队伍会成为一字长蛇,会被轻易斩腰截尾并丢失辎重。还不如继续守?但昨晚来的匆忙,多是自带干粮顶多只能守个一周……
    这种将星和大妖兽之间的战斗没有马英龙这种新人插话的余地,那么马英龙能做什么?必须做点什么,军功才是最容易取得信任的手段,只要表现好了,拿几张武将符的难度绝对远低于和平时期。
    马英龙对自己的马术和灵宠的速度很有自信,便主动请缨:“大王,我只有一匹灵宠宝马能拿的出手,我可以冲出营寨扰乱对方的攻势!”
    孟获讶道:“咋个扰乱?”
    马英龙说道:“只要我冲出去,这些妖兽必然要来追,但是肯定追不上,那就只能堵,但未必堵的住,我多折腾它们就扰乱了它们的攻势减轻了我军的防守压力,实在不行了我就跳马回营休息一下,然后继续!”
    孟获惊道:“小崽儿不晓得天高地厚,虫子追不上你可以不管你晒!你以为它们蠢啊!”
    马英龙楞了!被一个认为智力低的家伙骂蠢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一旁的孟优说话了:“大哥,他这个宝马是不得了,要是虫子不管他了,他正好可以冲出去搬救兵啊!”
    孟获怒了:“咋个能让夫人犯险?城里的常备兵也只有两千,咋个能动?”
    孟优急忙掏出一个犀牛角:“请乌戈国国王出兵!”
    孟获叹道:“老子也是遇得到!”
    马英龙眼皮狂跳,这是藤甲兵的原产地,这是要触发隐藏地图?
    孟优便对马英龙指示:“小崽儿,你先冲过去扰乱给我们看看,要是你没死,妖兽也不管你,你就回营拿这个宝贝,到时候老子教你怎么去搬救兵!”
    这就是搅局出成果了!马英龙狂喜:“交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