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45、到你了

    敬老院门前。
    伴随着谢诚的高喊,原本一群准备冲入敬老院打砸的混混,全部都停了下来,然后齐齐回头望向了谢诚。
    门口明明害怕得闭上了眼睛,但仍然张开双臂想要阻拦那群混混的纪唯,在听到这声高喊,并且没有感觉到有人推开她冲进敬老院后,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看向了高喊传来的方向。
    当看到高喊之人竟然是谢诚时,她不禁微微一愣。
    她刚才在谢诚离开时,便看到了从另一条路走进来的那群混混。
    她认出了那些混混中,有一些是上次开发商来跟她谈敬老院拆迁问题时,叫来的人。
    而在上一次的谈判中,开发商便已经有了隐晦的威胁之意,这次看到这群混混,她知道对方恐怕来意不善。
    但她跟谢诚也不熟,也就见过两次面,并且还都很不愉快,再就是害怕连累到谢诚,所以她没有叫住谢诚帮忙。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谢诚竟然主动高喊,准备帮她,老实说,她的心里有些感动,之前对谢诚不好的印象在这一刻也都烟消云散了。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她并不愿意连累谢诚,只听她喊道:“喂,谢谢你愿意帮我,但太危险了,你还是走吧!”
    “装了逼就想走?”
    那群混混之中,一个瓦片头发型的青年冷笑一声,说道:“哥几个,这煞笔觉得自己很牛逼,想要英雄救美,你们说怎么办?”
    “嘿,当然是让他知道,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
    有混混嘿笑着回答道。
    说着话间,这群原本打算冲进敬老院的混混,提着钢管、刀具等武器,迈步向着谢诚走来。
    这群混混大约有二十多个,一起向谢诚走来,几乎占满了这条村路。
    谢诚看着走来的这群混混,仍然黑着一张脸。
    老实说,他是真的不想惹麻烦,只想快点离开这个看起来有些阴森恐怖的地方。
    可当听到纪唯有些无助和外强中干的吓唬声后,他脚下步伐便慢慢变得艰难、缓慢,最终彻底停了下来。
    他想了一个问题,如果说,他几次碰到纪唯真的只是巧合,纪唯真的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他就这么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一想到这个问题,他便有些过不了内心的那一关了。
    尤其是在他有能力改变这些的时候。
    “你干什么?我白天有些虚弱,不想动,而且我一旦暴露,在场的人都要死,包括那个雌性人类,你确定要管闲事?”
    在他高喊过后,肉瘤便第一时间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开口说道。
    对此,谢诚心中一动,心中关于怪物白天状态的某些猜测得到了确认,随后,便见他牙不动的微微偏头,同样微弱的声音回了一句:“我自己搞定。”
    而后,谢诚便一边目光在周围地上搜寻,一边不忘维系自己的人设,不住后退的说道:“诶诶,你们干什么,我是叫刚才骂我那个!”
    “我们都骂了!怎么地吧!”
    走来的混混们戏谑的齐声嘿笑。
    “呃……”
    谢诚似乎被噎住,一边继续后退,一边说道:“那按江湖规矩,单挑!谁也不许赖皮啊!”
    “好啊!”
    走在前面的瓦片头混混青年戏谑笑道:“单挑,你一个单挑我们全部,绝对不耍赖!”
    “你……你……”
    谢诚闻言,一脸无语。
    也就在这时,他后退的身形来到路边,“啪”的一声,从路边的树上掰下了一根婴儿手臂粗的木棍。
    “啪啪”两下,将木根前后两截掰断,仅留了一截三十多厘米长的短木后,谢诚反握着这节短木在手,一股熟悉感瞬间萦绕上了心头。
    “没有匕首,木头也将就了。”
    伴随熟悉感的,还有一股安全感。
    谢诚反手将短木拿在手中,心里顿时踏实了。
    他跟肉瘤说自己解决,并不是说大话。
    用一道白芒能量学会了何智勋昨晚所施展的高级匕首技【幻影之舞】,再加上六道黑芒能量所增强的身体素质,谢诚虽然还不怎么敢跟何智勋以及肉瘤这些特殊存在叫板,但仅仅只是眼前这些普通人的话,他自忖应付起来应该不难。
    原本一直“你你你”的,仿佛无语说不出话来的谢诚,短木在手,终于将口中的话说了出来。
    只见他抬手对前面的瓦片头混混勾了勾手指,咋呼道:“你……过来呀!”
    瓦片头青年原本戏谑的神情,在谢诚这充满挑衅的动作下,顿时一沉!
    “我艹!”
    一声怒骂,瓦片头青年顿时抬举起手中长刀,助跑几步,直接朝谢诚左臂肩膀砍去——这混混也还算有点理智,没有照着头砍,这也间接的让谢诚没有下狠手。
    看着朝肩膀砍来的长刀,谢诚的眼神在这一刻,骤然变得锐利!
    只见他右手中反握的短木往左快速一送,在长刀快要砍刀肩膀的刹那,咚的一声,短木撞到长刀刀身,将刀身撞偏向旁边,一刀砍了个空。
    而后,谢诚脚下一步迈出,身形前侵,手中短木贴着长刀刀身往前一划,唰的一下,在瓦片头青年拿刀的手臂上一擦而过,高速加短木本身的凹凸不平,顿时一道摩擦血痕出现在瓦片头手臂上,痛觉神经的刺激下,瓦片头青年“啊”的痛喊一声,手中长刀应声而落。
    然而,谢诚这一击动作却并没有完。
    在一擦而过,摩擦破瓦片头青年的手臂后,谢诚手中短木骤然调转尖端,改擦为刺,掰断的尖端一头,尖锐倒刺“噗嗤”一声,直接刺进了瓦片头青年肩胛骨一两厘米深!
    “啊!!!”
    一声惨叫骤然从瓦片头青年口中发出。
    下一刻,瓦片头青年痛得睚眦欲裂,眼睛像瞬间充了血一样,血丝凝结,无能狂怒的甩肩后退,下意识的抬手欲抓住谢诚手臂,但谢诚一击即走,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拔出短木,后退几步拉开了距离。
    瓦片头青年抬起的手抓空,他神情无比痛苦改为捂住了肩膀,整个人偏偏倒倒,仿佛失去了平衡般,最终倒在了路边,痛苦嚎叫,再难爬起来。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从瓦片头青年提刀冲跑过来砍向谢诚,谢诚动手,挡开长刀,侵身上前,擦伤瓦片头青年手臂,打落长刀,再将短木刺入瓦片头青年肩膀,接着干脆利落的拔出短木后退,不过几个呼吸的事。
    那群混混都还没反应过来,只看到瓦片头青年冲上来,接着便手中长刀掉落,惨嚎着倒在了路边。
    一时间,原本欲跟着瓦片头青年冲上来的混混,纷纷愣神的停了下来,然后愣愣的看着瓦片头青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谢诚右手反握短木,短木尖端染红,一滴滴鲜血缓慢从那些尖刺上滴落。他再次抬手,向面前其中一个混混勾手指道:“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