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43、跟踪

    “你还真要去敬老院?”
    细微的声音忽然从谢诚右肩上传来。
    站在人群中一边等公交,一边网上查找敬老院的谢诚,眉头一皱,抬头左右看了看周围的人后,他从站台的人群中走出,来到一个没人的角落,咬着牙齿,嘴巴不动的低声说道:“你在干什么?不是说了老实点么?你突然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说话,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你想害死我们两个么?”
    说着话的同时,他目光四处张望,贼眉鼠眼的,非常敬业的扮演着演技拙劣的愣头青。
    昨晚他跟肉瘤一路交谈,互相商量好了最近老实本份一些,等风声过了再出来作案。
    因此,在肉瘤忽然开口说话后,他便极力的塑造着愣头青的形象,数落肉瘤。
    “你这样獐头鼠目的才显得行为可疑好吧?”
    肉瘤没好气的回道:“我说话控制好了音量,只有你能够听到,就算是有人站在你身边也无法听到,我麻烦你别一惊一乍的!”
    “真的?”
    谢诚继续尽职的扮演着,一脸不信的问道。
    肉瘤懒得再理他,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你还真的要去敬老院?”
    昨晚谢诚开了酒店后,便在酒店里用手机查询敬老院的信息,肉瘤发现后自然询问他想干什么。
    谢诚的回答是,肉瘤的行为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心情很压抑,想做些好事缓解心情。
    肉瘤听后,便也没再说什么。
    不过今天看到谢诚真的要去敬老院后,它还是微微有些惊讶。
    “当然!你不干人事,我总要干些吧,不然感觉我迟早跟你一样变怪物!”
    谢诚依照所塑造人设,直言不讳的说道。
    肉瘤听后,倒也没再说什么。
    谢诚见肉瘤不再说话,便又回到了公交站台的人群中。
    很快,谢诚所查询的去敬老院的公交来了,他投了钱后,便挤着公交,时不时的看着站点,向查询中的敬老院而去。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
    一条略微有些偏僻的道路上,公交在站点停下,谢诚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里还真偏啊!”
    下车后,谢诚拿着手机,时不时看看地图,又看看周围。
    这条路很宽阔,两边都是三车道,时不时的便有车辆路过,但在两边的人行道上,人却非常的少。
    谢诚下车时,偌大一个公交站台,竟然只有两个人在等公交。
    一眼望去,视野范围内竟然不超过五个人!
    “城中村的人都比这里多……”
    谢诚微微皱眉,倒也没有害怕,因为现在是大白天,虽然下着毛毛雨,天空也有些阴霾,但光线充足,完全不像晚上时那样让人感到害怕。
    当然,这是因为谢诚见识过了怪物,知道了某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不然以前的他,觉得白天和晚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敬老院的方向应该是这边。”
    在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谢诚便开始埋头看地图,寻找其坐落在这附近的敬老院来。
    这里跟四十四医院属于同一个区,小溪区,只不过一个是区中心,一个是区边缘。
    不过,这里的房屋建筑却并不老旧,反而非常的崭新,举目望去,到处都是修建的楼房和社区,叮叮咚咚的声音施工声络绎不绝的从远处传来,但就是没有多少人。
    像这样的地方,其实很常见,属于城市开发扩建的边缘地带。
    开始修建时并不会有多少人,等修建好后,随着市政府的各项决策,比如车站搬到这里后,地铁修到这边后,这样才会陆续引进人流进来,慢慢让这里繁荣。
    但当下,这里还在修建,人非常的稀少,除了施工的工人外,几乎很难看到其他人。
    谢诚顺着手机地图上的指引,一路寻找,七转八绕一阵,终于找到了地图上的敬老院。
    然而,当谢诚站在敬老院门口,看着这家名叫“乐家养老院”的敬老院时,不禁犹豫了。
    只见这家敬老院跟周围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大铁门锈迹斑斑,明显有了不少年头,同时铁门半虚掩着,随着风吹一开一合,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不安全感。
    而在大门周围,一堵高墙差不多有三米高,爬满了藤蔓,墙下杂草丛生,仿似荒废了很久。
    另外,跟周围的高楼不一样,这家敬老院并没有高于三层的房屋,谢诚在走近时并没有看过,而通过半虚掩的门,谢诚也看到里面都只是一些一层或两层的房屋,建筑风格很老,地面是大理石,房屋外墙都是那种有点砂的墙体。
    “怎么感觉有点渗人啊……”
    看着眼前这栋仿佛荒废了很久的敬老院,谢诚不禁觉得身上有些不自在。
    一般在恐怖电影里,这种风格的建筑,不是有鬼就是有杀人狂,反正进了里面一准的没好事。
    要不……算了吧……再找一家……
    谢诚心里想着。
    如果是之前,那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的他,肯定不会这么想。
    但现在,他见识过了怪物,也在酒店和医院见过了鬼影,实在是没有恐怖电影里主角那种不怕死的精神。
    这种看起来就渗人的地方,麻烦躲远点好么!
    一念及此,谢诚转身便走,根本没走进去看看的打算。
    然而,他刚转身,身后半虚掩着的门后,一个人从中走了出来。
    “是你!!”
    一声含着惊讶与怒意的清脆声音响起。
    转身准备走的谢诚不禁觉得有些耳熟,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随后,他尴尬了。
    在他身后,从敬老院出来的,竟然是纪唯!
    他昨晚才删了人家微信和电话,结果今天就又碰上了,怎一个尴尬了得?
    “嗨~”
    谢诚轻轻挥手,干笑着打了声招呼,想要不那么尴尬。
    同时,他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疑惑,纪唯怎么会在这里?
    然而,纪唯却没理会他的打招呼,怒视着他道:“你是不是有病!既然删了我微信,现在又跟踪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呃……”
    谢诚干笑道:“如果我说,我没有跟踪你,是自己来这里的,你信么?”
    “呵,是吗。”
    纪唯冷笑一声,说道:“既然你说你不是跟踪我,那你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做好人好事?照顾孤寡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