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41、他是个傻子吧

    只要忽悠住了肉瘤这狗东西,那么一切就好说了。
    被用街头的摄像头监视,这一点其实谢诚并不算太意外,甚至他还以为在他表现出了那些可疑行为后,对方会派人跟踪他,谁知道只是利用城市中的天眼监控来监视他,这倒是还在他的接受范围。
    当然,他表面上自然不能表现出来。
    一脸惊疑不定的依照肉瘤所说,假装无意的瞟向四周,目光在路上那些用以拍摄道路交通状况的监控探头看了看。
    果然!
    这些监控探头中的一些,已经出现了微微偏斜,拍向了他这边。
    “我去!不是吧!真的在监视我!”
    谢诚咋呼道:“难道那个小矮子看穿了我神乎其神的演技?!”
    “你那拙劣的演技就省省吧!”
    肉瘤没好气道:“事情既然已经变成了这样,那就没办法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最近一段时间你估计都会在那些人的监视下,你别再给我表现得奇奇怪怪的!就当作不知道被监控了,像往常一样做你的事情!明白了么?”
    它已经彻底相信这一切似乎都是巧合所致了——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谢诚也没再继续纠缠刚才的话题,似乎真的愣头青般被转移的话题转走了注意力一样,骂骂咧咧道:“行了行了!真是麻烦!我那么精湛的演技居然也会被看穿?没道理啊……”
    黑夜下,谢诚一个人走在人行道上,虽然是在跟肉瘤说话,但外表看起来他更像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并且有时情绪高了,还会产生一些肢体动作,这让周围的行人都有些避之不及,以异样的眼神看他。
    不过倒也仅此而已,毕竟这世道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谢诚这样也只是行为怪异了些而已。
    ……
    “你这趟厕所去得也太久了吧?!”
    当何智勋回到面馆时,从他离开面馆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此时已经到了傍晚快九点,面馆早已经关门打烊,老板正坐在店里焦急的等待着何智勋。
    其实,以前面馆一般九点快十点才打烊,但自从老板娘怀孕以后,面馆改成了下午六七点打烊。
    不过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八点都还有客人来,于是面馆也就营业到了何智勋离开的那个时候。
    “最近肠胃不好,有些拉肚子。”
    何智勋看着店里有些凌乱的桌椅,微蹙眉头的说道:“如果要扣钱的话,从我下个月工资里扣吧。”
    “诶,没那么严重。”
    老板听到这话,起身摆手道:“我只是以为你突然有什么事而已,之前那个点本来就到下班时间了,你不要太在意我刚才的话,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的。”
    说完,老板目光环视了一下店里,说道:“你把店里收拾一下就下班吧。”
    说罢,便走出了面馆,不过临到门口,他又将面馆大门钥匙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这是早上开门的钥匙,面粉这些有什么东西快没了你告诉我一声,我会去进货,这几个月店里就辛苦你照看了!”
    “好!”
    听了老板的话,何智勋微蹙的眉头瞬间舒展,快步走到那些凌乱的桌椅前,将桌椅摆放规整。
    老板看着做事干脆利落的何智勋,脸上神情很是满意。
    这一天对何智勋的观察,不管是他还是他老婆,都非常的满意。
    店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是一些做面的原材料和器具,再说店里有监控,也根本不需要怕什么,因此他这才一天便将面馆交给了何智勋打理——当然,主要原因还是自己老婆没几个月就要生了,实在没办法。
    但总体来说,何智勋他们还是比较放心的。
    满意之中,老板离开了面馆。
    在老板离开面馆后,何智勋仍然动作麻利的干着活,一直到店里所有桌椅和厨具都擦拭干净,摆放规整后,他这才放松下来。
    此时,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多,干完活的何智勋,因为体能比一般人强大,并且掌握着特殊的呼吸技巧,并不觉得累,身上也没有汗。
    他再次检查了一遍店里后,便准备锁门离开,但就在这时,他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他接通后平静的问道:“怎么样?”
    手机那头,传来了石敏的声音干脆利落的声音:“事情已经处理完,安排了一个假剧组,说是在拍电影,安抚了那些受到惊吓的人,统计了当时在场人数的名单,等组织里的’心灵师’到来进行催眠就行。另外,你要我摸底的那个人我也摸清楚了。”
    “谢诚,男,今年二十六周岁,职业是一名网络作家。农村家庭,家里人口四人,爷爷奶奶已经不在,除了父母外还有一个小二十岁的妹妹,全家都只是普通人,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哦,对了,前几个月他好像诊断得了癌症晚期,之后就失踪了……”
    原本没有什么表情听着石敏汇报的何智勋,听到这里忽然眉头一蹙:“癌症晚期?”
    “对啊!癌症晚期,并且转移了。”
    手机那头的石敏回道:“这是黔阳市几家医院诊断报告,差不多四个月前的,他之前都没有在医疗系统里留下任何信息,出生信息都没有,估计出生时并没有来医院,应该是叫的那些产婆接生,并且从来没生过什么大病到过医院。在确诊了癌症晚期时,他好像并不相信,跑了很多家医院检查。”
    “这样么……”
    何智勋听完后,眉头微蹙。
    癌症晚期并且转移了,那岂不是说那个人没有多少时间了?
    但看那个人的表现似乎又不像……亦或者是因为癌症变得有些精神不正常了?
    记得当时那家伙穿的衣服也有些奇怪,一边肩膀部分的衣服和裤子脚与鞋都没了,之前还以为是情急之下被怪物追弄破和跑不在的,但现在想想,如果真被怪物追到,不可能只弄破衣服裤子,身上也应该受伤才对。
    想到这里,他对手机里问道:“叫你对他进行监视,有没有什么发现?”
    “呃……”
    听到何智勋的问话,手机那头的石敏微微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他是个傻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