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9、遗书

    煤烟浓郁到了烟雾缭绕,降低能见度的程度,那室内将会是一个什么样?
    至少氧气是绝对没有了!
    踹开门后,扑面而来的煤烟让谢诚连连咳嗽不说,甚至连呼吸都做不到!
    吸一口气便是一大口二氧化碳、一氧化碳,呛得他后退了好几步才感觉到空气的存在。
    而想到房间里的人已经不知道在那房间中多久了,谢诚便再顾不得太多,深吸一口气后,他便憋着不再呼吸,冲入了房间中。
    房间中没有窗户,不知道这自杀的人是为了方便自杀还是怎么样,谢诚憋着气冲进来后,见无法通风,立刻来到了房间大床前,抱起那床上的人。
    此时此刻,距离近了后,谢诚才发现,这床上自杀的人是一个女生,因为煤烟缭绕成雾,降低了房间中的能见度,样子看不太清,只大体看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一条连身的碎花裙。
    不知是不是身体增强了的缘故,谢诚抱起这位自杀者时,没有感觉很重。
    同时,在弯腰抱人时,谢诚发现,房间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用座机压住了一角。
    遗书?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但谢诚此时也来不及多想,觉得先救人再说,抱起大床上自杀的女生便快步冲出了房间。
    “哈!”
    冲出房间后,跑出走廊很远,感觉到空气中不再全部是二氧化碳和一氧化碳后,谢诚这才开始重新呼吸。
    一边大口大口的呼吸几口,谢诚一边将人抱到了电梯处的通风窗户下,检查自杀者的情况。
    此时,谢诚才看清对方的模样,一个很乖、很居家贤惠的妹子。
    这便是谢诚看到对方的第一印象。
    眼眶眼镜,长相有些清秀可爱,身形也属于娇小型,只是此刻脸上没有了任何血色。
    谢诚试了试鼻息,没有。
    试了试脉搏,没有。
    听了听心跳,没有。
    越查看,谢诚心越冷。
    但他还是动作不停的做着抢救措施,只是对那些抢救措施他并不太熟,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和大学里一些相关的急救活动中做过,但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心肺复苏按压,人口呼吸,掐人中……
    一个普通人能够想到的办法,谢诚都逐一试了一遍,可是,女生最终也没有任何反应。
    额头上不知不觉已经布满了一层汗,谢诚在试了所有的急救方法,都没有奏效后,他拿出了手机拨打了120急救。
    这时他才觉得自己刚才有些考虑不周了,报警的同时应该还要叫上救护车。
    可惜,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
    打完急救电话后,谢诚愣愣的看着地上没有了生命特征的女生,颓然的坐靠在了墙边。
    忽然,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
    可还没等他开口,一个淡淡的声音从右肩上传来:“这个人类在你进入房间时就已经失去了生命特征,你问我也没用,我是怪物,不是神仙,救不了她。”
    肉瘤的话,彻底掐断了谢诚的希望。
    谢诚无声的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再次颓然靠回了墙上,仰头看着天花板,愣愣出神。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二十五岁之前,谢诚从来没有想过疾病、健康、生死这些问题。
    虽然也经常在新闻里看到车祸、意外、癌症、白血病等,夺走人的生命,但他总觉得这些事情距离他很遥远,仿佛两个不相干的世界。
    直到二十六岁的今年,自己确诊了癌症晚期,并且扩散了其他脏器器官后,谢诚这才体会到这个世界血淋淋的残酷一面。
    有些事情,不到自己,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只是,为什么不能再勇敢一点呢……
    这个世界虽然很操蛋,但也并不是真的那么糟糕啊……
    唉……
    内心复杂的情绪,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
    谢诚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起身回到了走廊,再次向那个自杀女生的房间走去——里面那些煤炭还没有处理,不及时处理的话,很可能真的会引发火灾。
    而且,他记得房间的床头柜上,有一封疑似自杀女生的遗书。
    没有救到那个女生,但至少,那封女生自杀的遗书要交给对方的家人吧?
    谢诚心中有些难过的想。
    酒店外面的街道上,消防车的警报声传来,显然是那些下楼的住客们叫了火警。
    谢诚再次回到那个房间,他先是去查看了墙角铁盆里,那堆燃烧的煤炭,发现在没有窗户,氧气有限的情况下,这些煤炭在燃烧转化二氧化碳、一氧化碳将这个房间充斥满后,失去了氧气的燃烧支持,其实已经差不多熄灭了。
    打开房门后,房间里的煤烟散出,房间里的能见度清晰了些。
    在确认煤炭差不多已经熄灭后,谢诚来到床头柜前,将那张被座机电话压着一角的纸拿了起来。
    纸上写满了字,第一行便是“遗书”二字。
    果然如谢诚猜想的那样,这是自杀女生留下的遗书。
    涉及到别人隐私,谢诚并没有多看,拿到遗书后,谢诚目光扫视了房间一眼,忽然,枕头下一道亮起的微光吸引了谢诚的注意力。
    探身拿开枕头,谢诚发现是一部手机。
    无疑,这部手机肯定也是那个自杀女生的。
    此时,手机上刚好来了一条微信消息,激活了屏幕。
    【骗子:你也别拿死来威胁我,反正钱我已经花完了,随便你】
    亮起的屏幕中央,这条消息刺眼的显示着。
    谢诚看着手机,眉头紧皱。
    他没有想侵犯那个自杀女生的隐私,但是这条消息却看得他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手机屏幕亮了一会儿后,重新归于黑暗,谢诚拿起手机,再次扫视了房间一眼,除了地上还有一个背包,明显是用来背那个铁盆和木炭外,便再没了其他东西。
    见状,谢诚拿着手机和遗书离开走出了房间。
    在走廊上安静走了几步后,终于谢诚还是没忍住,拿起了女生那封遗书。
    【爸爸,妈妈,真的对不起!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不在了,女儿不孝,没能好好孝敬你们,可是我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在谢诚一边走一边看着手中的遗书时,一点冰冷低落头顶,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一道身穿碎花裙,手脚倒撑在天花板上,仿若蜘蛛的畸形身影赫然印入眼帘!
    而抬头的谢诚,刚好与一张倒着的惨白面孔静静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