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8、自杀

    对于煤炭燃烧产生的气味,谢诚这几个月可谓再熟悉不过了。
    他租住的城中村里,居住的大部分都是那些从各个地方农村来黔阳这座城市赚钱的农民工,这些农民工有些初来乍到,舍不得买电磁炉,做饭烧的火是那种蜂窝煤的,能手提的小炉子。
    平日这些小炉子都放在了门外,谢诚被呛到不是一两回了。
    只是……
    这酒店里怎么会有煤炭的味道?
    谢诚有些奇怪。
    这并不是他的错觉,而是真的有煤炭的味道,并且越来越浓郁,让他有些被呛到。
    原本对于什么都提不起劲,懒得动的谢诚,在闻到这些愈发浓郁的煤炭气味后,顿时从床上爬了起来——废话,煤炭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和一氧化碳,一不小心可是要死人的!
    他只是心情抑郁糟糕,但还没到想死的程度。
    “这些煤炭气味好像来自……中央空调!”
    在十来平米的快捷酒店房间中嗅了一会儿,最终,谢诚的目光锁定在了房间里的中央空调通风口。
    他确定,煤炭气味就是从这里面传来的。
    “中央空调里面怎么会有煤炭的味道?”
    谢诚眉头皱起。
    对于中央空调的工作原理,谢诚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怎么吹到各个房间他还是知道的。
    在制冷过后,由各风机风口吹向不同的房间,但有时候偶尔也会倒抽一些气味进入管道,然后吹向其他的房间。
    也就是说,跟谢诚这个房间使用同一中央空调的房间中,有一个房间在烧炭!
    并且,所烧的炭还不是一点半点,不然不会倒抽进管道,只有那个房间中的煤炭燃烧出快要溢满那个房间的二氧化碳和一氧化碳时,才会倒抽进中央空调的管道中。
    “这家酒店有一间房里的人正在烧炭!”
    谢诚很快推理出了这个结果。
    而跑到酒店房间来烧炭的目的是什么?
    他脑海中瞬间便有了答案:
    自杀!
    这家酒店有人烧炭自杀!
    得出这个结论的刹那,谢诚顿时便坐不住了。
    他真的不是那种圣母性格的人,但碰到了这种事他也真的无法袖手旁观。
    俗话说,眼不见为净,但既然遇见了,他又怎么能视若无睹呢?
    谢诚当即来到房间的座机电话前,拨打了前台的电话,想通知对方酒店里有人烧炭自杀,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占线了。
    “报警!”
    这是谢诚脑海中的第二反应。
    这次,报警电话没有占线,谢诚快速的跟接线员说明了情况,用时不过两三分钟。
    可就是这两三分钟,房间里已经呛得有些难以呼吸了,而他这个房间又没有窗户,他在连咳几声后,不得已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而走廊上,被呛得走出来的人不止他一个,男女都有。
    “怎么突然这么大的煤烟味啊!呛得人受不了!”
    “不会是着火了吧?!”
    “赶紧先下楼!没事也就算了,但如果真着火了也好跑!”
    这些从房间里出来的人,都以为是酒店哪里着火了,纷纷从消防通道向楼下跑去,其中不少人衣服都没穿,就围着一条围巾。
    走廊过道上,在谢诚这些人打开房门出来后,煤烟气味也从房间散发出来,弄得煤烟味道到处都是。
    谢诚看着陆续从消防通道下来的住客们,脸上浮现出了犹豫之色。
    “你想做什么?”
    一个声音从他的右肩传来,是肉瘤。
    肉瘤没有拱出圆球脑袋,只是在他锁骨上裂开了一张嘴,不置可否的问他,仿佛察觉到了他内心的想法。
    而谢诚不答反问道:“你能分辨出这些煤烟味的源头?”
    他只是普通人,他无法准确判断煤炭气味的源头,他也不确定肉瘤能不能分辨,但至少要问一句,否则,他无法心安理得的跟着人群一起跑下来去——经历过那种生命倒计时般绝望的他,对于生命的可贵比旁人有着更加难以言表的情愫!
    在过去几个月的那段灰暗日子里,他外出时看到那些走在街上的健康的人们,常常都会很羡慕。
    那时候他常常在想,如果他也能像这些人一样,健康的活着多好啊……
    人,往往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
    如果可以,谢诚真的很想劝劝那些自杀的人,好好珍惜生命。
    或许他不了解那些自杀的人都经历了何种绝望,但既然死都不怕,为什么就不能好好活着呢?
    谢诚遇到了“奇迹”,虽然这个“奇迹”有着很大的风险,但至少让他看到了希望。
    他不知道酒店里那个烧炭自杀的人是怎么想的。
    但至少,请再给这个世界,也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吧!
    ……
    肉瘤听了谢诚的话,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才在谢诚焦虑的眼神中,回答道:“能。”
    “告诉我!麻烦你一定告诉我!”
    听到肉瘤竟然能分辨出煤烟味的源头,谢诚焦虑的眼神微微一亮,语气急促的说道。
    肉瘤也没有废话,直接说出了房号:“楼上,走廊往左,尽头右边拐角。”
    嗖!
    肉瘤话音刚落,便见谢诚身形冲了出去!
    飞快的窜进安全通道楼梯内,一跨四五阶楼梯的跑上了楼上,冲向了走廊左边的尽头!
    这一系列动作,置身其中的谢诚根本没发现,他速度快得头发都要飞起来了!
    当冲到肉瘤所说的那个房间门前,闻着比其他地方都要浓郁得多的煤烟味,谢诚明白,肉瘤没有说谎,就是这个房间!
    “砰砰砰!”
    重重敲了三下门,谢诚喊道:“里面的人听得见吗?!”
    这家酒店只是一家设施一般的快捷酒店,隔音效果一般,走廊上的声音能够从门缝底下传进来。
    谢诚这么大力敲门和大喊,里面的人若是还清醒的话,绝对能够听得见。
    但里面没有任何反应。
    谢诚见状,当即不再犹豫,侧头对右肩的肉瘤求助道:“麻烦你再帮我一次,撞开房门!”
    肉瘤这次却是回了一句:“你自己就可以。”
    谢诚闻言一愣,旋即看了看自己现在的身形,顿时握紧拳头,不再犹豫,后退几步,接着助跑猛地飞起一脚!
    “嘭!”
    一声巨大闷响传来。
    房间门应声而开!
    就连门旁边的锁链都被扯烂!
    由此可见谢诚这一脚的力量。
    在房门被踹开的刹那,一股浓郁到让人窒息的煤烟味扑鼻而来!
    “咳咳!”
    谢诚被这股浓郁的煤烟弄得难以呼吸,忍不住咳嗽了几声,但他并没有后退,反而目光望向房内。
    只见十多平米的房间内,烟雾缭绕,朦朦胧胧,房间大床上,一道人影静静躺在上面,毫无反应。
    房间墙角,一个铁盆中,几块碳正冒着缕缕青烟,增添着房间中烟雾的浓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