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7、想当年

    “只要对方没有拿尖锐锋利的武器的话,以你现在的身体强度,一个一个来能打倒二三十个普通人类。但如果对方群殴你的话,你除非会走位技巧,否则十二三个人围抱着你你就没法反抗了。”
    肉瘤听到谢诚的话后,实事求是的开口回道:“如果是那些懂搏击技巧的人类,在能够攻击要害的情况下,你恐怕不是这种人类的对手。当然,你应该挺能挨打就是了,当人肉沙包肯定赚翻!”
    “也就是说,我也就能欺负欺负普通人?”
    谢诚听完,顿时再次变得垂头丧气。
    “虐菜也是一种乐趣。”
    肉瘤悠悠回道:“事实上你已经比绝大多数人类要强了。全球那么多人,九成多其实都不懂搏击技巧。”
    “这样么!”
    听完这话的谢诚,立刻又有了信心,昂首挺起了胸!
    “要我给你安排一波,让你试试手吗?”
    肉瘤见谢诚在增强身体后,似乎不再那么意志消沉,于是顺着对方意的说道。
    “安排试手?”
    谢诚闻言一怔,“怎么试?”
    “回刚才那条老街的宵夜摊。”
    肉瘤回道:“找几个明显五大三粗的壮汉,盯着对方看,如果对方问你’你瞅啥’,你回一句’瞅你咋地’就行了。”
    “……”
    谢诚一阵无语。
    这是让他去挑衅啊!
    作为一名遵纪守法的公民,他当然不可能干这种事。
    “算了吧,我现在这副模样过去,太嚣张了,怕别人看不住自己女朋友。还是给别人留点活路吧。”
    谢诚抬起双手,摆着造型前看后看的拒绝道。
    刚才谢诚控制着他身体跟那颗“海胆”战斗时,双手又是变盾又是变刀的,他刚花八十块买的那件衣服当即就衣袖破碎,随风飘散了,只剩个坎肩挂在了他身上。
    双腿虽然没有双手那么变化频繁,但在刚才借力高高跃起的同时,肌肉膨胀也将裤腿部位撑破开裂了。
    现在的他,造型太过嚣张!
    大晚上穿着个一看就是裁了袖子的外套,裤子腿部更是撑破一圈裂缝,跟破洞裤差不多,但更加狂野!
    再加上他从一米七几长到了一米八,衣服裤子都变短了,长裤变成了七分裤,坎肩外套变成了露脐装,感觉像故意露出腹肌一样。
    整个人就像米兰时装周走秀的前卫麻豆一样,fashion得不像话!
    以这么嚣张的造型走街串巷,谢诚脸皮薄,不太好意思,怕妹子上来要微信,但他要防备肉瘤,不能给微信,这样就有些伤人自尊了,作为一个善良的人,他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然而,肉瘤忽然冷不丁一句话,道出了实情:
    “你是不是从来没打过架,怂了?”
    “谁没打过架?!你才没打过架!”
    谢诚听了肉瘤的话,顿时有点炸毛,狠声道:“想当年,我读高中那会儿混的时候,两把西瓜刀从珠江南路一路砍到沙冲北路!江湖人送外号’双刀山鸡’!手下照着一票小弟,风光一时无两!要不是当时我们学校的校花劝我跟她一起考同一所大学,我现在恐怕早就已经被拉去打靶了,轮得到你在这里吆五喝六?”
    “是吗?”
    肉瘤只是淡淡道:“那现在就去宵夜摊,打十个啊。”
    “现在是法治社会。”
    谢诚摇头道:“而且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不干那么幼稚的事了,都过去了。”
    “怂就怂,废话那么多。”
    肉瘤嗤笑道。
    “这不叫怂,这叫成熟。”
    谢诚看向右肩上的肉瘤,不高兴道:“本来就心情不好,你再这样冷嘲热讽的,我自闭了啊!”
    “……行吧。”
    肉瘤听到这话,果然没有再跟谢诚争执,说道:“双刀山鸡哥,既然你不想打十个,那就回酒店好好休息吧。”
    “欧几把k!”
    谢诚比了个ok的手势,目光扫视了周围一眼,只见那被肉瘤劈砍成两段的“海胆”,此时正滋滋冒着雾气,一缕一缕的升腾到夜空。
    漆黑的夜空中,一层淡淡的雾气朦胧缭绕。
    “你们的出现……跟这些雾气有关吗?”
    谢诚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知从何时起——至少谢诚并没有注意到——夜晚开始时不时的出现这些淡淡的雾气。
    原本谢诚并没有在意,只以为是普通的水雾天气,毕竟黔阳的气候一直都是这样,天无三日晴,隔山差五的就会下雨,尤其是现在这种十一月份的黔阳,常常阴雨绵绵,一下就持续十天半月,夜晚蒙起水雾更是很稀疏平常的事。
    但从昨晚遭遇肉瘤后,他开始在意起这些雾气来,可他并不能确定这些雾气到底有没有问题。
    而听到他的话,谢诚右肩上的肉瘤很干脆的回道:“没有。”
    只是回答完后,它便从谢诚的肩膀上消除了下去,这让想观察它神情的谢诚落了空。
    ……
    从环城路走到城区公路上,用滴滴叫了一辆车,谢诚在司机看装逼犯的眼神中回到了酒店。
    一百多块钱一晚的酒店,自然不是什么好酒店,并且因为贪图便宜,谢诚定的还是没有窗,空调是中央空调,管道通向多个房间的那种。
    对于住的地方,谢诚其实并不怎么在乎,能好好睡个觉就行——这也是他能够忍耐城中村那种环境的原因。
    因为白天睡过觉,再加上他的身体得到了六道黑芒能量的增强,身体素质要超过常人很多,他其实并不困。
    不过,因为五道黑芒能量的负面情绪污染,他的心情很压抑,对什么都提不起劲,在经过起初身体增强的兴奋后,他就有些懒得动了。
    此时时间已经是深夜的十点多快十一点。
    谢诚躺在酒店的床上,睡不着又懒得动的他,只是将双手枕到脑后,望着天花板愣愣出神。
    心情这种东西,其实并不是人能够控制的。
    谢诚的理智告诉他,不应该意志消沉,必须小心防范着肉瘤,并且要谋划好未来翻盘的计划,可他的心情却压抑到了极点,怎么样也提不起劲来。
    “这应该就是网上传说中的’积极废人’了吧?”
    谢诚不禁有些焦虑,“大脑拼命告诉自己要积极进取,但身体就是不想动……要是电脑在就好了,这样我就能码字了,码字作为以前我唯一的快乐源泉,应该能帮助我打破现在的颓废状态。”
    可惜,他的电脑并不在身边。
    “嗯?什么味道?”
    就在谢诚睡不着,懒得动,躺在床上想些有的没的时,忽然,他耸了耸鼻子,嗅了嗅,他感觉房间里好像多了些什么气味。
    “这个气味是……煤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