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9、你闹够了没有!

    “……”
    谢诚万万没想到,肉瘤会给他来这么一手!
    居然控制着他的手去乱摸妹子!
    太恶毒了!
    这是对他这种正经好人的莫大侮辱!
    但当前要务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眼下这关要怎么过才是问题,一个不好被拘了那就麻烦了!先不说他增强后的身体仍然只有三四个月好活,刑法237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式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要真的被拘了,他很可能面临两种局面,一,被拘留超过三四个月,死在里面。
    但他体内的肉瘤肯定不会坐实这种情况发生,很大概率会演变成第二个,也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肉瘤暴起杀人,从此被通缉亡命,最后死在暴力机关枪口下——虽然看过了肉瘤的诡异强大,但他并不觉得那份强大能够抗衡现代武器。
    一两把枪械可能还行,但多了也难逃被打成筛子的命运,更别提其他重武器。
    而且最让谢诚不愿意看到的,其实是他的情况被家里人知道。
    “这个狗东西!”
    想到乱摸造成的后续有可能的严重后果,谢诚不禁在心中大骂肉瘤,同时脑海中也在绞尽脑汁的想着摆脱当前局面的办法。
    此时,听到妹子的呼喊,周围原本来来往往的人群纷纷停了下来,向这边投来了观察审视的目光,显然正在判断情况。
    谢诚见状,知道不能再拖,好在这时他也想到了办法。
    只见他猛地一甩身,将妹子抓住他衣服的手甩开,大声吼道:“你闹够了没有!”
    男生的力气比女生要大一些,这是生理结构造成的男女差异,所以恢复到了正常人身体状况的谢诚,甩开妹子抓住他衣服的手并不难。
    而甩开妹子的手后,谢诚并没有跑,因为这会坐实他耍流氓的罪名,一个不好可能还会引来周围人“见义勇为”……不,这妹子那么漂亮,肯定会引来周围人的“见义勇为”,尤其是男性同胞。
    所以,谢诚没有跑,而是看着被甩开手后,微微有些愣神的妹子继续大声道:“李佳怡!我们真的回不去了!你到底明不明白?!”
    谢诚的这番话一出,周围审视判断情况的人顿时一脸恍然大悟。
    原来是情侣在闹矛盾!
    不过,人群中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好糊弄,尤其是那个漂亮妹子喊的是耍流氓,请周围人报警这种话。
    不少人的目光仍然还持着怀疑态度——这主要原因也是谢诚颜值跟那妹子略有差异,不是一个档次的缘故。
    虽然谢诚颜值已经很高了,但跟那妹子比起来仍然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再加上当下社会男多女少,综合下来,两人显得就差了那么一个档次了。
    要是谢诚颜值跟妹子显得“郎才女貌”,估计怀疑的人也不会这么多了。
    而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妹子,被谢诚这一出弄得眉头紧皱,心中又恼怒又莫名其妙,同时还夹杂着一丝警惕。
    恼怒的是对方摸了她居然还倒打一耙!
    莫名其妙的是,李佳怡是谁?!她又不叫这个名。
    至于警惕,则是想起了网上流传的,那些突然上来冒充男朋友然后将女生强行拖走拐卖的新闻。
    一念及此,妹子立刻开口:“你——”
    然而谢诚哪能给她开口辩解的机会,当即打断,声情并茂的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又想说那句,明明是我先来招惹你的,但最后先离开的也是我!可是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们不是一不小心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你仔细想想,你每一次吵架,你都要把话说绝了,一个脏字不带,但杀伤力足以让我撞墙,一了百了!”
    “吵完以后你舒服了,但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每一次都像狗一样舔着脸,找一个台阶下,去哄你祈求你的原谅。你每一次都是趾高气昂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你每一次都是高高在上!我要站在底下仰视你!我仰视够了,我受不了了!我仰视得脖子都快要断了!你想过吗?全天下就只有你一个人有自尊心吗?我累了,真的累了!”
    说到最后,谢诚举着双手,一脸无奈、悲伤的微摇着头后退,胸口更是起伏不定,呼吸急促的看着妹子,这让他刚才那番话更显生动。
    但实际上,他是一边防范妹子开口,一边抓紧时间回气——一口气说完那么一长串话,说得他都快脑缺氧了。
    妹子被谢诚打断后气急,几次想开口,但声音都盖不过谢诚,气得也同样是胸口起伏不定。
    周围的人在谢诚那番声情并茂的卑微话语后,一下被感染了,许多人想起了自己在感情中的种种卑微,似乎一下感同身受,看向谢诚的目光变得同情起来。
    那些原本还抱有迟疑态度的人们,这下也不再怀疑了。
    这一男一女虽然颜值不匹配,但其实这种情况才是生活中最常见的,颜值高的趾高气昂,颜值低的默默当着舔狗。
    一时间,在场很多人心有戚戚,回想起了自己做舔狗的那段灰暗日子……
    谢诚余光偷瞥了周围人一眼,看到周围人看向他的眼神明显的带有同情后,知道已经混淆了黑白,于是不再停留,转身便走。
    但气急的妹子又怎么可能放他走,见他要走,急忙上前,再次一把抓住了谢诚的衣服袖子。
    “你不要走——”
    “嘶啦~~”
    撕裂声骤然响起。
    谢诚的衣服被妹子直接撕破,妹子明显被这一幕吓到,要说的话瞬间忘了说,只是惊愕的看着谢诚被撕破的衣服。
    周围人见了也是一惊,这得用多大力气才能衣服都撕破啊!这就是在外面连瓶盖都拧不开的女生?
    谢诚看了一眼撕破的衣服,没有说什么,他当然知道这衣服不是妹子撕破的,而是之前肉瘤控制他的身体,形成骨盾和肉束尖刺时,刺破的口子。
    因为现在是晚上,再加上那些刺破的口子虽然不少,但都有一段距离,并没有真的把衣服弄破,在人行道昏黄的路灯照射下,很难看出有所破损。
    种种巧合下,于是便形成了眼下这一幕。
    谢诚也没有解释,也很难解释,他只是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握住妹子抓住他衣服的手,一点点掰开,同时悲伤说道:“我真的累了,让我走吧。”
    说完,他也掰开了妹子的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人群。
    周围人没有一个阻拦他,只是同情的目送他离开。
    那妹子这时也从衣服被撕破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整个人气得要爆炸的她,迈步便追,同时怒声道:“你给我站住!”
    然而,就在这时——
    “算了吧,姑娘,放过那小伙子吧。”
    一个老大爷站了出来,挡住了妹子的路。老太爷叹气道:“可以不爱,但请别伤害。”
    有人站出来了,周围的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小妹妹,过来人告诉你,这样的男孩子你一生中只会碰见一次,而你,已经错过了。”
    “果然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啊,唉……”
    “你就放过人家吧!做个人!”
    “真心疼刚才那个男生,被渣女玩自闭了。”
    这些开口的人有些是直接对妹子说,有些则是在一旁小声议论,但这些人共同的动作是走靠拢了起来,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妹子的去路,给谢诚争取了离开的时间。
    “你们!你们!”
    妹子原本就被耍了流氓,还被倒打一耙气得要爆炸,现在又被这些人有意无意的挡住了路,放跑了流氓,眼见那流氓消失在了人群中,她终于再也憋不住,所有委屈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哇~~”
    妹子直接被气哭出声来。
    周围人见状,只认为妹子是因为分手后悔而痛哭,心中一阵暗爽畅快的同时,口中还没个完。
    “现在知道后悔了吧?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只能说活该!”
    “后悔?不存在的,女生也就一开始哭哭,看她这样子也根本不爱刚才那个兄弟,蹦几天迪估计就又开始找新男朋友了。”
    这样的话语中,人群渐渐散去。
    没热闹看了,这些人自然也就各回各家,这不过是他们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罢了。
    ……
    依稀的哭声若隐若现的从身后传来。
    快步走在人行道上的谢诚回头看了一眼,视力不是很好的他,再加上现在是晚上,光线不佳,也看不清什么,只能隐约看到后方那群聚集的人散了。
    哭声应该是来自那个妹子。
    谢诚心中不禁感到愧疚,那妹子确实很委屈,遭遇了“咸猪手”不说,还要被扣上渣女帽子,作为罪魁祸首的他,心里实在很过意不去。
    可没办法啊!
    “对不起了,妹子,我也不想这样,实在是逼不得已啊!”
    谢诚心里想着,如果还能碰到这个妹子的话,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跟她道个歉,等他解决了体内癌症跟那个可恶的狗东西后,就算让妹子报警把他抓起来关个一年半载的都行。
    但现在实在是真的没办法,体内那狗东西太危险了!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急智。”
    忽然,谢诚右边肩膀上传来声音,语气充满了玩味。
    谢诚闻言,顿时脸色一沉:“你下次再搞这种事,败坏我名声的话,别想我会好好配合你!”
    “哼!”
    肉瘤发出一声冷哼,说道:“是你先开的玩笑!”
    谢诚无言以对。
    的确是他先嘴贱的,目的就是想故意恶心对方。
    但他没想到这狗东西这么阴损,他还以为对方那么暴躁,应该神经比较大条,谁知道也是坏得流脓!
    “你要去哪里?”
    肉瘤再次开口,这次是询问。
    因为它发现谢诚巷子走的方向,不是回租住的城中村,也不是回白天开的酒店。
    ps:存稿发完,接下来要每天现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