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5、怪变 上

    这道白光并不刺眼,很柔和,涌入的刹那,谢诚只觉得身心一阵舒畅。
    随后,谢诚便明显感觉到脑海中多出了一点白芒,犹如黑夜中的一粒萤火、星光。
    他的五感以及身体并没有受这点白芒影响,仍然行动感官自如,只是脑海中多出了这种白芒的存在感官,让他有些不适应,外界走动的脚步微微一滞,停了下来。
    “你停下来做什么?”
    肉瘤忽然再次在他肩膀上裂开一张嘴,说道。
    在谢诚搀扶那位老太太时,肉瘤全程消了下去,没有说一句话,一直等到谢诚帮完那位老太太后才再次出现。
    而后,肉瘤告诫道:“我的教训看来还没让你清醒过来,你以后最好少管这些闲事,我的同类很多都会制造出这种欺骗性现象吸引猎物,就像响尾蛇用尾巴制造出水流声吸引食物上门一样。”
    听到肉瘤的话,谢诚回过了神来,尽管仍然对脑海中的异变很是在意,但从昨天到现在他已经经历过了不少超乎常理的事,他倒也没有表现得太过异常。
    并且,见肉瘤话中的意思,似乎并没有察觉他的异样,因此他留了个心眼,并没有把刚才的异变告诉肉瘤。
    “你的同类?”
    谢诚一边将刚才的事藏在心里同时,一边皱眉问道:“你还有同类存在?”
    肉瘤冷笑一声,说道:“不然呢?还是你以为你足够幸运,遇到了世上独一无二的事。”
    肉瘤的话让谢诚心中一沉。
    昨晚他经历的事情竟然不是个例!
    那岂不是说,这世上还存在着不少像肉瘤一样的那种怪物?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从来没听过呢?
    消息被封锁了?
    还是因为太过荒诞所以人们即使看到了也并没有太在意?
    谢诚不禁一下想得很深。
    “哐!”
    忽然,一声粗暴的开门声打断了谢诚的思路,将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谢诚目光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发现是之前那四个中年人争吵的病房。
    只见病房被一个皮肤黝黑,身着朴实的中年男人粗暴踹开,这个中年男人一脸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病房,径直朝着电梯方向走去,显然是要离开。
    在这个中年男人走出病房后,两个中年妇女也陆续走了出来,脸上显然也有着浓浓的不满,嘴里不断念叨着。
    “……老妈总是这样!从小到大都这样!太不公平了!我不管了!”
    “就是!什么都只想到小弟!根本没拿我们当过儿女!我也不管了!”
    两个中年妇女一路怨念着向电梯走去。
    谢诚在走廊过道上目睹了三人离开,心中大概有了猜测,脚下再次迈动,来到了房门被推砸开的病房前。
    站在门边,他微微向病房里面望去,只见病房里还剩下两个人,一个是一位三十多岁,穿着一身巴宝莉,戴着沛纳海手表的男人,一个就是躺在病床上的一位老太太,看起来七十多岁了,满头白发,皱纹更是爬满了楼上。
    “妈,你在这上面按个手印吧,我怕大哥他们后面不听你的话,我这就去找医生签字还有给你交手术费!”
    那三十多岁的男人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和红色印泥,坐在病床前笑着对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也没有犹豫,听话的在那张纸上按了手印。
    随后,便见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收起那张纸,笑着说道:“妈,你饿吗?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这里难受,吃不下。”
    老太太抬手指了指自己胆的部位,虚弱的摇头,“小宝,我这次出院以后去跟你们住吧,好不好?”
    男人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但还是点了点头,回道:“好的,我回去就叫小蓉给你收拾床铺。”
    “嗯。”
    老太太听了,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妈,我先去找医生签字和去楼下交费,你累了就先睡一会儿。”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道。
    老太太“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休息,没有说话。
    男人见状,走出了病房。
    谢诚见对方走了出来,自然不能再杵在门边,假装向厕所走去。
    对方也没怀疑,甚至都没看谢诚一眼,便径直离开向着这个楼层的电梯走去。
    “里面的人都走了,你准备干什么?”
    待到病房里的人都走后,谢诚警惕的询问肩膀上的肉瘤。
    他跟肉瘤来这里,是为了增强自己的体质,但他不知道肉瘤是用何种方法来增强他的体质,根据昨晚看到的东西,他对所谓的增强体质的方法很是怀疑!
    然而,肉瘤裂开的那张嘴只是淡淡说道:“走吧,晚上再来。”
    嗯?
    谢诚一愣,旋即眉头皱起:“这就走了?”
    “晚上再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肉瘤裂开的那张嘴微微勾起一丝幅度,因为没有其他表情,谢诚有些无法理解这个笑容的含义。
    但既然肉瘤让离开,他本身在爬了九楼后也觉得很疲乏了,于是也没再说什么,依言离开了这里。
    当路过那间病房时,他侧目看了一眼里面躺在病床上休息的老太太,眉头微蹙,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最终因为现在的他自身难保,于是并没有多做停留,径直走向九楼的楼层电梯,离开了住院部。
    “接下来去哪里?”
    离开住院部后,走在医院里,谢诚小声询问肩上的肉瘤。
    “随便你。”
    肉瘤淡淡回道:“只要晚上再过来就行了。根据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建议你去进食以及睡眠,补充体能和精神。”
    谢诚现在的身体确实已经快到了生命的尽头。
    尽管有着肉瘤帮忙阻隔了神经脉冲,让他感觉不到疼痛,但爬了九楼后的他仍然感觉到了体力的急剧消耗,现在走在医院里的他,只觉得又饿又困。
    因此,当听了肉瘤的话后,谢诚没做挣扎,在四十四医院周围的饭馆吃了点东西后,就近开了一间房休息——他租住的城中村离这里有一段距离,来回并不方便,不如就近开房。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过“爬九楼”这么剧烈运动的谢诚,在开好房躺在床上后不久,便沉沉的睡过去了……
    ……
    四十四医院,住院部,九楼肝胆外科的病房中。
    胆囊炎的胀痛让陈淑芬难受得度日如年,那种有东西堵在心口的感觉,让她想吐又吐不出来,浑身难受至极。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觉得难受得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忍不住呼喊自己的小儿子:“小宝……小宝……”
    病房内外一个人都没有,她呼喊了半天也没有人应,她觉得自己小儿子可能是去交费还没回来,于是忍着难受从兜里拿出了老年手机,拨打了小儿子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将电话转接到来电提醒……”
    电话打了几次,都没有接通,陈淑芬也听不懂手机里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实在难受得没有办法了,只能坐起身下床,慢慢走出病房,来到护士台询问:
    “小姑娘,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儿子啊?”
    护士看了陈淑芬一眼,回道:“你儿子刚才不是都走了吗?”
    护士之所以认识陈淑芬,主要还是陈淑芬四个子女的争吵比较少见,让她们印象深刻。
    胆囊手术只是小手术,医药费也不算太贵,但四个中年人推来推去的这种现象还是比较罕见,算是近期这些护士见过的奇葩事之最。
    “没有,我小儿子没走,他是去给我交手术费去了。”
    陈淑芬听到护士的话,勉强笑了笑,说道。
    护士眉头一皱,说道:“他都没来找医生签字,没有医生签字开票据,交什么手术费?要不,你打个电话先问清楚?”
    “啊?”
    陈淑芬神情微微茫然,满脸困惑不解,“他跟我说了是去交手术费啊。”
    护士解释道:“交费需要主治医师开了票据,然后才能去交的,不然预交费用过多过少都不行的,过多你们承受起来困难,过少医院这边难办,您还是打电话问问您儿子吧!”
    “唉,唉,好……”
    陈淑芬听了护士的解释,怯怯的点头,转身走回病房。
    一边走她一边再次拨打了小儿子的电话,但还是跟之前一样,手机里说什么来电提醒,总之就是没打通。
    胆囊炎的胀痛让她愈发难受,但她想着,兴许是小儿子有什么事,再等等应该就来了。
    这样想着,她回到病房再次躺回了病床上。
    等啊等,早上到中午,中午到下午,病房外的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小儿子依旧没有回来,电话仍然还是打不通。
    陈淑芬这期间浑浑噩噩的睡着了几次,但很快都被胆囊传来的胀痛难受弄醒,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的她,并不觉得饿,也吃不下,但晕晕的大脑仿似在向她传递着什么讯号,可惜她不懂这些,她只觉得很难受。
    又去护士台询问了几次,依旧被之前那些话语打发回来的她,最终再没有其他办法的她,试着拨打了大儿子的电话。
    很快,大儿子便接通了电话,但声音却很是冷漠:“喂。”
    “大宝,小宝他……”
    大儿子的电话拨通后,陈淑芬强忍着难受,讲述了小儿子一去不回的事。
    然而,还没等她讲完,大儿子便不耐烦的打断了她:“你现在想起我也是你儿子了?你既然什么都给他了,自己慢慢去找你的小宝去吧!”
    说完,挂断了电话。
    陈淑芬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神情黯然的放下手机,给自己的大女儿二女儿打电话。
    可惜,得到的结果却都一样。
    “我早就说过他靠不住了,你就是不听,怎么样?现在他不管你了吧?你去找大哥吧,像大哥说的,我都嫁到外面了,凑什么热闹啊!”
    “他都是被你惯坏的!从小你就偏心他,什么好的都给他,根本不管我们,现在舒服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现在在做饭。”
    另外两个女儿也都没有丝毫的关怀。
    陈淑芬默默的将手机放回口袋,躺在病床上,看着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神情逐渐恍惚。
    这些……
    畜生!
    一瞬间,她神情骤然变得狰狞扭曲,眼中尽是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