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4、帮忙

    这家医院叫做四十四医院,在谢诚所在的黔阳市来说,算是比较有名的。
    谢诚所在的城市叫做黔阳市,西南黔省的省会城市。
    不过,虽然是省会城市,论繁华来说,黔阳市其实只能算三线城市。但近几年发展得很快,前不久刚开通了地铁一号线。
    站在宽阔的医院大门前,谢诚小声歪头对着肩膀上询问:“来医院干什么?”
    “当然是增强你的身体。”
    肩膀裂开一张嘴的肉瘤说道:“提升身体免疫系统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全面提升你身体的素质,这样免疫系统自然会跟着一起强大。”
    “所以到底来医院干什么?”
    谢诚忍不住白眼,再次询问。
    肉瘤的话完全就是废话,他当然知道这趟出门是为了增强他的身体免疫系统,但是如何增强这是一个问题!
    职业是网络作家的他,联想能力一向丰富,而医院这地方让他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
    “你不会要在这里’吃人’吧?”
    谢诚神情凝重的问道。
    他的脑海中仍然挥之不去昨晚上看到的那一幕。
    “如果只是简单的吞噬就能治疗癌症的话,我何必还让你的意识醒过来?”
    肉瘤冷哼一声,说道:“别废话了,赶紧进去!”
    谢诚听后,一想也对。
    如果对方能够通过“吃人”就能够治疗他体内的癌症的话,也就没有必要让他意识醒来,只要控制他的身体到处“吃人”就行了。
    既然让他醒来,说明肉瘤确实需要通过他的意愿才能增强他的身体,或者做些其他什么事。
    只要需要他的意愿,那么主导权就在他这边,如果对方真做些他不能接受的事,他大可拒绝就是了。
    一念及此,谢诚也就没有再犹豫,迈步走入了医院。
    “去住院部。”
    肉瘤开口说道。
    谢诚听了,有些皱眉,但还是依言去了住院部。
    他前几个月检查出癌症时,怕是误诊,黔阳市各大医院可谓都跑了一遍,对各大医院的部门格局倒是都清楚。
    四十四医院的住院部总共有十二层,除了一楼是交费开药的外,往上每一层差不多是一个科室的病房。
    医院人流量一向众多,除了icu和手术室那些地方不准人随便进出外,像住院部这种地方只要不鬼鬼祟祟的形迹可疑,随意进出还是没事的。
    “去哪一层?”
    谢诚走进住院部后,一边小声问道,一边随着人群来到了电梯前等待。
    却只听肩膀上的肉瘤小声开口说道:“走楼梯。”
    “……你他吗!”
    谢诚忍不住声音拔高,不禁引得周围等电梯的人侧目看向他。
    谢诚见状,连忙歉意一笑,然后来到了安全通道,沉声道:“十二楼你叫我走楼梯,你成心报复是吧?!”
    这几个月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到如今,他别说爬楼梯,就是多走一会儿脚底板都会像扎针一样,会有一种刺痛感,并不剧烈,但会非常难受,并且身体也会随之急速疲乏。
    现在要他爬十二楼,这简直是要他的命!
    一个不好恐怕就会身体失去平衡,滚下楼梯,就地火化。
    “你不一层一层的走楼梯,我根本没办法帮你增强身体。”
    肉瘤闻言,开口说道:“放心,我会阻断那些痛感神经脉冲,不让他们传递到你的大脑,这样你就不会感觉到痛了。快点吧,别废话了,你死我也得死,我不会害自己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谢诚实在也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只能依言迈步爬楼。
    别说,肉瘤确实没骗他,以往他走一会儿就会觉得浑身疲惫,脚底板针扎一样痛,但现在他一口气走到了二楼都没事。
    “你顺着过道走一遍。”
    来到二楼病房后,肉瘤再次开口。
    谢诚没有说话,依言顺着二楼病房的过道走了一个来回,路过了二楼的所有病房。
    “去三楼。”
    走完之后,肉瘤没有说其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
    谢诚眉头微皱,但还是没有说什么,照做着上了三楼。
    到了三楼后,肉瘤又让谢诚顺着过道走了一遍,在谢诚走过后,他仍然什么也没说,让谢诚去四楼。
    就这样,谢诚从二楼一路上到了九楼!
    “哈——哈——哈——”
    当来到九楼肝胆外科的病房时,谢诚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一手撑在墙壁上,一手撑着腰,半弯着腰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我……我……我……”
    “闭嘴吧,就在这里!”
    肉瘤突然从谢诚肩膀上拱了起来,裂开了一双月牙眼,微眯着说道:“我已经感觉到了’怪变’的气息……”
    听到肉瘤的话,累得慌的谢诚一怔,旋即又眉头皱起。问道:“怪变的气息?那是什么?”
    肉瘤没有回话,而是再次消了下去,只裂开一张月牙状的嘴留在谢诚肩膀上,说道:“进去吧,先看看情况!”
    谢诚眉头紧皱,这种什么也不知道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有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但当前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好在主动权在他这边。
    迈步走进九楼病房的楼层,这里跟其他楼层一样,人非常多,有值班的护士医生,有照顾病人的家属,有看望病人的亲朋,有挂着盐水起来上厕所的病人等等。
    谢诚顺着走廊深入,路过一个个病房,忽然,当路过一间病房时,肩膀上的肉瘤骤然开口:“就是这里!”
    谢诚闻言,脚下一顿,停在了这里。
    这间病房的门并没有关闭合,里面的人说话声清晰的从里面传来。
    “……大哥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房子当初翻修时我也出钱了!我也有一份!”
    “二姐你出的钱还没我多,你都有一份的话,我也有!”
    “大哥,二姐,三姐,没说你们没有份,但今年我做生意亏了,外面欠了不少债,卖房的钱先借我应急,我以后再还你们,行么?”
    “少来!你什么德性我们不知道?开着宝马,住着一百多平的三室一厅,日子别提有多潇洒,但从妈这里借去的钱一分都没还过!现在说得好听,以后还,以后是什么时候?我们死了以后?”
    “哼!我还是那句话,我是长子,这房子理应由我来继承!你们两个嫁都嫁出去了,来凑什么热闹?还有你!住在城市离家里就十几公里,但你什么时候回家看过老妈?整天工作忙工作忙!你忙着喝酒还是旅游?你朋友圈天天晒去了这里去了哪里的,这就是你说的忙?!”
    “我那还不是做生意应酬!你以为我过得很舒服是不是?!你不在黔阳,当然不知道在这里的痛苦,每个月的房贷车贷,还有孩子幼儿园的费用,都要我一个人承担!我每个月的固定开销就是一万起!你只看到我在朋友圈晒得那些,苦中作乐而已,我喝得胃出血的时候你们又哪里看得到?!”
    “关我们屁事!总之我就一句话,想要我这次再出钱又出力的,那套老房子必须归我!”
    “你还是不是人!老妈现在都住院了!你还在这里扯这些,老妈白养你们那么大了!”
    “那你们来签字!来给老妈出手术费医药费!不出就别废话!”
    ……
    病房里传来了很是激烈的争吵。
    四个中年男人女人在病房里争执得不可开交,谢诚听了片刻便明白了里面争吵的内容。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突发结石性胆囊炎,被送来医院后医生让做手术,但手术费用要两万多,四个子女在为谁来付这个医药费而争吵。
    大哥要老太太住的,未来一两年内要拆迁的房子归他,这才肯付钱以及照顾,平时老太太都是跟大哥住在乡下。
    而二姐,三姐认为,他们都是老太太的子女,凭什么要把她们踢出去,不肯放弃房子拆迁款。
    至于最小的弟弟,口头上承认拆迁款应该四人都有份,但却以要应急为借口,准备将所有钱拿走,而从其他人口中来看,这个弟弟明显不可能还钱。
    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场家庭伦理剧。
    谢诚有些同情那位老太太,但并不明白肉瘤那句“就是这里”是什么意思。
    “小伙子,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个忙。”
    忽然,旁边不远处传来了一个虚弱的声音。
    谢诚目光望去,发现是一个挂着盐水的老太太正步履阑珊的从厕所方向走来。
    此时此刻,这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明显刚才的话是对谢诚说的。
    而在谢诚目光看过来后,这位老太太也朝他和蔼的一笑,声音虚弱的道:“能麻烦你扶我回一下病房吗?”
    谢诚没有拒绝,快步来到了老太太身旁,搀扶着老太太问道:“奶奶,你在哪个病房啊?”
    “就在前面那个。”
    老太太抬手指了指前面差不多有约莫二十米远的病房,虚弱的笑道:“人老了,腿脚不利索了,这么小点路都走得费劲了。换做几年前,别说这么小点路,就算是几里路我一口气走完都不用休息的。”
    谢诚听了笑了笑,没说什么。
    小心的将老太太搀扶到前面的病房,扶着老太太躺到病床上后,谢诚在病房其他病人家属略微诧异的眼神以及老太太的道谢中,离开了病房,向着之前那四个中年人争吵的病房走去。
    不过,还没等谢诚走出几步,忽然,他眼前一亮,脑海中骤然涌入了一道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