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3、光脚不怕穿鞋的

    “哼!”
    肉瘤咆哮完后便再次恢复成了原来大小,在听到谢诚的话后发出了一声冷哼,算是默认了谢诚的话。
    “既然大家都在一条船上,那么说说你说的增强身体免疫系统的方法吧。”
    谢诚再次开口说道。
    如果能够活着的话,他自然不愿意死,他其实并没有表面上所表现的那么坦然,只是因为癌症晚期这种事他根本没有办法,不得不接受。
    不过,他神情的波动并不大,因为从心底里他并不怎么相信这个肉瘤的话,对对方所说的活下去的方法仍然有所保留。
    “哼,现在想活下去了?”
    肉瘤冷冷一笑,“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谢诚闻言,没有说话,只是走出了浴室,来到房间,重新躺回了床上。
    肉瘤一愣,说道:“你干什么?”
    “睡觉。”
    谢诚平静说完这句话,然后拉起旁边的被子盖在了身上。
    “都要死了你还睡个毛的觉!”
    肉瘤沉声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七天之内,癌细胞就会转移到脑部,到时候你的意识就会变得非常迟钝和浑浑噩噩,就算是我也没办法救你!你还有心情睡觉!!”
    “想要我不睡也可以。”
    谢诚将被子拉盖到鼻子下面,慢悠悠说道:“求我啊,求我我就不睡了。”
    “……”
    肉瘤这才明白过来,谢诚这是跟他杠上了。
    “你找死!”
    肉瘤“唰”的一声,骤然从瘤膨胀成了一条狰狞可怖的瘤体肉束,悬在了谢诚的面前,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球从瘤体肉束前端睁开,阴冷的看着谢诚。
    在眼球周边,一圈锋利的獠牙慢慢生出、变长,如锯齿一般,向谢诚的面庞延伸刺去。
    “起来!”
    嘶哑如命令般的声音发出。
    獠牙刺到谢诚脸上,针扎般的痛感迅速从面部神经传递到了谢诚的脑海中,同时,还有浓烈的腥臭气味扑鼻而来以及未知的粘稠液体一滴滴的滴在被子上和谢诚的脸上。
    谢诚心脏砰砰剧烈跳动起来,眼中有难以遏制的惊恐,但他却依旧纹丝不动,并且索性闭上了眼睛,隔着被子说道:“来吧,反正我死你也得死!大家一起死!”
    谢诚怕死吗?
    怕!
    从获知患癌,并且晚期转移的那一刻,他便没有睡过好觉,一是身体带来的病痛,二是那种如同死亡倒计时般的精神折磨。
    最后,他只能麻木的被迫接受这一切。
    诡异肉瘤虽然说有让他活下去的方法,但看过昨晚诡异肉瘤吞噬掉那个女人一幕的他,并不相信对方所说的话。
    这个诡异肉瘤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的话很有可能是在骗他!
    所以,他要看看,对方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反正,他之前已经有了死于癌症的心理准备,虽然他并不想死,但有过几个月的心理铺垫,他现在也没那么畏惧死亡了。
    光脚不怕穿鞋的!
    但对方不一样,如果对方所说的都是真的,肯定不甘心跟他一起死,必然会表现出急躁的态度,而如果对方说的是假的,只是想糊弄他做些什么事,那他不如就现在死了比较好,反正他根本没能力反抗对方,早几天死晚几天死都一样,都是死。
    看着谢诚闭上了眼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瘤体肉束时而前伸,时而后退的徘徊一阵,最终还是缩了回去,变回了在谢诚肩膀上的肉瘤。
    随后,肉瘤上再次裂开月牙状的眼睛和嘴,神情恨恨,咬牙切齿的道:“求你!别睡了!”
    听到肉瘤的话,谢诚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面前没有了那条狰狞可怖的瘤体肉束后,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看了肩头咬牙切齿的肉瘤一眼,掀开被子,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怎么增强我的身体免疫系统?”
    谢诚再次开口,声音放小了不少。
    尽管已经有了昨晚的心理准备,但刚才他还是有些被那超乎常理的一幕吓到,不自觉的放低了说话声。
    “你先出门,我会教你。”
    肉瘤也没有再多说其他,显然也有点怕再刺激到谢诚敏感的神经。
    双方都默契的不再提刚才的事。
    ……
    清晨时分,天空一片灰蒙,乌云遮蔽了整座城市的上空。
    早上六点多的城市,街道上已经有许多环卫工人和学生以及上班族,街道上车水马龙,两旁亦是人来人往。
    一辆缓缓行驶的公交车上,谢诚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一边目光望着窗外,一边小声的说着话。
    “……话说你到底是什么?”
    “寄生兽?”
    “毒液?”
    “以后我是不是会变成死侍那样?”
    双方达成一致后,谢诚终于对肉瘤到底是什么产生了好奇。
    他的职业虽然是网络小说作家,写过不少玄幻科幻灵异题材的小说,但其实他一直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唯物主义者,至少在遇到肉瘤之前并不相信这世上存在着超自然的东西。
    但现在,事实摆在了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于是他以自身所能想到的东西试图理解体内这诡异的肉瘤到底是什么。
    但面对他的话,肉瘤却是根本没有回答,在谢诚出了城中村后,肉瘤便消了下去,只是在谢诚肩膀上裂开了月牙状的一张嘴,指示着谢诚按照他所说的路线换成着公交、地铁等。
    在多次询问都没有得到回答后,谢诚皱眉说道:“大家现在都在一条船上,你不让我了解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这让我怎么相信你?”
    这次,肉瘤终于开口回答他了,很不耐烦的说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你自己都不知道?”
    谢诚一怔,但很快皱起眉头,并不怎么相信。
    对方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智慧生物,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来历?
    似乎看出了谢诚的不相信,肉瘤冷笑着反问了一句:“那你知道你是什么吗?”
    “我?”
    谢诚一怔,回道:“我当然是人类,这有用说吗?”
    肉瘤再次冷笑问道:“是吗?那人类又是什么?”
    “……”
    谢诚顿时哑火,不知道怎么回答。
    什么是人类?
    这个问题就有些深奥了,涉及到了哲学。
    在谢诚下意识思考这个问题时,肉瘤忽然冷不丁的说道:“下车!”
    谢诚听后,当即匆忙回过神来,起身下了公交。
    而当下了公交后,谢诚扫视了周围环境一眼后,顿时一愣。
    在他的面前,赫然是一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