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一十三章 叹为观止的绝杀!(大章求月

    据说有些人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打穿钢板、躲避子弹、一口气三十里...这些只是基础。
    甚至还有人滑铲猛虎!
    怒锤暴熊!
    如果以前在网上看到这些,东野原只会一笑置之,暗道一句mdzz。
    可今天他才发现...
    原来人和人真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
    【世界破坏者】:
    一定限度内增强拥有者的力量、速度、耐力和体型,拥有者的情绪波动越强烈、愈发的愤怒增幅也就愈发恐怖。
    此时此刻,东野原终于理解的什么叫“越愤怒越恐怖”。
    正如同此时的他一样,双目赤红一片,脑海中充满了暴戾无匹的愤怒和杀意,小山般嵬峨的身躯更是如同魔神降世!
    在刚刚那一瞬间,东野原分明感受到自己在极度愤怒之下,不仅这幅身体再次急剧蹿升,冥冥之中似乎还打破了什么东西...
    那不是任何意义上肉体上的限制,也不是精神上的桎梏,更不是什么意志上的枷锁,那是一种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就像是某种生来如此,所有生物都该遵守服从的东西,被他捅了个窟窿,以一种内心中源源不断的【愤怒】强行打破了!
    ......
    轰隆—!
    耳畔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脚下的地砖和更下方钢筋架构轰然碎裂翻飞。
    第六裁决使艾黛琳被东野原猛地一个倒拔垂杨柳式的过肩摔,居然直接宛如打木桩一样夯进了碎裂的环廊地板中!
    霎时间,艾黛琳只剩脖颈以上的脑袋露在了外面,整个人披头散发凌乱不堪,原本雍容魅惑的姿态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直到这个时候,全世界无数关注着这里的目光才反应过来眼前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的脑袋却依旧有些没回过神来。
    都说眼见为实,他们却第一次对自己的双眼所见产生了怀疑,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惊悚诡异了。
    那个高居云端的裁决司第六裁决使,那个s级裁决使,世界上最强大的最纯粹的几大肉体系能力者之一!
    居然被一个从未见过的铜绿色大块头攥住一阵狂风骤雨般的猛烈掼摔!
    最后还一个势大力沉令人叹为观止的过肩摔夯入了地下,这哪怕是亲眼所见都让人无法相信。
    这个铜绿巨人...
    究竟是什么来头?难道他也是八阶巅峰的肉体系能力者?
    可为什么从未听说过?
    如果说七阶的绝对能力者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算是战略级人才,那么八阶的半神级能力者就已然是威慑级资源了。
    在这个各大国家情报网互相渗透的年代,哪怕是上京天人九大家的那些老怪物,多少也会留下某些只言片语的描述。
    根本不可能像是眼前这样...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等等!
    凭空冒出来来?
    天空树不远处的高楼大厦的天台上,满脸目瞪口呆的调查局特工队长吉尔.科尔森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之后,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和先前一路浴血厮杀进去,沿着电梯上行的西海柯里昂海贼团的两人不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有心人的视野中,甚至比裁决司的人还要更早知道这个消息。
    但这个铜绿色的“八阶”巨人,似乎就是那样凭空冒出来的——可天空树下能够让人凭空冒出来的只有一个地方...
    那就是【边界】之门!
    难不成...那个铜绿色的巨人是从【边界】之门里出来的异魔?
    不对!吉尔.科尔森曾经看过调查局的内部情报。
    情报中似乎隐约透露过一些信息——异魔并不能以真实的身体跨过边界之门,或者说当他们跨过边界之门的那一瞬间在某种法则下肉体就会消散,只剩下一团纯粹的能力体,降身在人类或者器物上面成为魔具。
    可眼前这个铜绿色的巨人除了从【边界】之门后出来这种可能外...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解释了。
    难道说【边界】之门的法则出现了变化?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的瞬间,吉尔.科尔森顿时脸色猛地一变。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
    那这个世界恐怕就要变天了啊!
    ......
    无独有偶。
    塔戈斯合众国作为这个世界十字大陆上,三百多个同盟国中最强大的两个超级大国之一,他们的情报组织调查局收到消息都潜入了和之国,并且在今天亲临现场获取第一手情报。
    那么作为同盟国中和塔戈斯合众国两极对峙的另外一个超级大国圣马罗帝国,教皇麾下更为狂热的闪金骑士团自然也不甘落后。
    此时此刻,闪金骑士团的【黑匣】情报组织队长迪拜恩一行人也藏身在高楼林立的天空树附近的一栋大厦的天台上,沉默地注视着这场举世震惊的战斗。
    “队长...第六裁决使...败了?”
    后方,有人看了眼站在天台边风衣被吹得猎猎作响的迪拜恩,忍不住低声地开口问道。
    如果是真的的话,裁决司一位s级裁决使的陨落,不管怎么说对于裁决司和世界政府明面上的实力都是一种巨大的削弱。
    这对于他们这种在世界政府下直属的三百多个同盟国中真正拥有主权的大国来说,无疑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甚至在世界政府天人上议院和人类下议院的三年一届的大会中他们也能争取到更多的主动。
    与偏居一隅的和之国不同,对于那些拥有主权的大国来说,裁决司这把世界政府手中的刀一旦出现任何“豁口”。
    那么就很可能带来一场会议桌上的博弈,为自己的国家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只不过这些大国为自己争取到的利益,是割天人世界政府的肉?
    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关于这一点,
    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此刻,听到身后人的话,黑匣情报组织的队长转过头,墨镜下的双眼中露出了宛如计算机一样缜密的神色。
    事实上,闪金骑士团作为圣马罗帝国最强大的执行机构,黑匣作为闪金骑士团最恐怖的情报组织,而身为黑匣队长的迪拜恩这些年收集了太多太多秘辛。
    而他那远超于常人的出色大脑,最善于归类整合将这些信息打造成独属于自己的记忆宫殿,就像是一个“人形终端数据库”。
    有着这个强大的数据库大脑作为支撑,任何事情,平常人眼中雾里看花,迪拜恩却能洞若观火,看到最深层的本质。
    这也是他能够稳坐黑匣队长位置,并且深得圣马罗帝国教皇赏识的原因。
    略微沉吟了下,迪拜恩缓缓地开口说道,“第六裁决使...可没那么容易输啊,刚刚她能够以一敌二力压柯里昂海贼团的两个八阶半神级能力者,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后面的人问道。
    “秩序。”迪拜恩眼中深深的流露出了睿智的光芒。
    顿了顿,他继续道:
    “虽然不知道那个可怕的女人对于【秩序】掌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但秩序这种阶层的力量....可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啊...”
    听到黑匣队长迪拜恩悠悠的话语,身后的众人也都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一时间,众人看向迪拜恩那个戴着墨镜的背影也更加的崇拜和狂热。
    队长果然不愧是队长!
    事实上,在圣马罗帝国这个宗教氛围浓郁的国家,狂热和崇拜千年以来已经成为维持统治和稳定的重要基石。
    ......
    不同的人、不同的目光和角度,当然会有着不同的立场和看法。
    而此时,距离地面300多米的高空中的天空树天望回廊中。
    对于第六裁决使艾黛琳来说,她的从最开始的饶有兴致到交手后的略感惊讶,到被宛如雨打芭蕉一样疯狂掼摔。
    再到此刻像是木桩一样被一记势大力沉的背摔夯进回廊脚下裂缝里。
    浑身上下凌乱不堪的艾黛琳心中充满了愤怒和不解!
    在眼前这个铜绿色巨人的身上,她没有感受到任何【秩序】的力量。
    尽管停留在八阶巅峰的艾黛琳对于秩序的掌控和理解都还停留在比较粗浅的阶段,但在这个世界,能够窥见到九天之上【秩序】的片鳞半爪的人已经是足以俯视众生了。
    在艾黛琳的心中,
    秩序只至高无上的!
    任何能力者都要匍匐在秩序之下,对方怎么可能在没用掌握【秩序】的情况下就能对抗【秩序】?
    可除了秩序...
    还有什么能对抗秩序?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第六裁决使艾黛琳脸上再也不复先前的优雅从容,眸孔中碧绿色的竖瞳里藏着无穷无尽的愤怒,脸色阴沉得仿佛似要滴出水来...
    此时此刻,眼下的这一切说来繁琐,发生却不过转眼之间。
    东野原刚势大力沉地将艾黛琳打木桩一般夯入地下,口中立马怒吼一声,毫不留情地抡起水缸粗的大腿就一脚暴抽了过去。
    空气瞬间震荡出了一个弧形的圆圈,宛如撕裂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鸣,身高三米多的巨人一脚蕴含的力道完全超乎想象!
    倘若换成别人被东野原这样一脚爆抽踢中脑袋,恐怕他的脑袋不会像是足球般被一个毫无花哨的大脚抽射出去,而是会像是西瓜般汁液飙溅地被一脚抽爆!
    但第六裁决使艾黛琳到底是八阶的肉体系能力者!
    狂啸的风压扑面!
    她毫不迟疑地双手猛地从裂缝中挣脱,双臂表面金光一闪,无数金色的小蛇游动,快若电闪地挡在了自己的脑袋前方。
    蛇舞五式.镜门!
    铛—!
    仿佛洪钟大吕的般爆鸣声炸响!
    霎时间,一股恐怖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荡开。
    身后的海拉等人几乎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整个人却依旧不受控制的后退了几步,才堪堪站稳身体。
    回过神来后定睛一看,他们顿时再次震惊得无以复加,脚下的天望回廊地面也陡然地震般剧烈摇晃了起来。
    第六裁决使艾黛琳虽然在危急时刻用双臂护在了自己的脑袋前,但她大半个身子都还塞在玻璃环廊的地板裂缝中。
    在这股沛然莫御的恐怖冲击下,裂缝中的艾黛琳瞬间朝着后方一路倒退!
    身负【金刚】这种恐怖肉体系能力的她就像是一把钝厚的裁纸刀,天望回廊却像是一张薄薄的宣纸,被沿着地板被从中间一下子撕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地面上无数碎砖和双层钢化玻璃都一路嘭嘭嘭的裂开,随着艾黛琳的身形一起倒飞了出去。
    霎时间,整座电波塔的钢铁架都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咯吱咯吱”的颤动,三百米高的天望回廊的一侧地面裂开,以至于整个回廊都朝着另一侧发生了剧烈幅度地倾斜!
    远远望去,就像是塔上的圆环一侧被斩裂了开来。
    这个铜绿色的家伙...
    这是什么样的恐怖力量?!
    被艾黛琳的【秩序】限制住的柯里昂海贼团的罗赛蒂也惊呆了。
    在她的印象中,副船长巴克那个熊罴般的家伙就已经算是船上的“人形破坏狂”了。
    可在眼前这个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对目所能及的一切,都那么肆无忌惮疯狂砸烂破坏的家伙面前,巴克那家伙简直算是温室里的乖宝宝。
    更让她难以想象的是,第六裁决使艾黛琳明明都已经被一脚抽裂环廊的地板,倒飞着撕裂环廊后从高中坠落了下去。
    然而那个铜绿色的巨人居然毫不迟疑地咆哮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地一个飞身,从三百米的高空中追着那个女人就那样从呼啸灌入狂风的裂口中干脆利落地跳了下去。
    这是....疯了吗?!
    ......
    远处的大厦天台上。
    圣马罗帝国闪金骑士团的情报组织黑匣队长迪拜恩忽然沉默了下来。
    他墨镜下那双永远充满睿智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迷茫,堪称数据库终端的脑袋也在这一瞬间出现了宕机。
    这踏马...开什么玩笑?
    正午的日头下,只见三百多米的高空中无数地砖、混凝土、钢铁架和钢化玻璃碎片....有如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般从天而降!
    在这“大雪”中还有两个极速下坠的声音,先坠落下去那个狼狈不堪的身影努力地调整下坠姿态,似乎在寻找落地尽可能减少缓冲可能。
    不料就在这时,那个身影的头顶传来了一声暴戾无匹的怒吼,只见一个更加巨大的在狂风呼啸中朝着那人的后背压了上去。
    什么叫绝望?!
    嘭嘭嘭—!
    哪怕隔着极远的距离,圣马罗闪金骑士团黑匣情报组织的众人依旧是瞠目结舌地听到了空中那一连串的爆鸣声。
    两人似乎在高空急坠的过程中还在交手,恐怖的冲击波崩碎了无数周围的地砖和钢化玻璃,转眼就被的狂风一卷而空。
    .......
    天空树脚下的广场上。
    尽管头顶打的热闹,广场上的气氛却无比凝重,像是不断冲入瓦斯的气球随时都会炸裂,没有人敢分心关注其他的情况。
    先前从天望回廊中纵身一跃跳下来的那个拥有着鹰隼般锐利双眸的男人,第五裁决使,三刀流剑帝克罗剑。
    他轻轻抚住腰间三把刀中的细身剑的剑柄,往前踏出了一步,挡在了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相貌看上去平平无奇却偏偏有一种渊渟岳峙恐怖气势的男人身前。
    在灰色大衣的男人身后不远处,同样跟着一个背着三把刀青年面前。
    “你不该来这里。”第五裁决使克罗剑打破了这压抑的沉默。
    身穿灰色大衣的新晋西海四王胡佛.柯里昂,脸上挂着轻松的微笑道,“不该来吗?可我还是来了,大家当年相识一场,你不会还打算将我拒之门外吧?”
    听到“当年相识一场”这句话,跟在胡佛.柯里昂身后默不作声的坂本之龙海贼团的三刀流剑士神谷隆之介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在今天之前,他可不知道胡佛.柯里昂和剑帝克罗剑是旧识,不过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当年天人九大家的神秘出身,神谷隆之介的脸上顿时也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但第五裁决使克罗剑听到胡佛.柯里昂的话,平日里话语极少的他却是微微蹙了蹙眉,眼前这个男人大概是为数不多能让他开口的人了,但他说出的话语却依旧极为的冰冷生硬。
    “天上树的是你的人?”
    “没错。”
    “世界政府对你宽容是有限度的。”
    “这种限度和我的势力成正比吗?”
    说到这里,胡佛.柯里昂轻笑着摇了摇头,“现在是天元历1122年了,都快一千年多年过去了,老家伙们还是习惯关起门来分肉,然后随便丢点骨头渣给我们这些讨生活的人,你不觉得这是个陋习吗?”
    “我只知道什么是本分,你越界了。”第五裁决使克罗剑面无表情地说道,“艾黛琳在天空树上,你的人,很快就会付出代价。”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我的人可也不是什么弱鸡啊。”胡佛.柯里昂反问道。
    “凭【秩序】!”第五裁决使克罗剑淡淡地说道。
    话音落下,胡佛.柯里昂的脸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微微蹙眉道,“你的意思是...那个女人...窥见了【秩序】?”
    第五裁决使克罗劍没有回答,這却已经相当于默认了。
    一时间,胡佛.柯里昂也心中微动。
    到了他这个实力层次,当然清楚【秩序】这两个字背后代表的含义,心中顿时翻滚起了不妙的预感。
    这是情报上的失策了。
    第五裁决使看出了胡佛.柯里昂脸上的变化,语气愈发生冷地淡漠道,“我说过,越界,就要付出代价...”
    他似乎刚想说些什麼,但就在这时,耳后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那是什么?”
    “好像是塔塌了。”
    “艾黛琳大人也太恐怖了!”
    “快散开!”
    一时间,第五裁决使克罗剑身后分散开来将他拱卫在中间的裁决司众人纷纷朝着四周分散了开来。
    他轉过头的时候,眼前无数地砖、玻璃碎片和混凝土以及钢铁架有如一场雨般纷落砸下,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两个急速掠过的身影。
    轰隆一声!
    骤然遭受重击的广场地面瞬间凹陷,一时间,滚荡的粉尘和浓雾瞬间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冲开!
    风将浓雾吹散,
    尘埃终于落定了下来。
    只见那如蛛网般裂痕遍布的凹坑里,一个浑身肌肉虬结,身高三米五左右的恐怖魔神般的巨人双手撑着地面,缓缓站立起了身体,抬起了自己那厚重无比的双脚。
    在他的脚下,一个头发凌乱不堪的女人除了脑袋,身体完全被碾压成了一滩散掉的肉泥。
    大量的、暗红的血液泼墨般汩汩从烂泥中流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缓缓地朝着四面八方弥漫了开来。
    错愕!
    震惊!
    难以置信!
    这一瞬间,天空树下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