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来自蜻蜓队长的审判!(上)

    塌陷了近乎一半的别墅熊熊燃烧着火光,海风吹着焰火和浓浓的硝烟朝着四面飞舞飘散。
    “真是华丽又夸张的登场啊...”
    尚且完好的大厅正门中不知何时走出一个穿着白色实验袍的瘦削身影,‘医生’微微斜靠在门口拿出一根烟对着不远处烧着的门帘点燃,深吸了一口悠悠地吐出白色的烟圈,镜片的视线扫向了门外从天而降的杉田司以及不远处正在降落的武装直升机.
    “那么不知道各位,深夜造访我的私人住宅有何贵干?”
    杉田司注视着这个在这种场面下依旧淡定的男人,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语气生冷地说道,“你们是在放烟火吗?”
    医生闻言一愣,随后忍不住失笑摇头道,“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还是有点好笑的。”
    杉田司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
    身后不远处,四架武装直升机在别墅几十米外的空地上降落,手持长剑的十三队成员以及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特殊急袭队飞快地靠了上来。
    杉田司上前一步,视线盯着眼前斜靠在门口的医生。
    “有人举报这里聚众赌博,第三侦查组十三队负责调查,所有不配合的人都被视为掩盖罪证和拒捕。”
    “聚众赌博?”
    医生再次愣住了,盯着杉田司没有表情的模样看了片刻,嘴角微微翘起道,“你们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会在里面赌博吗?”
    说着,他反手指向门内,恰好一截燃烧着橘黄色火焰的木制门框掉了下来,砰的一声砸得满地火星四溅。
    “那要看了才知道。”杉田司道。
    “呵呵...看来三组出了个了不得的家伙啊。”医生忽然耸了耸肩,将吸到一般的香烟弹灭后笑着问道,“我能和警视厅的一位故人打个电话吗?”
    “请便,不过请先配合我们的搜查。”杉田司道。
    “请便。”医生掏出了手机,从门口让开。
    门口其他几个西格蒙德贸易公司的天人职员也对视了一眼,纷纷也跟着让开,只是盯着眼前这些不速之客的目光充满了不善和凶狠。
    “十三队的人,全体都有,随我搜查,注意安全警戒,特殊急袭队迅速散开,包围别墅周围,别漏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
    “是!”
    众人纷纷应道。
    杉田司说完,转头看了眼旁边的新垣麻衣。
    后者一愣,赶紧动作麻利的掏出执法专用的摄像机开启了实时录像。
    他才微微点头先一步跨入门中。
    门口,等到十三队的人全部进去后一个西格蒙德公司的天然员工靠了上来,忍不住问道,“医生,让他们进去没问题吗?”
    刚刚打完电话的医生摇了摇头,耸了耸肩摊手道,“现在这种情况,哪怕是给他们的头打电话,恐怕也没有不让进去看一看的道理吧?”
    他嘴里这么说着,看了眼大厅通往地下室的暗门——此刻已经完全燃烧在了熊熊火光的废墟中。
    转过视线,他又看了眼浓烈的火光中孑然背对着他的杉田司,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微芒。
    ......
    地下二层,展览大厅。
    “被人从外界破坏了吗?”
    库卡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天花板,微微放下了双手。
    他的【六阶术式.茧】想要在内部破坏,除非是六阶的能力者全力出手才行,不过刚刚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动作。
    而想要从外部破坏,倒是比较简单一些,看来今晚的展览会并又来了一些“不速之客”啊。
    库卡抬起头看向了展览台,暗金色面具后的视线不加掩饰地和台上那个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如同蝮蛇般盯着他的草尾正天对视了一眼。
    片刻之后,展台上草尾正天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诸位,上面出了些状况,但影响并不是很大,在各位完成预售后我们会有专属的贵宾通道送各位离开。
    不过现在...我们展览会恐怕要先进入中场休息时间了。”
    嘴里这般说着,他人已经从展台上走了下来。
    面对这个身材矮胖如业务经理般的和善中年人,台下的众人潮水般纷纷退开让出了一条路。
    可没人真以为这家伙有多和善。
    草尾正天径直走到了库卡的身前站定,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意,声音却充满了一种刺骨的寒意。
    “这位先生...可以把面具摘掉吗?”
    众人闻言不由一愣,这张面具是他们对自己身份的一层保护,也是一层心理上的屏障——今晚哪怕参加了人口买卖这种罪恶的展会,明天摘掉面具依旧是各国社会上光鲜亮丽的名流绅仕。
    “呀咧呀咧...被发现了噢。”
    人群后方,一个戴着暗金色水鬼面具的男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前方对峙的两人,不料脚面上却立马挨了一高跟鞋。
    “给我闭嘴!”
    小岛优子没好气地说道,想了想又咬牙切齿地低声问道,“你刚刚出价三十亿是什么意思?我们有那么多钱吗?”
    没想到神木隆之介听到后立马诧异地反问道,“啊咧?我们海贼买东西还用付钱的吗?”
    “......”小岛优子。
    我要再和这家伙说话我就是猪!!!
    戴着水鬼面具的神木隆之介却没理会快要暴走的小岛优子,而是忽然左右看了看,有些纳闷地自语道,“咦?这边怎么少了个人。”
    “什么?”
    小岛优子下意识问。
    问完后,她就老脸一黑。
    神木隆之介却没有开玩笑,挠了挠头道,“就是刚刚的蜻蜓队长啊,噢对我差点忘了,小岛你从小就在海上长大,一定不知道蜻蜓队长是什么吧哈哈哈...”
    小岛优子:......
    麻蛋!
    和这家伙一起我们真能完成任务?
    想到这里,小岛优子的视线又看向了前方对峙了两人。
    等下只要打起来,他们就可以趁乱行动了。
    至于什么蜻蜓队长...
    鬼才关心那玩意是什么东西。
    ......
    同一时间,
    地下二层通往地下三层的楼道里。
    戴着暗金色蜻蜓面具的东野原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走进一个灯光略显昏暗的过道,心里估摸着过道前方应该就是地下三层了。
    他刚刚看到舞台上不断升降的牢笼时就反应了过来,那么多人不可能藏在舞台里,二层地下室的下面必然还有一层关押的地方。
    现在看来他猜得并没有错。
    只是就在这时,东野原耳畔忽然传入了一阵隐约的“啪啪啪”的声音,像是坚韧结实的皮鞭在抽打着什么。
    他沿着昏暗的通道越往前走,声音就愈发的清晰可闻,最后在走廊的尽头昏暗的灯光下模糊地看到一个异常彪悍的身影,手里拿着一根坚韧的皮鞭结结实实地再次抽落向地面。
    啪的一声!
    似乎有什么液体溅了起来。
    嘶呼—!
    那个身影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空气中弥漫着什么馥郁的芬芳气息一般让他身体都情不自禁的微微颤动了起来。
    这时,他拎着鞭子,从口袋里拿出了烟和打火机。
    昏暗的走廊里,打火机火光闪动的瞬间,东野原朝着地方瞥了一眼,瞳孔顿时不由骤如针缩。
    尸体,血泊,女孩。
    地上躺着的赫然是一个少女的尸体,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高中生制服全部碎裂如布条,浑身上下无处不充满着深入皮肉,令人触目惊心的血印——刚刚被抽打时没有任何哀嚎的声音,看上去应该已经死了一段时间。
    那么也就意味着,
    眼前这个人赫然是在“鞭尸”。
    ......
    迪克.亚希伯恩。
    西格蒙德国际贸易公司驻东京分公司专务,天赋序列54【血魔】的五阶1段天人能力掌控者,自认不是种族主义者,因为他爱好人类——在死亡皮鞭下中挣扎哀嚎的人类。
    迪克吐出一个烟圈后,视线不出意外地望向了走道里的东野原,嘴里摇头道:“真是低劣到令人作呕的种族啊,连摆在眼前通往进化之路的机会都不敢抓住,居然还妄图想要逃跑...嗬嗬嗬...不过这鲜血的芬芳却意外的令人着迷呢...你说呢?”
    东野原闻言没有说话,静静地注视着对方。
    从这个充满了血腥味的男人身上,他嗅到了一股凶残狠戾的气息,仿佛一只捕食的猎豹般随时都会择人而噬。
    而在看到这个人时,他脑海中的罪恶手册并没有再次触发任务,想起晚上遇到的那个外号‘医生’的白袍男人触发的未完成任务,东野原有些反应了过来——罪恶手册目前并无法同时触发多项任务。
    迪克看到东野原“僵”在那里,脸上露出了轻松戏谑的笑容,“很奇怪....不是吗?为什么我会出现在你走向地下三层的路上,是巧合吗?”
    “不不不!”
    迪克轻轻摇晃着食指,如果看着什么有趣地猎物般翘起嘴角。
    “你在展览厅利用影子骗过我们公司电梯职员的手法的确很巧妙很独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天赋序列号排名98的【影瞬】吧?只可惜是最高只能成长到四阶灰色天赋...”
    说到这里,他忽然以一种诱惑的语气盯着东野原,“要不要?换一个天赋?一起来加入我们光荣的进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