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海贼坐飞机 (求打赏求月票)

    嘶溜—!
    东野原喝了几口面杯中天妇罗乌冬的汤底后,砸吧了两下嘴,有点怀念前世的老坛酸菜那酸爽的味道。
    他从榻榻米上起身来到仅能挂衣服的阳台,打开垃圾桶将剩下的残渣丢了进去,顺手推开窗子散了散味道。
    这两天阴雨连绵,到了傍晚窗外的小雨才停了,夕阳拨开天空的阴霾洒落在外面的走廊,东野原看着窗外心里却考虑着刚刚的兼职招聘。
    天上不会掉馅饼,
    真掉了也砸不中你。
    这是东野原从前世就有的觉悟。
    面对刚刚看到的那个十倍的时薪的侍应生工作,他的心中不免就有些心中怀疑了起来。
    不会是什么新套路诈骗吧?
    东野原心中怀疑着,又仔细看了眼招聘信息后方主办公司——西格蒙德国际贸易公司,似乎没怎么听说过。
    他随手切出浏览器搜索了下,脸上的表情逐渐却逐渐有些惊讶了起来。
    所谓的国际贸易公司,一般是从事不同国家之间的商品和劳务的交换活动的公司,而西格蒙德也正是如此,业务范围还相当庞大,从机电设备到通讯器材,医疗器械到化工原料,甚至是服装鞋帽化妆品......几乎所有能赚钱的都有涉足,俨然是一家国际型庞然大物。
    东野原常用的这个app对发布招聘信息的公司都有严格的审核,造假的可能不能说没有,只是微乎其微,成本都比骗自己一个穷学生高。
    根本划不来。
    他心思缜密,既然公司大概率没问题,薪水开那么高肯定不止自己一个人看到这个招人信息,那么用人门槛恐怕就不简单了。
    试一试吧?
    临近月底,北海道父母省吃俭用寄过来的10万円生活费加上自己平时打工赚的积蓄还剩下五万円。
    没办法,新东京的消费太高,一般去饭店吃个饭就得七八千円,商场买件稍微像样的衣服也是一万円起价,再加上杂七杂八的生活开支,没有月光都算自己理财有道了。
    东野原不再迟疑,选择了一键投递自己的“简历”——其实也就是以前打过什么工,身体状况,对个人品行的评价...以及一张无美颜无ps的真实帅照。
    考虑到这种兼职多半狼多肉少,他也没抱太大希望,又刷了下其他兼职信息,周末锻炼完了之后肯定是不能闲着的。
    没想到他还刷几分钟,app就收到了一条信息,东野原点开一看,顿时他的脸色惊喜中又有些诧异。
    自己居然那么快就通过了?
    看了下对方给到的信息——后天下午三点在港区台场海滨公园附近的一栋别墅里集合作简短的“入职培训”,晚宴结束后就可以领上十倍于普通兼职的工资收工走人。
    原来还真有被馅饼砸中的时候...
    西格蒙德国际贸易公司吗?
    东野原脑海中记住了这家财大气粗的公司,刚刚似乎看到和之国也有分公司,只是市内地图上没找到正式的办公写字楼,不然他毕业以后想留在东京找工作的话说不准也能去碰碰运气。
    ......
    同一时间,不同的地点。
    千代田区,警视厅本店,第三侦查组十三分队的办公室里。
    五点半已经是公务员下班的时间,办公室里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忙的脚不沾地,走路都带着风。
    办公司的隔壁,
    是一间密封的特别训练室。
    巨大的落地窗前,杉田司赤着肌肉线条如虬龙般的上半身,双手持着一把名为【罪歌】的武士刀,刀身隐隐渗出幽蓝色的寒气,而他身上的汗水如颗粒饱满的豆粒般顺着沟壑簌簌滚落。
    他端起旁边的透明水杯轻轻地呡了一口水,旋即平举杯子缓缓地倾斜杯口,正常人的视野中可以看到水流如瀑布般哗哗落下。
    身体低伏的杉田司如凶兽般微微眯眼,另一手武士刀却在电光石火间完成了无数次斩切,眼前那团水瀑先是宛若被无形的力量托住停滞的一瞬,旋即不可思议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一粒粒湛蓝色的冰晶。
    下一刹,他速度再次加快,海潮般呼啸的破空声层层叠起!
    还未落下的冰晶砰然被无形的力量粒粒震碎如粉,旋即在落地窗外残血般的夕阳下竟诡异无比地化作了一蓬升腾而起的白色雾气。
    呼—!
    杉田司张开嘴,喷出了一条白色的雾蛇,旋即便是一阵风箱般急剧无比的喘息。
    这个时候,他原本身上的湿漉漉的汗珠不知何时已经凝结成冰晶坠落在地上,发出了一阵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清脆声响。
    【鬼泣】!
    天赋序列号51的蓝色冰系能力。
    但杉田司这个五阶2段的超能者身上发挥出来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震撼。
    咚咚咚—!
    忽然,训练室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队长,通讯部的同事查出来了!”
    这时,实习联络员新垣麻衣快步在门外兴奋地喊着。
    短暂的沉默后,门被打开,重新穿戴整齐的杉田司面容冰冷沉静地出现在新垣麻衣眼前。
    新垣麻衣愣了下,目光下意识地瞥了眼杉田司的头发,嘴角一咧,想笑,又赶紧瞥了回去。
    杉田司刚刚训练完虽然身上的汗珠全部被催使能力时的寒气凝结成了冰粒坠落,可头发却被沾湿后冻结起来,此时很有种超级赛亚人的气势,就是配上那副没有表情的冷脸却显得有些违和。
    “什么情况?”杉田司问。
    新垣麻衣赶紧收回视线,递上了一份材料,嘴里快速汇报道,“我们筛查了近期失踪的青少年,他们失踪的地点和时间没有任何共通点,看上去似乎毫无关联。”
    说到这,新垣麻衣看了眼低头看材料的杉田司,继续汇报道,“可通讯部的朋友在进行了大范围的通讯排查后,发现这些失踪者失踪前一周的时间,自己或是身旁的朋友在通话和短信以及网上聊天信息中都出现过一到两次【西格蒙德国际贸易公司】的字眼。”
    “西格蒙德国际贸易公司?”杉田司咀嚼着这个名字。
    “没错。”新垣结衣点头,手中又递上了一份材料,进入状态的她语速很快地继续说道:
    “这是家国际贸易公司,大陆上的很多国家都有他们的分公司,明面上的总公司法人代表是一个天人贵族女人,但实际上在其他国家出现一些纠纷时出面解决的却是世界政府的霍普议员那一方利益集团的人。”
    “霍普议员?是他?”
    杉田司眼睛微微眯起,脑海中下意识地想起了前天在某个高中生提供线索举报下抓捕后移交给世界政府裁决司的盗窃犯猫女。
    当时向警视厅上层施加压力的...似乎也是霍普议员曾经提拔过的一个裁决司队长,这层关系了解点世界政府内幕的人都知道。
    而想起这个上议院的霍普议员,杉田司的眉头却不由微微蹙起。
    世界政府的议会,是千年前天人乘飞行器入侵(后来也有部分历史学家认为是逃亡)至这个世界后和人类爆发的那场几乎毁灭世界,同归于尽的大战,双方紧要关头刹住车后妥协的“政直产物”。
    议会分为【天人议院】和【平民议院】,那么多年下来又逐渐简称为【上议院】和【下议院】。
    上院是天人中的500贵族担任,无任期限制;
    下院则是这个世界两片大陆上三百多个国家为了寻求人类话语权的强者和社会精英人士担任,同样500个席位,每三年一次选举,并且设有议长、副议长和理事等职位。
    霍普议员就是上院天人贵族议员中的一个利益集体的代表,虽然比不上天人顶尖贵族的“九大家”,但庞大的影响力也分布两片大陆,而霍普本身据说是天赋序列号22【苍雷】的七阶绝对能力强者,只是深居简出事情都有身边的人办理很少有人见过他出手。
    ......
    “国际贸易公司吗?”
    杉田司再次咀嚼起了这个名字。
    以他的敏感的职业嗅觉,失踪案和这些事情对应关联起来,脑海很快就想到了一个让无数人深恶痛绝的词汇。
    人口贩子!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疑惑。
    ......
    要知道,天人贵族大部分出生就拥有各种能力,身体素质也是不下于低阶肉体能力者,因此也自视甚高,普通人类在他们眼中无异于人类眼中的牲畜。
    此前搜查一课那个老狐狸石川雅人之所以查到霍普议员这就止住了势头,一方面是迫于天人掌控了大部分话语权的世界政府压力,另外一方面也是霍普议员在世界政府明面身份尊崇,哪怕开启上下议院的联合仲裁,也很难让人将其与和之国普通人类的失踪案联系到一起。
    可事实偏偏就是如此。
    杉田司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新垣麻衣看着杉田司沉思的模样,顿了顿再次汇报道,“另外入境管理局传来消息,近一周内和之国各大城市出现了大量身份不明的入境者,根据现场摄像头拍摄到的信息和人像比对疑似北方沙亚什大公国活动的某股革命军势力,还有....”
    “还有什么?”杉田司皱眉问。
    新垣麻衣想起了十三分队内部的某个传闻,好奇地看了杉田司一眼,收回目光赶紧汇报道:
    “还有疑似东海正在通缉【坂本之龙】海贼团下的第二分队的队长——拥有天赋序列49的【阎魔】的五阶三刀流剑士神木隆之介。”
    听到‘神木隆之介’这个名字,杉田司的神情明显怔了下,似乎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后很快恢复如常地问道:
    “查清他们的目的了吗?”
    “暂时还无法调查清楚他们的动向。”
    新垣麻衣摇了摇头,看向杉田司问道,“队长,这会不会和这次的失踪案有关?”
    杉田司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现在还不好说,通知公安部机动搜查队的人快速清查这些不明入境者的动向,最迟我要在明晚前拿到初步结果。”
    “是!”
    新垣麻衣赶紧小跑了出去。
    等到新垣麻衣离开后,重新回到训练室的杉田司看向高楼落地窗外的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街头。头顶的阴霾不知何时再次挡住了夕阳的光线,天色暗沉沉的一片,让人心情不自觉地就变得有些压抑。
    想起刚刚新垣麻衣提及的那个名字,杉田司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一个高大宽厚的背影,干什么事都洋溢着用不完的力气和热情。
    你们...
    究竟和这一切有什么关系?!
    杉田司缓缓吐纳了一口气,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长刀。
    ......
    北海道,新千岁机场。
    漫天大雨,一架飞往新东京的民航飞机宛如鹰隼般掠出跑道,没入头顶黑色的云层之中,闪烁的信号灯将翻滚的乌云染上一抹鲜红。
    头等舱里,坐在靠近走道的身材高大的男人打了个哈欠,十分舒服地在屁股下面柔软的芝花仕座椅上扭动了下壮硕的身躯,眯着眼打量着不远处刚走过去的俏丽空姐,嘴里不由发出了一声幸福的感慨。
    “呀咧呀咧!果然还是坐飞机舒服啊...天天在船上晃悠我都要吐了,要不...小岛你去和坂本老大提议下,我们以后不当海贼了,去当飞贼吧?”
    听着耳边不着调的话语,靠近舷窗位置坐着的是一个打扮时尚,脸上墨镜遮挡住大半面容的女人。
    她上半身穿着黑色带毛领的长风衣,下面深红色中式对襟短衫和迷你裙,搭配着黑色过膝的高跟长筒皮靴,十分青春靓丽的一身行头,但那浑身上下不断散发着的生人勿进的气息却在无声地告诉周围侧目的男人这绝对不属于轻易搭讪的类型。
    小岛优子看着身旁满脸安逸享受的惫懒男人,不由蹙了蹙眉,没有理会男人的调侃,生冷地质问道:
    “你以为这是来安全区度假的吗?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快把你的墨镜带上,这次任务暴露了我们可没那么容易回去。”
    而旁边这个身材高大壮硕的男人,明显有着一颗与之匹配地大心脏,笑嘻嘻地戴上墨镜后自信十足地说道:
    “失败?放心,我神木的人生里可从来没有失败!要不然坂本老大怎么会派我执行这次任务?”
    难道不是因为你是个暴力破坏狂?每天练剑三把刀都能把船上的东西削掉点什么。
    坂本老大怕你哪天把船削得只剩下一根桅杆棒棒,大家都掉进海里喂鲨鱼,才撵你赶紧出来的?
    小岛优子强忍着没有吐槽。
    她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眼头等舱另一侧的两个正在兴高采烈打牌的副队长,以及后面经济舱坐着的五个闹哄哄的队员——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当年自己真是昏了头才会挤入这家伙的队伍。
    不过想起此行深入和之国的目的,小岛优子立马平稳气场。
    这次任务势在必得!
    一定要做出成绩让坂本之龙海贼团其他队的人看看,二队可不是一群大海上天天混吃等死、全靠其他人养活的混子。
    ......
    海贼坐上了飞机。
    有人却宁愿选择更稳妥方式。
    傍晚六点半,
    新东京涉谷长途汽车站。
    一行充满了异国风情的旅游团跳下了大巴车,前面领队手里拿着个导游旗在前面挥动着,依稀可以看到上面是【黎明旅游团】的公司logo。
    领队是蓄着胡须面容沧桑的男人,他看着这群人东张西望,一副没见过世面模样的人,忍不住呵斥道,“都跟上!先去办理入住,别怪我没提醒掉队的后果。”
    众人赶紧一缩脑袋,噤若寒蝉地排队跟上。
    车站来往路过的旅客见状不由微微诧异地侧目看了眼,国外的旅行团都那么纪律森严吗?怎么来旅游搞得跟行军打仗似的。
    那不是花钱买罪受?
    搞不懂...
    真搞不懂。
    ......
    这一夜,新东京都迎来了许多陌生的新面孔。
    但作为和之国最繁华的商业都市,每年都有无数人满怀憧憬而来,亦或是黯然落魄地离开,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然而平静的水面下,看不见的暗流已经缓缓的涌动了起来。
    ......
    当然,这些和东野原没什么关系。
    自从给自己制定了一套“平民训练法”后,他现在每天睡觉前“一天60个俯卧撑、60个仰卧起坐、60个深蹲,再跑步6公里”。
    完事后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身上的每一块肌肉似乎都在发出了欲拒还迎的呻吟。
    晚上十点半,精疲力竭的他拖着酸痛的身躯回家,在狭窄的卫生间里冲个澡,然后坐在榻榻米上喝一罐新牌子的咖啡,进入罪恶手册中疲惫而满足地看着缓慢提升的各项基础面板属性。
    敏捷+0.1↑
    力量+0.1↑
    体质+0.1↑
    意志+0.1↑
    十一点准时入睡。
    充实又香甜。
    ......
    次日,清晨五点半。
    榻榻米上的东野原睁开眼。
    外面的天光黯淡,朦朦胧胧的空中飘着雨将新东京都拖入了潮湿的呼吸中,昨晚没关严的窗缝间偶尔还有一丝凉风卷着雨丝飘落到他的脸颊。
    冰冰凉凉。
    让人忍不住想要裹紧小被子,寻求被窝里最令人心安的温暖。
    放在前世,
    东野原或许会这么做。
    但现在,
    他已经叠好了被子。
    睡什么睡?
    睡觉有锻炼有意思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