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展品】和【废品】

    新东京都。
    千代田区霞关2丁目。
    这片地方是和之国重要部门的聚集地,东边隔条街是法务省,法务省南面是高等法院,西面是国土交通省,南面是外务省,再往南一点点就是农林水产省,北方则是和之国皇宫的樱田门。
    至于正中间的那栋樱花徽章的大楼建筑,便是曾一度出现在和之国晨间剧和各种漫画影视作品中的警视厅本店了。
    ......
    警视厅三楼。
    搜查一课课长办公室。
    “你的意思是...从今年九月份,也就是两个月之前城市里就陆续出现几十起青少年失踪的案件了?”一个瘦高个的青年穿着迥异于普通警服的藏青色防风衣制服,银框眼镜下的眼神隐隐有些不善。
    坐在他面前的是搜查一课的课长石川雅人,三十九岁的中年警视,职衔却和眼前这个年轻有为的第三侦查组十三分队的队长杉田司平级。
    面对杉田司咄咄逼人的询问,石川雅人神色平静地拿起办工作保温杯抿了口水,放下后才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不...准确的来说是九月初,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
    “三个月的时间,那么多失踪案件,一个都没有结案?”杉田司微微低垂下脑袋,“我明白你们的压力,可是...这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
    石川雅人摇了摇头,不去看杉田司的视线,“我觉得并不夸张,干我们这一行你应该知道,世界上每年有千万人口失踪,几十个人只不过占据前其中的千万分之一。”
    “那些不是数据。”杉田司语气微冷。
    “那些只能是数据。”石川雅人抬起头。
    他无声地凝视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快十岁的警视,忽然叹了口气说道,“杉田队长,你应该知道和之国的秩序和稳定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很多查不下去的案件不是没法查,而是不能查,这里面水太深了...”
    “我清楚。”
    杉田司点头打断他的话,旋即又摇头,语气生硬地说道,“但不表示我接受,接下来的失踪案全部送到我这里来,十三分队会负责彻查。”
    石川雅人闻言一愣。
    空气沉默了片刻后,他忽然抬头看向了杉田司,开口问道,“你上面的人呢?德川组长知道你这么做吗?”
    德川栗虎。
    第三侦查组的组长。
    职衔警视长。
    这个世界能力者共分九阶,下三阶为普通能力者,中三阶为超能者,而的德川栗虎却是七阶4段的绝对能力者!
    同时,他也是天赋序列号25【金刚】的能力掌控者。
    可以说是凭借自己强大个人实力奠定了第三侦查组在警视厅的地位,哪怕在警视厅的最高长官警视总监面前都拥有极大话语权——换句话说,只要杉田司搬出这座警视厅的大山,搜查一课的石川雅人肯定不会再多说什么。
    然而杉田司却摇了摇头。
    “德川组长不知道。”
    德川栗虎是他所敬重的人,他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不是一个能随便拿别人当挡箭牌的人。
    沉默了片刻,杉田司道,“不过我所做的,正式为了贯彻德川组长的信念——正义之剑,绝无阴霾。”
    正义吗?
    石川雅人盯着眼前这个前途无量的青年队长,忽然笑了起来,“杉田队长真的很像当年我的一个朋友呢,唉,可惜他现在已经退出警界了,不过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的话,我想你们一定会相谈甚欢。”
    咚咚咚—!
    办公司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
    石川雅人随口说道。
    门被推开,一个警察抱着卷宗小跑了进来,立正行礼后看了眼坐在一旁的杉田司,得到石川雅人的眼神允许后才汇报道:
    “课长,昨天江户川区的小川町又出现了一起失踪案件,报案人是单亲父亲,失踪的女孩六岁在学校...”
    “六岁的女孩啊...”
    石川雅人听完汇报,下意识地瞥了眼办工作上放置的相框——照片里他穿着英武的警服,身旁依偎着一个五六岁模样笑容灿烂的小女孩,三年前和妻子离婚后如今他也是单亲父亲。
    如果有一天他女儿失踪了,那么毫无疑问,他可能会发狂到将整个新东京掘地三尺,寻找遍每一片角落。
    “我想我明白杉田队长的决心了。”
    旋即,石川雅人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对汇报的下属努努嘴,笑着说道,“现在从你手中的这个案件开始,以后给大家解解压,市内所有青少年失踪方面的案件,全部移交给十三分队接手。”
    “啊?是!”下属一愣,还是服从命令的将卷宗交到了杉田司手中。
    杉田司接过卷宗,看了眼坐在办公桌后手握保温杯的秃顶中年人——印象中这个家伙是警视厅刑事部几个搜查课里出了名的老油条,油盐不进,近年来在警视厅内部斗争中片叶不沾身。
    在走进这间办公室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准备,没想到事情最后的发展却出乎预料。
    “谢谢。”
    杉田司点了点头。
    目的已经达成,行事果断的他转身就要离开。
    “不用谢我。”
    石川雅人却摇了摇头,在杉田司出门的时候奉上了一句话,“你应该猜到了是谁在阻碍案件侦破,以后可要做好了抗压的准备。”
    天人世界政府吗?
    杉田司心中默念了一声,眼神变得冰冷了起来,脚步没有停下,人已经走出了办公司。
    一分钟后...
    千代田区的警视厅的大楼。
    第三侦查组十三分队从上到下所有成员宛如一台精悍小巧的机器被人按下了启动键,齿轮和齿轮疯狂咬合高速运作了起来。
    ......
    同一时间,新东京都港区一栋别墅大门驶入了一辆黑色加长轿车。
    这是沿海的独栋别墅,周围看不到其他住宅,按理说应该是很荒凉,但事实上在别墅二楼的落地窗前却可以一次性将新东京都的两大地标性建筑东京塔和彩虹大桥一起揽入眼底。
    到了晚上灯火通明的时候,彩虹大桥和东京塔的灯光格外斑斓迷人,耳边细碎的波涛静静拍打着台场的海岸。
    气氛静谧祥和,
    美得可以治愈人心。
    ......
    然而毫无预兆地,
    别墅里突然传来一阵女孩的痛哭。
    别墅地下室门口。
    一个高中生模样、脖颈下方带着暗金色项圈的少女,眼看就要跟着走在前面那个满脸呆滞的女孩一起进入地下室升降梯。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她忽然转过身,鼻涕眼泪糊了一脸颤抖着身体地跪在地上对身后一个身形彪悍的男人哀求道,“求求你!我不想要能力了,放我回去吧!求求你们...我想回家!”
    男人脸上扁平的鼻子两边各有一条明显的黑色条纹,从眼角处一直延伸到嘴边,头上长着一对浅棕色猎豹般的耳朵。
    他看着跪倒在地的少女脸上露出了狰狞地笑容,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根坚韧的鞭子。
    啪!
    鞭子在空气中爆开!
    顷刻间,少女身上的衣服瞬间被抽裂纷飞,露出了一道让人触目惊心的血印,整个人更是直接瘫软在地。
    “说了让你....闭嘴啊!低劣的蠢货,当初可是你主动找到我的。”男人嘴里轻蔑地说,见女孩瘫在地上不动,抬起鞭子还想继续抽打。
    忽然,在他身后传来了一个沙哑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迪克,难道你忘记了社长昨天对你的惩罚了吗?这些可都是我们珍贵的【展品】。”
    被叫做迪克的天豹族男人蓦然转头,眼中跃入一个穿着白色实验袍、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瘦削身影,灯光折射下的眼镜片遮挡住了对方的眼神。
    迪克脸色一沉,随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扔掉了手中的鞭子,“医生,你知道的....我只想要给这些低劣的种族长长记性,仅此而已。”
    被称为“医生”的男人视线却没在他身上,只是静静地注视着瘫软在地上的少女...
    一秒,五秒,十秒...
    某一瞬间,地上少女的身躯陡然剧烈的抽搐,旋即猛地一下子翻过来,脖颈上的项圈开始疯狂闪动了起来。
    “开始了吗?”
    迪克眼中顿时冒出了兴奋的光彩。
    不料一旁平静注视这一切的‘医生’却摇了摇头,漠然地转身说道,“不,已经结束了。”
    话音刚落,只见地上的少女猛地蹬了几下腿,眼中的瞳孔急剧扩散放大,旋即骤然安静下来。
    一切再无声息。
    脖颈上的项圈也停止了闪动。
    “医生”随手拿起旁边工作台上的一台平板,平板主页是【西格蒙德国际贸易公司】的字样,公司logo是一个圆球环绕着两道交互的箭头。
    他印入指纹解锁点开后往下滑动了几下,脸色平静地在一个笑脸少女的头像旁边点了“x”——选择删除有关的一切资料和观察数据。
    删除后,他返回平板主页,按下了呼叫。
    不一会儿,两个穿着黑西装的天人族男人就从别墅外一言不发地走了进来,轻车熟路地将地上的少女装入尸体袋中,拉上了拉链搬了出去。
    她的最终归宿会在东京湾下漆黑幽静的深海中,从珍贵的【展品】到无足轻重的废品...
    只在一瞬之间。
    .....
    “啧啧啧....人类...
    真是个无比孱弱的种族啊。”
    迪克舔了舔嘴唇,鄙夷瞥了眼别墅地下储藏室方向,对旁边的‘医生’问道,“这段时间...还不足二十个吧?”
    “嗯,概率问题而已。”
    ‘医生’的嘴里这样轻描淡写地说着,视线却落在了实验台的透明玻璃柜中放置的那几颗光滑饱满的橙子,脸色由衷地赞叹道:
    “但他们也是非常聪明的种族啊,居然能研发出这种与‘神祇’争夺天赋权柄的能力果实,真的每次看到都会让我心中震撼。”
    迪克听到却嗤笑了一声。
    “那有什么用?研发出了果实却没几个人类吃下去能成功蜕变,不然也不会害得我们今年的【展览会】花费那么长时间准备。”
    提起【展览会】,“医生”也微微蹙眉,因为【展览会】的客人们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各个地方。
    有些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今天已经周五了吗....”
    医生低着头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得加快了,要不要通知伍莱...观察周期再缩短一点呢?”
    伍莱是天鹰族的天人,觉醒了天赋序列38的【真视之眼】,是西格蒙德国际贸易公司驻新东京分公司的几个“专务”之一。
    “呵,那家伙肯定是求之不得。”
    迪克听到后揭短嘲笑道,“上次他居然跟丢了一个天虎族的混血女人,害得社长不得不动用上面的关系施压才从警视厅里把人捞出来,这次再犯错...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升降梯已经到达了地下三层,头顶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将这里刺亮得宛若白昼,里面的场景却让人触目惊心。
    牢笼...牢笼...还是牢笼。
    十八九岁的年轻男女或站或蹲或躺,脸色或是麻木或是恐惧地被困钢铁牢笼中,脖子上都戴着暗金色项圈,脚踝上则固定着一个电子牌标识,上面注明了年龄种族、天赋能力、以及成长潜力评估。
    虽然别墅里的人称他们为珍贵的【展品】,但一眼望过去...俨然就像是乱哄哄的菜市场中等待别人随意挑选的“双脚牲畜”.....
    角落里,一个五六岁模样小女孩蜷缩在地上,用力抱紧了怀里的小熊,呼吸有些急促紊乱,脸色看上去十分的苍白。
    然而她虽然被关在牢笼中,但不得不说,这是她长这么大以及第一次住进...不对,第一次见到这么宽敞明亮的大房子。
    如果这里真的是“家”就好了...
    小女孩心想。
    ......
    下午。
    三点过半,
    竹原南私立学园。
    今天是周五,实战训练课结束后,东野原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说起来,有了昨天下午实战课的那一幕后今天的气氛就有些怪怪的,——班里的不少人都暗地讨论东野原的训练方式,商量着要不要以后每天也去操场跑几圈。
    至于昨天被教训了一顿的佐木光,心里肯定是不服气的。
    但超能者学园实力至上。
    他昨天连二阶术式展开后都被东野原轻松突破,哪怕心中不忿,暂时也没底气找东野原再比一场找回面子,只能暂时先忍下这口气。
    来日方长。
    反正现在大家都才一年级。
    另外听说班里还有“好事者”在看到东野原昨天的表现后坐庄开了个盘,就下注赌东野原这个一年级出了名的“三战老兵”明年能不能通过考核升入二年级。
    坐庄者接受的下注不算大,不少人都凑了个热闹。
    这时,东野原后排的相田勇太捅了下他问道,“东野,周末放假有什么安排吗?”
    哦对了,坐庄开盘的就是这家伙。
    “打工”
    东野原头也不回。
    “除了打工?”相田勇太问。
    “当然还是打工。”
    东野原没好气道。
    “喂喂,东野你要不要那么拼啊?”
    相田勇太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今天下午实战课中崎老师不是说你的实力等阶应该已经二阶2段了吗?只要努努力再提升1段明年升入二年级,到时候就能恢复住宿补贴和免费午餐了,现在拼命打工赚那么多钱干嘛?”
    “呵呵。”
    东野原笑了一声,转头问道,“新东京的房价现在多少?”
    相田勇太家里父母都是做房屋中介的,闻言不假思索道,“均价一平85万円左右吧?地方偏些也有便宜点的,怎么了?”
    “那你想想,假如我毕业了留在东京想买一套50平的二手公寓,就需要4250万円,按照毕业后的平均年薪来算,大概需要不吃不喝12年。”
    “而按我现在打工兼职的时薪1000円来算,需要在一个地方做同一件事持续工作四万多个小时,才可以买上一套二手小公寓。”
    说完后,东野原笑着看向了相田勇太,“现在你还会问我‘赚那么多钱’干嘛吗?”
    相田勇太顿时愣住了。
    他从小到大在新东京生活那么多年,虽然偶尔也会去打工但也只是搞点零花钱买喜欢的山地车或者游戏机之类的,还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东野原笑了笑,心中无奈的同时也不由吐槽既然都穿越了,为啥不给他穿个新东京土著,最起码不用为了以后能够留在这里现在各种操心。
    摇了摇头,暂别了相田勇太,东野原坐电车先回家。
    虽然打工是生活的保障,但他也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立足之本是什么,日常的锻炼肯定是不会落下的。
    ......
    回到公寓,东野原今天心里一直惦记着失踪的西丸未梨,忍不住先去三楼找侦探所的新垣悟打听了一下今天的进展。
    结果就是...还没有消息。
    或许是看东野原有些失望,新垣悟笑着拍了拍东野原的肩膀,“放心吧,警视厅那边已经重视起了这些失踪案,卷宗都从搜查一课那个笑面虎转移到了第三侦查组十三分队,我女儿说十三分队的队长是个靠得住的家伙,相信很快就能找到的。”
    第三侦查组吗?
    东野原想起那晚在车站干脆利落的抓捕,心中也不由微微松了口气,第三侦查组的人确实要比警视厅的警察靠谱的多。
    但想起西丸俊介所说的橙子,东野原的眉头又再次蹙起,总觉得西丸未梨的失踪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不过他现在想调查也无从下手。
    新东京二十三个行政区,人口千万级别,只凭他想要找个人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只能先等等第三侦查组的进一步消息了。
    拎着手提包回到五楼自己租房,东野原先给自己煮了一杯拉面解决了晚餐。
    吃面的时候,他手机看了下自己留给警视厅的银行账户——通缉赏金果然还没到账,估计还真要等满七个工作日。
    真是的...
    那么点钱留着能吃利息吗?
    东野原心中吐槽,吃完面后像是平常登录了个常上的兼职app刷了下,找找有没有周六周日两天合适的兼职打工。
    他滑动了没几下屏幕,一个后天工资日结的[展览会侍应生]的招人信息就一下子跃入了他的眼帘。
    工作时间:周日。
    工作地点:港区台场私人别墅。
    工作内容:迎接来客,服务晚宴,展览会开始前可结算日薪自行离开。
    工作要求:身材五官出色优先,形象好气质佳优先,能力者优先.....
    这是招侍应生还是男公关啊...
    东野原看到第四条,虽然知道说的就是自己,心中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下...
    但他吐到一半又憋了回去。
    因为他看到了第五条。
    工作薪酬:
    每小时一万円,
    小费另算。
    是他平日打工时薪的十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