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跳蛋HH(2)

    耿璇子假装没有快递这回事儿,李斯骆也不提,先开开心心出门吃饭,回家了要怎么闹再说。
    得益于自小认识的关系,他们俩之间熟稔得有些话压根不必说。比如耿璇子不吃带刺的鱼肉,比如两个人都不喜欢在公众场合过于亲密,更别提在非自己领地内进行私密活动。
    晚饭后,两个人又手牵手去超市,李斯骆说有些东西得添置,比如她的卸妆巾漱口水之类的。
    当然,回到公寓的耿璇子将袋子里的东西一直归位后,还发现了——
    “李斯骆!这玩意放哪啊。”
    她面上微红,对上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的男人的眸子,抿了下唇,指了指桌上的盒子。
    “放哪?”李斯骆声音微扬,逗弄她的心思很明显,“你拆出来,然后呢,浴室放几个,书房放几个,唔……客厅也可以多放几个,剩下的就放卧室吧。”
    刚从浴室里出来,李斯骆松松垮垮套了个短袖,领口有几处水渍,黑发微湿,靠在墙上侧目看她,眼睛好似也是湿漉漉的,一层水汽。
    说话间,他直起身子,径直走向她,鼻尖似乎闻见他身上隐约的湿气。
    “……做你的春秋大美梦!”耿璇子微恼,看着他大步走来,下意思往后退,但被轻而易举抓住手腕,下一秒整个人便被他拉进怀里。
    李斯骆凑近她耳边,气息温热,语气认真:“你想要玩玩具吗?”
    ……
    …………
    其实,耿璇子很宠李斯骆的。
    应耿璇子的强烈要求,卧室里只点着一盏橙黄的床头灯,光静静洒在半张床上。
    换上新被单的床上,姑娘不着一丝的身体白得发光,相交的两条腿又长又直,胸前臀部都有料,其余的地方触感细腻,苗条又不过分清瘦。
    耿璇子贝齿死咬着下唇,眼眶已经红了一圈,面上连着脖子也是一片粉色。她的双腿交错着,情不自禁地蜷起,又被一双外来的大掌握住脚踝,残忍地使力拉下,两腿之间的乐园门口,一条粉色的线从内绵延出来,穴口一缩一缩地吞吐着,周围一片亮晶晶的花液。
    那玩意儿潜入她的花园,似乎是闷着脑袋四处冲撞,硬要进入到深处,毫无章法地四处碰壁,让耿璇子呜咽了几声,无奈脚踝被固定,她无助地轻轻摆了摆自己的臀部,眯着眼睛看向床位的人,可怜兮兮地求:“斯骆……”
    随着她的动作,两腿间的风景被白皙的大腿遮住,若隐若现,反而多了几分诱惑。
    李斯骆眸子深了深,喉结上下一滚,指尖缓缓沿着她的腿往上划过,哑着声:“干嘛。”
    他指尖划过的地方,像是点燃了烟花的引线,情绪迅速高涨,被触摸过的地方发烫。
    耿璇子觉得身下又不自觉地吐出一泡水。
    “啊……”
    李斯骆抬眸,伸长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松开咬死的下唇,另一只手指下动作不断,再一敛眸,正好看见她适当好处的阴皋饱满,稀疏的毛发下粉色的花园,不可自控地吐出一小股水,软肉收缩时竟然将他塞进去的跳蛋推出小半颗,小小的顶端被两扇不停缩放的小门掩住,又露出,卡在穴口处,异物感浓烈。
    “嗯……斯骆,斯骆……”
    李斯骆伸长手指,抵住那颗塑料玩具的一端,轻轻往里推。
    “啊……停下来……”
    震感浓烈的粉色玩意被她吃进去,连带着他的手指也探进甬道,温度高得吓人。
    李斯骆深呼了一口气,在她体内的手指微曲,直愣愣地在她的道壁上划拉一下。
    “啊嗯……”
    耿璇子身子抖得厉害,跳蛋被李斯骆的手指推到深处,后者竟又调高了一个震动频率,随着他抽出手指,又坏心眼地轻轻用手掌拍了拍她的穴口,突出的一点本就充血通红,被如此刺激,耿璇子自然承受不住,呜呜地就攀上高峰。
    而李斯骆静静地看着她失神的模样,伏低身子咬住她的下唇,覆在她身下的手指勾出置于体外的细线,猛的往外一拉。
    “呃!……”
    跳蛋被拉住,跌跌撞撞被摔到一旁,极速摩擦过甬道,快意无限。
    而还没等耿璇子反应过来,李斯骆便给自己带上了避孕套,抬高她的腿,直冲而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