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ňρяoùщěň.čoм 醒来

    次日。
    耿璇子突然感觉下巴被人轻托,脸颊隐隐有瘙痒的感觉袭来。
    她皱着眉,偏过脑袋躲避,但痒意一直追寻,偏要把玩她的脸。她紧闭的眼睛,气急败坏地踹了踹腿,感觉似乎踹上了什么玩意儿,听见身边传来一身闷哼,但脸上的手总归离开。
    耿璇子正舒展眉头,又要陷入困意中,却感觉一只温热的手掌探入衣服内,轻轻揉弄起她的胸。
    “呃……”女孩子从喉咙溢出来的呻吟带着困意,白净的脸上,一双眼睛紧闭,眼角困出泪花。
    李斯骆的动作很轻,有意无意地扫过她的尖端,感受着指尖下一点点变硬,笑了。
    “你干嘛啊?”耿璇子起床气有点大。她气极,撒娇似的哀嚎一声,微眯着眼睛,将李斯骆使坏的手从衣服里赶出来。
    李斯骆很顺从地抽出手,伸长手臂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
    昨晚胡闹得很晚,耿璇子是被他抱着到书房的,坐在书桌上看着他将她之前睡觉的小床拉出,仔细拼好后,几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掀了她身上围着的浴巾,将赤裸的她环在怀里,两人坦诚而眠。
    此时,李斯骆是坐着靠在墙上,上身赤裸,下身倒是套了条裤子。他这一揽人的动作,直直让耿璇子贴着他的身子,冲脸便是他线条好看的腹肌。ℝοцщёη8.©οⓂ(rouwen8.com)
    耿璇子:“……”
    清醒了。
    但好像又没有完全清醒。
    耿璇子眨眨眼,脑海里是一片浆糊,神差鬼使间,居然伸出了舌尖,轻轻的,在他腰侧舔了一下。
    随即边感觉到身旁的人身子一僵。
    耿璇子迅速回神,慌乱地从他怀里退出,一脸装傻地要跑去浴室洗漱,但身旁的人被撩拨后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她只觉身后一阵动静,随即她的手臂被李斯骆抓住……
    少不了一顿酿娘酱酱。
    ……
    结束后,李斯骆陪她去洗漱,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环住手臂,肩部瘦削挺拔,漆黑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
    耿璇子透过镜子跟他相视。
    “你很早就醒了吗?”她含住一口水,问。
    李斯骆:“还好,收拾了卧室的床单。”
    耿璇子:“……”
    安静。
    “突——”
    她低头,吐掉满嘴泡沫。
    李斯骆突然开口:“今天没课?”
    “嗯?嗯嗯!”
    “别去学校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耿璇子莫名觉得他眼神恹恹,身上居然多了几分戾气,“昨晚……有视频发出来了,学校里少不了八股,没必要去被人关注。”
    昨晚。
    耿璇子思索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是戚飞语告白那事。
    但是她的重点抓的有点偏。她发现她还没有跟李斯骆解释,昨晚争执完就……。
    耿璇子抽了一张洗脸巾,打湿。
    “我跟戚飞语,他从来没有透露过他喜欢我。”她抬眸,从镜子里撞上他的眼睛。
    李斯骆看了两秒,松开手走上前,接过她手上攥着的洗脸巾,帮她轻轻擦拭脸,应了一声。
    耿璇子被鼓励到,便接着说:“我觉得他并没有喜欢我。”
    “嗯。”李斯骆没有看她,语气间平静得不太寻常,“他知道你不喜欢他。他想要的是热度而已。”
    “啪。”
    洗脸巾被丢进垃圾桶。
    李斯骆双手捧着耿璇子的脸,缓缓凑上前,双眸中只有小小的一个她。
    怜惜,没有欲望的亲亲,吻上的一瞬间,耿璇子莫名颤了颤身子。
    一句话在两个人的嘴中吞咽:
    “这件事,我去解决。
    “不用担心。”
    “好。”
    首发:yǔzんàíωǔ.ρ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