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前戏(H)——真以为我不敢干你?

    对于身侧不住扭来扭去,还时不时伸手试探要“帮他”的姑娘,李斯骆头疼得要死,只能绷紧了身体和神经强迫自己入睡。
    直到身下硬得发疼的东西被一双又软又凉的小手握住。
    李斯骆在黑暗里猛地睁开眼睛,翻了个身压在她身上,咬住她的唇,有些气急败坏地吐出一句:“耿璇子,别睡了。”
    “……”
    身上裹着的被子被他掀开一角,他掌心温烫,贴住她的腰,钻进她的短袖里,指腹下滑腻的皮肤让他忍不住摩挲了几下,引起她不住的颤栗。
    “真以为我不敢干你?”李斯骆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分开她的双腿,跪在中间,眼睛亮得惊人。
    耿璇子盯着他,偷偷咽了口口水,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用力往下带,去亲他,不怕死的:“来啊。”
    床头那盏微弱的小灯被点亮,李斯骆伸长了手臂,拉开床头柜最下边的柜子,“啪嗒”丢了盒什么玩意在她身侧。
    耿璇子定睛一看。
    操。
    避孕套。
    “你……你不是说没有吗?”耿璇子脸上起了红晕,看着他直起身子,利落地脱掉上衣,裸着的上身精瘦有力,腹部的肌肉正好,人鱼线若隐若现。
    灯光微微洒在他一侧,他脖颈上的小痣性感得要命。
    李斯骆定定看她,轻笑了一声。
    “给你机会了,怕你后悔,所以不干你。”
    “然后,你还撩拨我。”
    “……”
    李斯骆不等她反应,俯身亲了亲她的嘴角,将她身上的衣物往上推。
    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雪白的肌肤滑滑嫩嫩,可爱得让人爱不释手。
    缓缓的,一抹耸高的浑圆出现,直至整个映入眼帘。尖端上粉色的一点在他的注视下,慢慢充血涨红,颤颤巍巍立起,勾人得很。
    李斯骆没有跟她客气,低头就叼住一颗。
    另一只也没被他冷落,他的大手正好盖住一只。软得不像话,还容许在他的大掌里被揉扁搓圆,随意变化。
    太……太刺激了。
    身体里腾升出一股异样,耿璇子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垂眸看着他的脑袋在自己胸部上,明显能感觉到尖端被吸允,被细细啃咬,后背顺起一股酥麻,身下的某处也慢慢泌出蜜液。
    “嗯……李……李斯骆……”
    李斯骆憋得难受,听她情不自禁的声音,心情极好,又想起她今晚不知死活的撩拨,一时兴起,手指慢慢摸向她的下身。
    很轻易地探进她的内裤中,摸到一手滑腻。
    “湿了,宝贝。”
    他的声音哑的厉害,明明言,又充满诱惑和调笑的语气让她不免再度沦陷。
    花瓣娇嫩,花蕾不禁吐出一股又一股的露水,对于外来手指的侵犯又感知若渴,一缩一缩的像是主动将他吸进。
    李斯骆没有让她失望,修长的手指撑开花瓣,缓缓地向前挤进。
    甬道太窄,软肉不住地赴向进入身体的外物,想要将前者推出,却毫无作用。
    “嗯……”
    李斯骆眼睛也红了,抬眸看见身下的姑娘仰着脑袋泫然欲泣,弯了嘴角,在她体内的手指坏心思的微弯,戳在她某处软肉上。
    “啊……”
    不出所料,耿璇子刺激得叫出声,嫩白的脚趾微蜷,眼角一颗眼泪顺势滚下。
    李斯骆却不给她喘息的机会,连连戳着她那一处,身下“咕叽咕叽”的水声响起,透明的液体沿着他的手指缓缓往下流,耿璇子受不住,搁在枕头上的脑袋微晃,不住地喊他的名字。
    “李斯骆……斯骆,别……别这样啊……”
    别这样?
    李斯骆手上速度增快,坏心眼地撑起身子,一口叼住她的耳垂,轻咬:
    “给你点颜色瞧瞧。”
    李斯骆的语气太过色气,加上身下不住的刺激,她……
    “啊……”
    耿璇子泄了个彻底,躺在床上喘起,抬脚轻轻踹了他一脚,眼角通红:“不要了,李斯骆。”
    好累。
    “不要?”
    李斯骆坐直,坏心眼地抽出自己的裤子,在她的目光下释放了自己,拆了那盒避孕套,给自己的小兄弟套上一层。
    “不要?”
    他伸手抓住她有意后缩的脚腕,轻笑了一声,使了劲将她往自己身下拉:“不是要帮我?怎么只顾着自己爽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