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为什么不抱着她睡觉啊?

    这是耿璇子第一次上……不是第一次在他的床上睡觉,却是第一次跟他躺在同张床上。
    虽然之前她偶尔留宿时会自己老实去书房睡他那一只其实跟单人床差距不大的沙发,但有时,她不小心在客厅睡着了,醒来时则是浑身裹着绵软的被子,在他床上瘫得实实在在。
    李斯骆闭眼躺在她一侧之前,将她身上的被子捻好,把她塞成一条肉卷,自己则从柜子里捞出另一床被子,浅浅盖住。
    “睡觉。”他淡淡。
    耿璇子在黑暗里眨眨眼睛。
    就,刚刚在浴室帮她清理的时候,还,还忍不住又fingerplay了一次,怎么现在就!这么!冷漠!
    她咬了咬牙。
    今晚跌宕的经历显然有些荒唐,李斯骆却好像只是随手一帮,好像只是平平常常帮她写了次作业一样。
    她开始胡思乱想,抓紧被子,任凭思绪飘散。
    良久,耿璇子轻轻开了口,略带哭腔:“李斯骆。”
    “嗯。”
    意外的,他答的很快,这让耿璇子一瞬间失了语。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情绪,身旁的人悉悉索索了一声,好似是翻开了自己身上的被子,径直坐起,伸长手臂,“啪”的一声打开了房间的灯。
    一时间,屋顶的大灯大亮,将每个角落的黑暗驱逐。
    耿璇子也在一瞬间被突兀亮起的灯刺到,紧紧的闭上,蹙了眉:“关灯啊!”
    下一秒,她感觉她的眼睛上覆着温热。
    她有些猜测,紧闭的眼睛试探性地张了张,像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在他手心里微挠,挠得他心尖也痒。
    “哭什么?”
    李斯骆的声音微哑。
    “没有……”
    耿璇子有些心虚。
    面前是一片暗红色,耿璇子眼睛微眯,感觉眼上的大掌渐渐松开,从五指间的缝隙里透进光线。
    光线慢慢增多,直至她水润有神的眸子对上他漆黑的眼睛,李斯骆才松开她。
    他是一手撑着半边身子,半躺在床上的。确保她适应了光线,他便坐直了身子,手下意识伸向床头柜,拉开。
    摸出一盒烟,丢到床头柜上。
    也没再动。
    耿璇子侧目,看着他逆光的脸,棱角分明,半边隐匿在另一侧,微抿着唇,没什么情绪。
    她跟他认识这二十年来,早该明白他就是个面上冷淡的人,一时间也猜不着他的心情。
    “你不高兴吗李斯骆?”耿璇子双手抓着被子的角,语气嗡嗡。
    李斯骆回头看她:“想抽烟。”
    耿璇子回绝:“那不行,你抽,我就告诉你妈!”
    “……”
    “……”
    两个人相视无言。
    李斯骆轻叹:“你怎么不高兴?”
    他是知道她悉悉索索不睡觉,是不太高兴。
    耿璇子扭捏了,躲闪着他的目光,哼哼唧唧道:“你说你喜欢我,对吧?”
    “是。”
    李斯骆回答得很快,耿璇子心里无端高兴了些。
    “那我们,我们……”耿璇子舔了舔唇,还没纠结到底该怎么定义他们的关系,身边的男人却哼笑了一声。
    “男女朋友,有问题?”
    耿璇子:“……”
    没有。
    她开心死了。
    李斯骆盯了她一会儿,翻身关了灯,又躺回原位:“没有就睡觉,明天送你回宿舍。”
    “……”
    耿璇子噎住。
    她从被子里扑腾着出来,腾出两只手抱住他的手臂,将脑袋埋在他手边,柔软的头发蹭过他的手臂。
    “为什么不抱着我!睡觉!”
    “……”
    李斯骆沉默了两秒。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她身侧响起。
    “老子硬着难受。”
    唉,什么缘更。
    挺上头的,写这个。
    本应该准备的新文搁置了好久,已经不想写了←←
    厚脸皮要珠珠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