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帮他纾解(H)

    对于耿璇子来说,他的喜欢,就像天上掉了馅饼,哐当把她砸昏了头。
    她只是傻傻地“啊”了一声。
    “啊什么。”李斯骆喉结一滚,一声闷笑从中溢出,含住她的耳垂轻咬,大掌握住她的手,掌控着自己,慢慢纾解,“先……帮我,嗯?”
    耿璇子耳朵敏感得要命,脑子微偏要躲开他的唇,却被他又轻咬了一口,“嘶”了一声,才觉得耳垂上的湿热离开。
    耳朵湿漉漉的。
    耿璇子脸红,手下的触感又太过真实,炙热坚硬,尺寸也不容忽视(?),手心渐渐沾上濡湿。
    她垂眸扫了一眼,白嫩的手与他那里的颜色,对比鲜明。
    李斯骆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肩上,带着她的手上下撸动,速度渐渐加快,闷闷地哼了两声,性感得要命。
    “叫我。”他的耳尖也是通红,说话极快,怕过多泄露了自己的情绪,吓到姑娘。
    李斯骆的房间,只开着床头柜的小灯,四周渐暗,唯独看清对方的表情。心脏跳得欢快,如擂鼓;脑子里一根弦紧紧绷着。
    抱着她的男人的怀抱如火,滚烫;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赤裸的肩部上,将她的心提了又提。
    逼仄的环境中,耿璇子只能听见自己刻意放轻的呼吸和他刻意忍耐的沉闷声。
    耿璇子咽了咽口水,轻声:“……为什么,不跟我做呢?”
    做的话,会比现在舒服一些吧?会更快缓解他的难受吧?
    李斯骆动作微顿,抬起脑袋看向她认真的眼眸,不知道该不该笑她傻。
    “你真就这么喜欢我?”
    手下的动作没有停下,还在缓缓进行着。
    耿璇子闭上眼睛不敢看,胡乱地点点头:“你……你快一点啊!”
    “下次,下次你就没机会跑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响,随即耿璇子只觉得面上有温热的气息,下一秒,她的齿唇被攻占。
    对方很利索地撬开她的牙关,抵着她的舌,轻轻扫过她的口腔。
    手下的动作已经飞快,耿璇子只觉得手臂渐酸,但只能被动地承受着李斯骆从未展现出来的霸道。
    强势,霸道,占有欲。
    她还不知道,李斯骆在她面前掩饰了多少。
    也许,以后她会深刻明白的。
    现下,李斯骆空闲的大掌握在她修长的脖颈后,微微往自己的方向压,不容她有丝毫退缩地再一步侵占,嘴上也不留情面:
    “刚刚,爽吗?”
    手心一片濡湿,与他的东西亲密接触,迅速摩擦,只觉得发麻;手背被他的大掌覆着,滚烫。
    他的动作好像没有章法,让耿璇子不得不转移注意力到手下,但嘴上的掠夺同样不容忽略,一时间瞻前顾后,忙得她崩溃。
    夜间的玫瑰花蕾,悄悄的,情不自禁吐出一泡花液。
    “……”
    李斯骆声音哑的厉害:“说话。”
    他轻轻掐住她的脖子,只听她在唇齿交缠间嗡里嗡气吐出两句话。
    “嗯……李斯骆,你好麻烦……”
    “我好喜欢你呀……”
    只一瞬,李斯骆脑海一片空白。
    耿璇子的手心,衣服上,尽数溅上他的东西。
    刚刚来po还不太熟悉,不太清楚跟大家沟通要写在哪里,就先写在这边了。
    写无脑小甜文真是上头呀,希望大家喜欢,看得开心。
    这本缘更哦,什么时候写了就会发上来,啾咪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