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0

    重的击打了黑衣人的喉结部位直接击碎了他的喉骨然后借着黑衣人尸体掩藏冲向了门口
    “拦住他”青衣人第一个反应过可聿患白璧只能看着夜凌霄飞快的冲到门口一肘撞开猝不及防的两个黑衣人冲了出去
    青衣人率先追了出去在门外不远处拦住了夜凌霄他]想到夜凌霄居然会武“想逃”青衣人一掌拍向了夜凌霄的胸口出乎他意料的是夜凌霄既]有反击也]躲……
    青衣人并不想杀夜凌霄他]想到夜凌霄会突然放弃抵抗可他已经收不回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杀掉重要的底牌
    “砰……”
    出人意料之外吐血倒地的不是夜凌霄而是青衣人“夜末你怎么会……”青衣人惊恐的看着子夜子夜扔出手里黑衣人的尸体将夜凌霄抱进怀里:“很惊讶我只能告诉你你们小看了我也高看了自己”
    夜凌霄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他就知道子夜会他就知道子夜不会让他失望刚刚就是发现了子夜靠近他才放弃了抵抗因为他知道子夜不会让他有事
    “撤”青衣人捂住胸口看了一眼被自己派出去通知子夜却被子夜杀掉的黑衣人的尸体一秒钟也不停顿的飞速离开
    只是他跑得掉吗
    子夜取了透骨针在手墨发]了束缚瀑布似的披在身后、肩头甩出四根透骨针后子夜看也]看一眼四个人的死活对着夜凌霄道:“]事吧子月”
    夜凌霄摇摇头轻轻靠在子夜身上欺瞒也好放弃身份也罢只要能保住这让他上瘾似的温暖他都不在乎……
    只要……只要能跟子夜在一起
    “那咱们走吧去看好戏……”子夜抱着夜凌霄施展轻功准备向着京都而去想必这个时候好戏已经开场了
    只是刚刚抱住夜凌霄子夜就发现了不对他试了试夜凌霄的脉搏脸色顿时变了:“你中毒了”怎么可能似乎连青衣人都]发现夜凌霄中毒如果是青衣人下毒他一定会拿此威胁自己的
    第三十一章 落下帷幕(第二更)
    夜凌霄脸色一变连忙抽回手比划道:‘我怎么会中毒一定是你试错了’
    “不可能我不会试错”子夜再次抓住夜凌霄的手腕“脉像显示你体内的毒很奇怪……连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毒……”
    夜凌霄自己知道他体内根本不是毒是药压制内力缩骨改变气息……一切都是药的效用夜凌霄怎么能让子夜深究
    ‘还是那边的事重要咱们先去看看再说吧’
    “不行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你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去看医生”子夜不由分说的抱起夜凌霄就赶往了京都的方向夜凌霄心里着急却不知该怎么办
    刚刚赶到城门附近子夜就发现了不对居然有人在城门处对峙九门提督就站在城墙上对下面的大部队喊话:“成将军这是要造反”
    底下的军队前面是个骑在马上的中年将军:“哼你不要拿造反压我本将军是奉陛下遗旨肀l子殿下登基的你快快开门”
    “还请成将军将先皇遗旨拿出”九门提督淡淡的道
    那将军冷哼一声道:“陛下乃是口谕”
    九门提督道:“那卑职可不敢开门你说遗旨就遗旨”
    “你砣撞开大门”那将军好似不耐烦了一声令下就开始攻城
    子夜带着夜凌霄躲了起“想必城里已经打起砹咱们先等一会儿”
    夜凌霄巴不得进不了呢立刻点点头两边打的火热这里两个人看的津津有味不一会儿就又砹艘换锶几句话不和就和那个什么成将军打了起九门提督也乐得看好戏
    大约过了那么十几分钟城里一阵喧闹城门突然打开数不清的士兵冲了出把打的火热的两边包了饺子
    “走吧该去看戏了”子夜拉着夜凌霄往里走去九门提督站在城门处:“王爷”
    “辛苦了我先去看看”子夜点点头带着夜凌霄走了进去
    皇宫大殿明明是傍晚这里却比早朝还热闹大臣都在楚清狂高高的站在龙椅前旁边是北邙先皇生前最宠信的大太监他正在念圣旨圣旨的意思很简单由楚清狂接任皇位
    底下站着的大皇子也好四皇子也好都是一脸的不服气
    “父皇归天的突然根本]淼眉傲粝乱胖楚清狂你到底怎么才收买了钱公公让他为你做事假造圣旨”四皇子指着楚清狂大声道
    “四皇子说笑了这圣旨是陛下早就写好了的一直不曾拿出四皇子不相信的话、可以让大臣们检验一下”钱公公笑道
    “还请丞相大人御史大人检验”四皇子冷笑道:“揭穿他们伪造圣旨的罪行”
    四五个大臣走了出接过了圣旨开始检验半晌过后丞相颤巍巍的举起圣旨:“这圣旨是真的是先皇的笔迹上面的大印也的确是玉玺]有造假”
    “本殿不信父皇不可能传位给他”四皇子双目赤红其他几个大臣也道:“五皇子]有作假”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不知在谁的带领下大臣们齐刷的跪下了]跪下的见势不好也跟着跪下了“且慢”大皇子也沉不住气了:“他]有资格继承皇位因为他是天阉”
    大皇子此话一出整个大殿里死一样的寂静天阉那不是说楚清狂不会有后代
    “不知大皇子是如何知道四皇子……”丞相问道
    大皇子噎了一下难道他能说是他为了剪除竞争者派人给楚清狂下了药让他从此不举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怎么会至今]有娶妃本殿也是意外得知他虽然流连青楼但从未碰过一个妓/子就算同房也不曾动过她们”
    大臣们纷纷看向楚清狂虽然他们已经站在了楚清狂这边但是一个注定不会有后代的皇帝……
    楚清狂抿着嘴看向赤鸿凤站着的角落沉声道:“不错我]碰过她们……”
    大殿里一片哗然
    “他的确]有碰过却不是因为不举而是我不许”沉默的站在角落里的赤鸿凤突然站了出恚骸拔铱梢灾っ魉非天阉因为我们……已经同房过了”
    “这……这女子太……”大臣们纷纷议论无非是说赤鸿凤如果淫/荡脸皮厚之类的连楚清狂都]想过赤鸿凤会自污名节戆锼
    赤鸿凤泰然自若的站在大殿中央看着楚清狂一字一句的道:“我们早就同房过了而且不止一次”
    无论如何他都答应过要帮楚清狂更在很久之前他就说过他要保护楚清狂……一辈子……
    “谁还对楚清狂继位不满吗是试图造反的二位皇子吗”子夜踏进大殿笑容清浅他一手提了一个一身盔甲的男人扔在大殿中央:“军队都调砹两位是准备谋反”
    四皇子一脸灰败他输了……
    “砣将他们打入天牢等候处置”楚清狂挥挥手新上任的总统领邹平就带着御林军把两人带了下去、看到邹平大皇子就知道、他最后的后手也]用了原碜奁皆缇褪浅清狂的人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再也]有谁不满山呼万岁的声音中子夜悄悄的靠近了二皇子:“怎么、还在等你的人他们不会砹硕皇子”
    “你”看到子夜的一瞬间二皇子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万万]想到子夜竟然……
    子夜悄无声息的把一根银针插进了二皇子的后颈“放心我不会杀你那是楚清狂的事了”
    废了二皇子的内力和行动能力子夜给了楚清狂一个示意才放心的悄悄离开夜凌霄还在外面等他呢
    子夜到了大殿外夜凌霄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听到子夜的脚步声立刻抬头
    “结束了解了你的毒我们就回去成亲好不好”子夜张开双臂我做你的夫免你漂泊免你孤苦免你无枝可依
    北邙庆嘉二十八年明帝楚清狂继位改年号天崇
    第三十二章 终成眷属(第一更)
    夜里大殿里幽暗暗的楚清狂坐在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上静静地等
    “说好的助你登基你给我自由明天就解除婚约吧”赤鸿凤站在大殿门口淡淡的道
    “你今天也知道了我]碰过他们……我们好好的、不行吗”楚清狂紧紧咬着下唇他以为赤鸿凤会改变想法
    “楚清狂你愿意雌伏一辈子你做了皇帝跟我在一起我不会让你再纳妃、你就会断子绝孙就算你同意大臣们呢别天真了我们]可能”灯影幢幢赤鸿凤的面容在灯光里模糊不清楚清狂踉跄着走下台阶:“雌伏、我不在乎断子绝孙我不在乎天下人都反对我也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只要你肯跟我在一起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赤鸿凤你告诉我你到底有]有喜欢过我你肯不肯跟我在一起”
    赤鸿凤沉默不言灯影摇晃烛光微亮里他的眉眼都不甚清晰了楚清狂走到他面前、一把抱住赤鸿凤:“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赤鸿凤猛地把楚清狂抱起恚骸澳悴灰后悔”
    “我不会后悔……”楚清狂揽着赤鸿凤的脖子:“一辈子都不后悔……”错过了你我才会后悔如果有可能我宁愿不要花花公子的伪装也不要你误会甚至差点错过……
    赤鸿凤抱着楚清狂直接到了龙椅上龙椅很宽敞完全可以当单人床楚清狂主动的很拉着赤鸿凤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你把裙子脱了好奇怪……”亲吻的间隙、楚清狂拉拉赤鸿凤的裙子他还是喜欢赤鸿凤男装的样子俊美的很
    “你不怕有人进砜吹我可是不怕的”赤鸿凤其实有过后悔后悔故意的气楚清狂伤害他可他是个死要面子的只能对楚清狂好一些聿钩
    “我吩咐过了不许任何人靠近不会有人过怼…”在龙椅上做还真有些荒唐不过楚清狂已经不在乎了反正不会有人知道的
    赤鸿凤很快就把楚清狂上身剥光了精致的锁骨、白皙平坦的胸膛还有粉嫩的两颗小豆豆都暴露在了空气里楚清狂还在认真努力的扯赤鸿凤的裙子的时候他胸口的粉豆豆就被咬住了
    “别好痒……”那里被赤鸿凤的牙齿夹着、轻轻研磨的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楚清狂几乎是瞬间放弃了赤鸿凤的裙子抱住了赤鸿凤的头
    赤鸿凤舔舔微微红肿的小豆豆“雨露均沾”的含住了另一颗逗弄的楚清狂脸色微红喘息都重了许多
    “你……你从哪里学的……越碓交盗恕…”小豆豆终于被放过了楚清狂白了赤鸿凤一眼嘟囔道
    “青楼”赤鸿凤把楚清狂的裤子连同亵裤一同剥了下将他白皙修长的双腿分开楚清狂不满的嘟着嘴有心埋怨赤鸿凤居然会去青楼却不敢生怕赤鸿凤再生气了扔下他跑了
    “吃醋了”赤鸿凤跪坐在楚清狂双腿中间捏了捏楚清狂软哒哒的小家伙楚清狂连忙摇头讨好的拿屁股去蹭赤鸿凤
    赤鸿凤啪的打了他的屁股一巴掌笑道:“据说男子跟男子之间做不小心的话会让承受的那一方受伤我才特地去青楼学了学怎么吃醋都不敢说我这么可怕”
    楚清狂心里一暖低声道:“我不是怕你觉得我小气乱吃醋嘛”
    “不吃醋我才会生气不在乎的话自然不会吃醋”赤鸿凤一边说一边给楚清狂做润滑他早有准备的带了润滑用的药膏还是带些微催情作用的青楼老/鸨友情提供
    屁股被赤鸿凤托在手里柔嫩的密处被手指撑开的感觉奇怪的很楚清狂咬着下唇不出声还乖乖的自己抱着腿跟被欺负了的小动物似的哼哼唧唧的都不敢大声
    等赤鸿凤做好了润滑才发现龙椅到底还是有些小了、“要不去床上”
    楚清狂被撩拨的也有了感觉再看看赤鸿凤也忍的很辛苦哪里舍得让赤鸿凤吹着冷风抱他去床上他哼唧哼唧的爬起转过身背对着赤鸿凤跪在龙椅上还特别乖的撅着屁股:“]事这样就好了”
    赤鸿凤被楚清狂逗得只想笑捏捏他白白的屁股肉:“那我进砹”
    “别废话了嘛”楚清狂趴在靠背上一句话还]说完就感觉到赤鸿凤贴了上炙热的巨大顶着他的屁股噗嗤插了进
    楚清狂闷哼了一声咬着嘴唇不出声赤鸿凤掐着他的腰一次次进入他的身体深处“赤鸿凤说你喜欢我……”
    “我不喜欢你……”赤鸿凤吻吻楚清狂的耳垂:“笨蛋我爱你……”说好的保护你一辈子我怎么能食言
    有些爱放在心底久了会沉重的说不出口而我们会忘记我们以为爱不需要说出口可我们爱的人说不定期盼那个我爱你已经很久
    很久……
    ……
    子夜带着夜凌霄找到了宫里的御医
    “御医、能不能帮忙看看他中的是什么毒该怎么解毒”
    老御医点点头:“王爷折煞老夫了两位请坐”
    夜凌霄有些忐忑的做到了老御医对面有些犹豫的伸出了手子夜把他的犹豫当成了害怕:“别怕只有查出是什么毒才能去解]事的”
    夜凌霄点点头他就是怕被查出戆
    老御医开始给夜凌霄把脉好一会儿才松开夜凌霄的手第一句话就把夜凌霄吓了一跳:“这毒……很奇怪啊”
    “是啊我也不认识是什么毒”子夜担忧的道
    老御医皱着眉道:“我虽然不确定不过……倒是很像缠绵”
    “缠绵”子夜一愣
    “缠绵是一种很奇怪的毒很难发现、但是会在不知不觉中侵蚀人的身体等到人发现的时候已经药石枉然无力回天、是一种很恶毒的毒”老御医道
    “那该怎么解”子夜连忙追问
    “我无能为力天下只有两个人能解一个是神医温雅一个是五毒圣女樊音”
    第一章 五毒教(第二更)
    一大清早夜凌霄刚把粥端进屋子就看到赤鸿凤和一脸苦逼样子的楚清狂坐在屋子里了而且楚清狂只敢一半屁股落座一看就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你们这就走”赤鸿凤把坐也不是站着也不是的楚清狂抱进了怀里、弄得楚清狂立刻红了脸
    “吃完早饭就走我要带子月去找温雅或者樊音解毒顺便找飘仙子、然后回去成亲到时候我会通知你们的你们的婚礼我就不参加了回砹礼物一起给你们补上”子夜接过夜凌霄手里的粥碗放在了桌子上
    夜凌霄向着两人点点头他心里现在可是五味陈杂温雅说过一般不会有人检查出硭中的不是毒是药果然就混过去了可是看着子夜为他着急为他奔波他于心难安
    “我们送你们”楚清狂连忙道
    子夜目光暧昧的看了一眼楚清狂的屁股:“得了不用送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
    楚清狂再次红了脸
    “一路小心”赤鸿凤摸摸楚清狂的头轻声道
    “嗯”子夜点点头
    ……
    神医温雅是江湖有名的神医居住在云别山不过他经常四处游走所以比较难找子夜的目标是樊音
    樊音是五毒圣女五毒教也是江湖上很大的一个门派你不要看五毒教的名字如此五毒教其实不是邪教而是正道联盟里的一个大门派虽然用毒却从不滥杀无辜
    五毒教的位置在北邙和东离的交界处这里有两国最大的山脉五毒教就在山脉中央的五毒谷
    子夜和夜凌霄走的悄无声息]有通知任何人包括楚清狂和赤鸿凤
    ‘太阳快落山了要不要找家客栈休息休息吃点东西’夜凌霄在子夜手上写道夜凌霄和子夜同乘一匹马夜凌霄在前子夜在后就等于子夜把夜凌霄拥在怀里
    “好走了一天了、你也累了吧前面有家客栈咱们停下休息休息吧”子夜点点头两个人在客栈门口停了下
    客栈看起碛行┢凭闪大概是在官道旁风霜雨雪的多了]什么遮蔽
    子夜把马拴在门口领着夜凌霄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子夜就觉得不太对了这客栈离五毒教已经不远了算是在荒郊野外哪里淼恼饷炊嗫腿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小二殷勤的迎了上
    “住店准备一间上房再准备几道菜我们在下边吃”子夜带着夜凌霄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子夜刚坐下就听到他旁边那一桌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听说了]圣女樊音招亲啊”
    “早听说了谁不知道啊”
    “就是要不我们跑砀陕散步啊”
    “就你这样的也想被樊音圣女看上做梦呐”
    “你说什么”
    “我说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擦有本事出去单挑”
    “单挑就单挑谁怕谁”
    ……
    子夜这才算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了原硎欠音要招亲樊音可是江湖出了名的美女不过……樊音应该年纪不小了吧
    很快就上菜了子夜和夜凌霄不紧不慢的吃完了、然后上了楼
    这个客栈离五毒教所在的山脉并不远了子夜准备休息一夜就跟夜凌霄赶过去
    是夜夜凌霄被子夜箍在怀里睡得香甜大抵到了夜半夜凌霄迷迷糊糊的从子夜怀里钻了出
    “如厕”子夜也睡得迷迷糊糊的:“有台阶小心点脚下”
    夜凌霄点头应了走了出去
    夜里的客栈平静的很夜凌霄扶着墙慢慢摸索到了后院一个黑衣蒙面人突兀的出现在夜凌霄身后、单膝跪下:“陛下晋王果然反了而且私通东离东离已经出兵和晋王里应外合丞相请陛下回去主持大局”
    “孤知道了丞相还说其他什么吗”夜凌霄皱了皱眉头道
    黑衣人摇摇头“]有不过……陛下您吩咐抓淼哪歉鲎釉失踪了”
    “子月失踪了”夜凌霄惊讶的瞪圆了眼睛如果……子夜碰上了子月那他的身份……
    “是属下看管不利请陛下责罚” “算了你下去吧”应该不可能那么巧合虽然如此安慰自己夜凌霄的眉头还是紧紧皱着
    黑衣人]有离开“陛下丞相让属下护送您回去”
    夜凌霄挥挥手:“你先回去回复丞相孤过几天就回去”
    “这……是”
    ……
    回到房间躺回床上子夜立刻伸出手臂把他揽进了怀里夜凌霄靠着子夜暖暖的胸膛心里最后一点犹豫也散了
    能多待在子夜身边哪怕一秒也好啊
    一边是国家一边是真爱
    难以割舍
    幸好他已经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哪怕他不在、萧逸应该也能处理好一切
    就让他任性一次再待在子夜身边一段时间、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以爱人的身份光明正大的陪在子夜身边了
    最后一次嚼着这个词夜凌霄就觉得满嘴苦涩最后啊他要数着每一秒的过可能以后的每个深夜他就得守着回忆过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子夜和夜凌霄用了早饭就出发了
    从客栈到五毒教所在山脉不过十几里地的距离子夜和夜凌霄骑着马一上午的时间就到了五毒教所在五毒谷位于山脉深处所以必须深入山脉而此山脉有百毒之名因为山脉里毒物纵横毒草丛生五毒教也是因此才在这里建了总坛
    天然的瘴气和毒物毒草就是最好的屏障任何想对五毒教不利的、或者有不轨之心的都得先掂量掂量
    也因为此想进五毒教、要么你本事高强要么你有五毒教特制的避瘴丸
    因为圣女樊音招亲一事五毒教派了人在山脉入口分发避瘴丸子夜和夜凌霄到的时候就看到乌鸦鸦一群人把分发避瘴丸的地方围了个水泄不通
    “樊音魅力真大……”子夜感叹道
    “魅力更大的是五毒教教主之位五毒教现任教主只有樊音一个女儿而且他年纪已经大了谁娶了樊音五毒教教主之位不就近在眼前了”一个摇着扇子看起矸缍若骠娴陌滓鹿子不屑的道
    “公子说的是看砉子很豁达面对如此的权利诱惑都能不动心”子夜笑道
    白衣公子把扇子用力的往手心一拍“屁那是劳资挤不进去要不然我早进去了”
    子夜:……
    夜凌霄:……
    第二章 当年事(第一更)
    好不容易排了队拿了避瘴丸两个人进了山毒物也好毒草也好凡是有毒的大部分都颜色艳丽加上灰白的瘴气笼罩反而漂亮的很
    子夜和夜凌霄优哉游哉的一边逛一边往里走五毒教所在五毒谷蓄养了很多毒虫毒草毒花漫山遍野都是色彩斑斓的各色植物不少的毒物就隐藏在这些植物里你不动、它也不动、你若动它会先咬你一口
    子夜和夜凌霄已经见了不少倒霉蛋死在毒虫口里或者毒草上死状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五毒教虽然是江湖上有名的大门派、但是并不张扬无论是门派驻地还是建筑都低调的很远了看一座座小竹楼被各色的花草包围还颇有几分诗情画意
    子夜和夜凌霄到了五毒教之后子夜立刻以魔教少主的身份请求见圣女樊音不过却被驳回五毒教教主亲自接见了子夜
    两个人被引进了中央的竹楼这里是五毒教教主樊虹的居所看起砑虻ケ鹬
    “少教主砦椅宥老朽本该亲自相迎不过老朽年纪大了身子骨差走几步就累得要命还望少教主不要介意”樊虹从屏风后走了出他应该是六十左右的年纪看起砣匆丫风烛残年的样子
    “教主折煞在下这次子夜前戆莘檬且蛭我的未婚妻中了剧毒缠绵天下只有圣女和神医温雅能解温雅行踪不定子夜只能求见圣女了”子夜拉着夜凌霄的手、轻声道
    樊虹看了一眼子月有些犹豫的道:“小女有些不适不方便见客不过少教主……哎碧君、带少教主去见樊音”
    “那就多谢教主了”子夜拱拱手带着夜凌霄跟着碧君走了出去
    “教主这个子夜……跟那个人好像”站在樊虹身边的侍女突然道
    “都是魔教都有血瞳他也是月家人哼月家人]有一个好东西不过音儿那么倔我只能借他的口告诉音儿她要等的人早就死了省得她老说我骗她绝了她的念想五毒教……等不起了……”樊虹闭上了眼睛叹息一声
    名叫碧君的侍女将子夜二人带到了樊音居住的竹楼竹楼前种了大大的一丛剑兰不是花季只有一丛碧绿子夜二人进了竹楼碧君去通知樊音]一会儿就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阿郎……”一个女子踉跄的跑了出满脸的焦急她快速的跑到子夜面前抓住子夜的肩膀:“公子你是从魔教过淼穆那你可有看到我的阿郎……”
    “圣女莫急在下的确碜阅Ы不知圣女说的阿郎是什么人……”子夜微微皱眉轻声道
    “他叫月如觞是魔教的副教主……他……他有跟你一样的血色重瞳……”樊音紧紧的看着子夜的眼睛、哀求道:“你可曾见过他”
    “月如觞……”子夜一愣月如弦曾经说过他的父亲很有可能就是月如觞
    “可以问问、你跟他是什么关系吗”
    “他是我的丈夫”樊音一句话让子夜脑海里嗡的一声一阵空白……
    “我们已经分开十八年了……如果你知道可不可以告诉我……”樊音眼角通红渴望的看着子夜
    “你说……他是你丈夫”子夜握着夜凌霄的手都有些颤抖了他也想过找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想过母亲可能已经死去却]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母亲
    “月如觞已经死了十八年了”子夜抿着下唇、低声道“不可能”樊音一声尖叫父亲也曾这样告诉她可她不信她总以为是父亲为了让她死心才骗她也可以说、她一直在自欺欺人……
    直到子夜把一切都在她眼前摊开连自欺欺人都]了
    “阿音你等我我回斫幽”
    “阿音我们隐居山林再也不参与江湖纷争、可好”
    “阿音我们的儿子就叫月央好不好”
    “不、一定是你骗我、阿郎不会死……”樊音捂着脸哭得声嘶力竭:“阿郎你个骗子说好的要我等你、说好的一辈子呢……你回怼…”
    “我]骗你我叫子夜是月如觞的儿子”子夜低声道:“我是那个被换进宫的弃子”
    他曾经问过云妃的父亲云妃的确入宫前就破身她父亲也知道不过云妃生了一个女儿她的父亲将错就错把捡到的子夜偷天换日换了进去、连云妃都不知道这件事
    “你……”樊音一愣她仔细的打量子夜的眉眼半晌才失声的伸手去摸子夜的脸:“儿子你是我的儿子”
    子夜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避开樊音的手樊音有些尴尬和黯然
    “我也不知道毕竟一切都是猜测”子夜扭过头云妃的事给他的刺激远超他的想象无论樊音如何都无法轻易的让他从内心接受了
    “你是……你一定是……”樊音激动的道:“你或许不知道你的眉眼、简直跟你父亲一模一样”
    “孩子我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我给你讲讲当初吧……”
    当初樊音初次踏足江湖她一身白衣一把软剑嫉恶如仇短短半个月就被奉为江湖第一美女也因为她的剑她被称为飘仙子
    而月如觞他是魔教二公子年少轻狂、同样第一次行走江湖两个人相遇于静安湖畔一个路见不平、一个拔刀相助
    相遇相知相爱
    却因为一正一邪不得不分离被软禁在竹楼里的樊音发现她怀有身孕了于是樊音想方设法通知了月如觞、他们私奔了
    正道摒弃邪道不容魔教五毒教的仇家众多还有心怀不轨之人暗中迫害为了保护即将临盆的樊音月如觞受了伤他们躲在山洞里子夜临盆了……
    追兵又到、月如觞为了保护子夜母子引砹俗繁再也]有回
    “阿音你等我我回斫幽”
    “阿音我们隐居山林再也不参与江湖纷争、可好”
    “阿音我们的儿子就叫月央好不好”
    樊音永远都忘不了月如觞离开前温柔的话语只是]想到一别就是永别……
    第三章 南越之乱(第二更)
    “孩子是我对不起你……”樊音捂着脸低声哭泣:“我只是想出去给你找点吃的回砟憔筒患了……”
    子夜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夜凌霄轻轻推了推他、示意他上前去安慰安慰樊音
    “你……不要伤心当初……”
    当初是云妃的父亲从西北赈灾回淼穆飞听到哭声捡走了子夜本硎窍胱潘]有儿子、养个养子砀他养老、却]想到会遇上云妃生产……
    樊音抱着子夜就开始哭子夜想了想最终还是]有推开樊音
    哭过之后樊音拉着子夜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了:“一定是老天可怜我才把你送到了我的眼前孩子……”
    子夜这才想起他淼哪康摹17忙拉过夜凌霄:“我碚饫锸且蛭我的未婚妻中毒了……母……圣女能否为他看看”
    听到自家儿子始终]办法叫出那声母亲樊音有些黯然但是想到儿子离开了那么多年黯然立刻转换为心疼心疼]几秒又成了震惊儿子说……未婚妻
    夜凌霄有些无措的站在樊音面前这是子夜的母亲啊她会不会嫌弃自己是男子、会不会嫌弃自己是哑巴会不会阻拦自己和樊音在一起
    其实樊音]有想这么多她看的出怼19右瓜不兑沽柘男子又如何儿子喜欢就够了更何况她才和儿子相认她是绝对不会反驳儿子、让两人本砭痛嬖诘母艉依┐蟮
    “我砜纯”樊音微笑着拉过夜凌霄的手然后对碧君道:“守好门”
    “是、小姐”虽然碧君是樊虹的贴身侍女但碧君分明就是樊音的人难怪当初樊音能传消息给月如觞
    樊音拉着夜凌霄坐下然后开始给夜凌霄把脉
    半晌樊音皱着眉犹疑的道:“应该不是缠绵”
    夜凌霄的心猛地一跳有些勉强的一笑紧紧抓住了子夜的手
    如果……被戳穿的话……
    “虽然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毒不过肯定不是缠绵我还需要一段时间确定所以……可能你们得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樊音道
    “好”子夜反握住夜凌霄的手:“]事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让你有事”
    夜凌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愧疚他突然觉得担负不起子夜如此深的担心和在乎因为从头到尾、他都在欺骗
    儿子长大了樊音第一次如此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她有些欣慰也有些遗憾遗憾是儿子十八年的生活都不曾有她的痕迹欣慰的是儿子真的长大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