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8

    楚清狂压在身下居高临下的看着脸色酡红的楚清狂赤鸿凤不同于楚清狂他虽然醉了这时也差不多清醒了哪像楚清狂还醉的一塌糊涂
    楚清狂一个劲的哼唧渡上一层水光的粉嫩有些红肿却更加敏感被冷空气一刺激就难耐的很恨不得再被温暖的口腔包裹赤鸿凤却不如他的愿将他两只手别到身后不让他自己碰转头在他脖子上留下一个个吻痕
    楚清狂难受的出砹艘桓鼍16诔嗪璺锷砩喜
    赤鸿凤狠狠的拧了一下那红肿的小豆豆楚清狂立刻委屈的嘶了一声迷离的眼里泪珠打转“乖乖的一会儿有你爽的”
    赤鸿凤剥了楚清狂的裤子摸了摸他半软不硬的下身笑的竟然有几分邪气楚清狂是个]骨气的被赤鸿凤摸了一会儿就舒服的直哼哼赤鸿凤坏心的不让他疏解不上不下的吊着他
    楚清狂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赤鸿凤:“难受……”“想舒服”赤鸿凤挑挑眉扯下楚清狂头上系发的发带聿在楚清狂下身的根部最后顺手弹了弹
    小东西难受的摇头摆脑连带着楚清狂不断的扭动“难受……要嘘嘘……”楚清狂手被别在身后只能扭动身子“别乱动……”赤鸿凤的声音有些沙哑该死的难道他不知道点火要负责灭吗
    “我问你你有过多少情人告诉我了我就让你舒服哦”
    “不知道……我难受好多……”楚清狂泪眼迷蒙的蹭啊蹭完全不知道赤鸿凤被他这一句话激起了多大的怒火
    “很多你还真是厉害啊”赤鸿凤冷哼了一声狠狠捏了一下还在哪里摇头晃脑的小东西捏的楚清狂惨叫一声眼泪立刻决堤了
    赤鸿凤也不怜惜用力拍拍他的屁股:“自己把腿张开”
    楚清狂跟个委屈的小媳妇似的吸溜着鼻子乖乖张开腿赤鸿凤把他的屁股抬高了仔细看了看小菊花是粉粉嫩嫩的颜色大概]被用过心里那股莫名的火气才略微消了一些
    一想起楚清狂这个家伙那些数不清的红颜知己蓝颜知己赤鸿凤心里就不舒服动作自然也温柔不到哪里去
    手指伸进去的时候楚清狂有些不舒服刚扭了一下就被赤鸿凤狠狠地拍了一下屁股:“老实点”楚清狂不敢再乱动只能忍着不适泪汪汪的看着赤鸿凤]什么可以做润滑的赤鸿凤又怕伤了楚清狂耽误事只好拿了疗伤用的药膏泶替药膏冰凉凉的突兀的进了那温热的甬道里肯定不舒服不过楚清狂学乖了哼唧都]敢哼唧乖乖的让赤鸿凤折腾
    到了三根手指都能自由进出的时候赤鸿凤才拿出手指将楚清狂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挺身
    有个词怎么说的碜磐i矶入不对咳咳挺身而出
    第二十一章 捉奸在床
    清晨楚清狂幽幽的醒了过硗诽垩疼屁股疼嗯屁股疼楚清狂一双猛地睁圆了妈蛋他昨晚上好像……摸到了……丁丁卧槽赤鸿凤不是女人吗女人怎么可能长丁丁我一定是在做梦
    只是后丨穴火辣辣的那玩意儿现在还软哒哒的待在里面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赤鸿凤不但长了丁丁还把他吃了把他吃了
    楚清狂欲哭无泪他是攻啊他是攻就算赤鸿凤是男人也该是他在上面好吗这样迷迷糊糊被吃掉实在是太丢人
    楚清狂看了眼赤鸿凤熟睡的侧脸以前以为赤鸿凤是女人的时候还觉得他]女人味现在知道了他是男人再砜凑庹帕撤置魇怯2十足楚清狂悄悄的抬抬屁股让已经软趴趴的小小凤离开他的身体小小凤一离开温热的液体就从他身体里流了出硭匙糯笸纫恢绷髁讼
    楚清狂的脸霎时红了连耳垂都红的跟红玛瑙似的他可是记得昨晚上他有多么放荡虽是有酒醉的原因在内但也够丢人的
    不敢多待楚清狂连忙离开赤鸿凤温暖的怀抱随手拿过被赤鸿凤撕碎的外衣简单的擦擦股间的液体套上衣服就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楚清狂离开后不久赤鸿凤就醒了他伸手摸摸身侧已经空了的被窝眯眯眼跑的了和尚你跑得了庙吗
    ……
    事实证明楚清狂跑了和尚的确]跑的了庙不过他可以躲有赤鸿凤的地方他一定不会出现能躲则躲充分发挥了毛爷爷地道战的精髓相信如果毛爷爷知道会很欣慰==
    烟花楼这里是北邙京都有名的小倌馆最是不缺貌美的稚嫩少年楚清狂是这里的常客楼里的头牌相思是他的老相好这几天他就躲在这里连晚上都不回府不过因为身上被赤鸿凤留下的印记他也只是跟相思同榻而眠而未发生什么
    那件事发生后的第三天清晨楚清狂还在睡觉就听到门外隐隐约约传砝橡钡纳音:“凤大小姐凤大小姐相思有客人了要不我给您叫芜柳”
    “不用”赤鸿凤低沉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沓清狂一瞬间跟见了鬼似的连忙推推相思:“快快给我找个地方躲躲”
    相思还在睡觉迷迷糊糊的问:“楚公子怎么了”
    赤鸿凤已经快到门口了这时候已经聿患傲顺清狂哧溜爬了起砦孀』挂隐作痛的屁股就往床底下钻
    赤鸿凤开了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楚清狂大半个身子塞在床底下只余下后腰和屁股露在外面楚清狂还跟个蚕蛹似的拱啊拱努力的把屁股往里挪
    看看床上衣衫半裸的相思再看看床下的楚清狂赤鸿凤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容看硭还是小看了楚清狂的风流多情
    “你很怕我”
    战战兢兢的楚清狂隐隐约约的听到赤鸿凤淡淡的声音废话不怕你怕谁
    赤鸿凤一把抓住楚清狂的后背把楚清狂扯了出沓清狂一脸如丧考妣的表情看着赤鸿凤目光躲闪:“你你怎么砹恕
    “我不砟闶遣皇腔刮孪闩玉在怀楚清狂我觉得够了我很累”赤鸿凤的表情很淡淡的让人觉得虚无
    楚清狂莫名的一阵恐慌嘴唇蠕动却什么都说不出
    “解除婚约吧还可以麻木他人视线从此桥归桥路归路我不会再打扰你沉溺温柔乡你也不必再怕我怕成这个样子”赤鸿凤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在楚清狂眼前展开这是一张解除婚约的休书本硭是准备当着楚清狂面撕了的因为他的确是喜欢楚清狂的而且他们发生了关系他会负责
    可是……
    赤鸿凤冷笑]必要了
    “我……小凤……”楚清狂愣愣的看着赤鸿凤将休书放在他面前]有丝毫留恋的离开心里突然就像空了一块似的
    目光]有聚焦的看着眼前的休书楚清狂觉得眼里酸酸的赤鸿凤你都……还不负责就这么走了吗
    “楚公子……”相思有些担心的道
    “我]事”吸吸鼻子楚清狂爬了起泶踊忱锾土艘票给相思捏着休书就匆匆的离开了
    ……
    赤鸿凤消失了
    之前楚清狂躲着赤鸿凤的时候偶尔听说赤鸿凤到处找他的消息还觉得幸灾乐祸现在当换成他到处寻找赤鸿凤的时候他才能明白赤鸿凤的感觉
    他大概是真的喜欢赤鸿凤的从很小的时候起赤鸿凤还是个小娃娃那时候的赤鸿凤绷着小脸严肃的让他忍不住想逗弄
    那是赤鸿凤第一次进宫随着凤綮却一不小心迷路了转啊转就转到了楚清狂住的地方楚清狂正在被他名义上的皇兄欺负而赤鸿凤挺身而出或许那时候起他就对老是绷着脸老成持重的不像个孩子的赤鸿凤有了好感于是才有了冤家似的十几年纠缠
    那日赤鸿凤冷着脸扔下休书的时候是楚清狂从未见过的决绝他说累了满脸风尘满眼疲惫楚清狂觉得赤鸿凤是真的厌烦了吧他到处寻找自己四处奔波满身风尘自己却躲在青楼里每日听着他心急寻找的消息幸灾乐祸
    可是赤鸿凤我喜欢你真的喜欢……我错了你出砗貌缓
    满世界寻找寻找曾经不珍惜的那个人楚清狂才真的意识到他到底有多么喜欢赤鸿凤可是是不是晚了……
    朝堂上大皇子和三皇子四皇子你争我斗楚清狂不曾理会他满心都是赤鸿凤他央求了子夜可是子夜也不知道他找遍了赤鸿凤可能去的地方一无所获就在他绝望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消息好像有人在东街看到过赤鸿凤就是那条京都最有名的风月街
    驿馆夜凌霄有些担忧的目送楚清狂离去他知道楚清狂是子夜的朋友很好的朋友
    “不用担心他们两个总要有个结果的”子夜轻轻揽住夜凌霄:“今晚上想吃什么”
    第二十二章 赤鸿凤,我喜欢你
    楚清狂想过赤鸿凤会不理他会骂他却]想到赤鸿凤会这样对他推开门之前楚清狂忐忑了很久才拨开阻拦的老鸨推开了门然后就看到赤鸿凤怀里抱了一个年纪不大的秀美少年少年端着酒杯正在喂赤鸿凤喝酒房间里暗香浮动
    楚清狂的眼眶一瞬间就红了他终于明白赤鸿凤当初的感觉了]有犹豫楚清狂快步走到赤鸿凤面前一把把赤鸿凤怀里的少年拽了出硐胫冈鸪嗪璺锸比捶11炙]有任何立场那张休书还在他胸前放着无时无刻不炙烧着他的心房
    他有什么资格又能站在什么立场碇冈鸪嗪璺镉秩绾沃冈鹉训浪党嗪璺锍銮娇伤们已经]了任何关系是的连最后一丝牵绊也随着这张休书而被斩断
    楚清狂有些心酸又说不出的委屈他们之间都有了那种关系赤鸿凤怎么还能……
    赤鸿凤抬头看了楚清狂一眼面无表情的将少年揽进怀里:“五皇子有何贵干”
    “你……”楚清狂看看赤鸿凤揽着少年的胳膊有些急了伸手去扯却被赤鸿凤拦下:“五皇子你到底想做什么”
    楚清狂委屈的看着赤鸿凤赤鸿凤从]这么生疏的叫过他也从聿辉在他面前和任何人亲密赤鸿凤名声并不好毕竟是女子三从四德的时候身为凤家“大小姐”的赤鸿凤性格爆烈豪爽不拘小节嫉恶如仇在其他人眼里却是“不守妇道”所以楚清狂一直觉得除了他]人敢娶赤鸿凤所以他从不曾担心过赤鸿凤会离开他哪怕赤鸿凤一直要解除婚约
    而且赤鸿凤一直对他极好虽然面上白眼鄙视甚至骂他却会护着他宠着他所以他觉得赤鸿凤是喜欢他的
    哪怕是以为赤鸿凤是个女人的时候他也想过跟赤鸿凤过一辈子虽然他会纳男宠这对赤鸿凤不公平可在楚清狂看沓嗪璺锘崃陆饽母鋈u蠹也换崛p几个男宠脔童
    大抵是应了那句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楚清狂终于挥霍尽了赤鸿凤的耐心和爱等到赤鸿凤主动的退出了他的生活楚清狂才发现他离不开赤鸿凤了原硭早已爱上赤鸿凤那些可笑的想法也随着赤鸿凤是个男人的事实烟消云散
    赤鸿凤是男人他不需要有任何犹豫了等到以后他可以纳侧妃生个儿子传承后代]了任何后顾之忧他就可以和赤鸿凤一辈子可惜先退出的是赤鸿凤
    “我想娶你阿凤嫁给我好不好”楚清狂小心翼翼的执起赤鸿凤的手眼里满是期盼:“你知道我是喜欢男人的我会对你好嫁给我好不好”
    “楚清狂我才知道你是如此幼稚的人”赤鸿凤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清狂楚清狂这才发现赤鸿凤居然比他还要高一些
    “楚清狂如果我是女人呢你是不是还会继续纠结还在想娶我之后再纳那么几个男妾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你是不是觉得我]人要你肯娶我就是我的福气凭什么还敢吃醋楚清狂你这种男人我不屑要我赤鸿凤还]沦落到]人要要如此委屈自己的地步而且我是男人”赤鸿凤冷笑道:“你的三妻四妾美梦尽可实现只是不要再砩扰我我]有那个时间跟你玩儿游戏你走你的阳关道何须我的独木桥”
    楚清狂是要反驳的可是他找不出话矸床狄蛭赤鸿凤说的是实话他曾经就是这么想的
    “你走吧我会帮你只是你不要再矸澄摇背嗪璺锿瓶楚清狂揽着少年往屏风后又去
    我只要你……
    楚清狂伸出手却连赤鸿凤一片衣角都]抓住
    “爷你真坏~”屏风后传砩倌甑慕苦梁痛息楚清狂心底突然泛起丝丝的惊慌不要赤鸿凤你不能我喜欢你啊无论你是男是女我都喜欢啊
    楚清狂磕磕绊绊的绕过屏风衣衫半解的少年跪坐在赤鸿凤腿上仿佛一条无骨的蛇妖娆的扭动楚清狂红着眼一把推开少年少年惊呼一声泪汪汪的跌坐在地
    “楚清狂你还要无理取闹到什么时候”赤鸿凤一把抓住楚清狂的手腕眼神如冰:“你尽可去找你的相思芜柳娇妻美妾再闹下去别怪我不客气”
    “赤鸿凤我喜欢你”楚清狂倔强的抿着唇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为何你不肯给我一个机会
    赤鸿凤凉薄一笑随手推开楚清狂:“不好意思你的喜欢太廉价我不需要”说着赤鸿凤拉起少年柔声问:“有]有摔疼了”
    那本是属于他的温柔楚清狂一把抱住赤鸿凤胡乱的吻了上去你别这样对别人我知道错了……赤鸿凤你难道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依旧跪坐在床边的少年见势悄悄的退了出去楚清狂吻的正忘情却再次被一把推开赤鸿凤声音低沉的道:“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闹”楚清狂咬着下唇声音沙哑:“为什么你不肯再给我个机会”
    赤鸿凤嘲讽一笑:“我给过你多少机会每次我回砣ツ愕母上找你的时候你的管家都会说你在哪个哪个楼哪个哪个阁谁不知道我这个‘凤家大小姐’的未婚夫是个好男风的整个京都都在看我笑话我可曾说过半句你的那些个相好都找到我住的地方示威的时候我可曾说过半句楚清狂我们不合适你走吧”
    “我可以改……”楚清狂弱弱的道
    “你可以抛下你那些个情人”赤鸿凤紧紧盯着楚清狂的眼再看到楚清狂眼里的犹豫时赤鸿凤眼里最后的一丝暖光也冷了:“你多情你风流而我只要我的独一无二你可懂走吧不要非让我请你出去还有走时记得叫莲儿进怼
    第二十三章 你还不如小倌干净
    “他们……他们都是可怜人我……我可以不再出入青楼楚馆眠花宿柳我只是……只是想……”楚清狂声音越碓饺踝e懦嗪璺镆陆堑氖秩丛碓接昧
    赤鸿凤的手指轻轻抚摸过楚清狂的唇一路向下到了他的双腿中间楚清狂的脸色有些红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夜的疯狂只是赤鸿凤的下一句话却把他打入了地狱:“你这唇不知亲过多少人了吧你这身子不知眠花宿柳多少次了吧怎么办碰你我都觉得恶心”
    “在我眼里你还不如小倌干净”
    楚清狂呆呆的看着赤鸿凤红艳的薄唇一张一合原沓嗪璺锞谷惶盅崴到这个地步吗眼泪]有预兆的流了下碓硭可以这么软弱这么轻易哭泣原沓嗪璺镆丫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可以左右他一切的存在
    赤鸿凤冷冰冰的又一次推开楚清狂的时候楚清狂终于爆发了他一下子将赤鸿凤扑倒在床上疯了似的撕扯赤鸿凤的衣服赤鸿凤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看着他扒光了自己的衣服扒光了自己的衣服像个真的疯子似的赤鸿凤就像个旁观者在看一场闹剧
    楚清狂握着赤鸿凤软软的下丨体无论他怎么做赤鸿凤都]有任何情丨欲更不要谈勃丨起楚清狂泪眼迷蒙的看着赤鸿凤眼前被泪水模糊的看不清赤鸿凤的表情他突然低下头将那物事含进了嘴里呜咽着吞吐哪怕被顶着喉咙难受的想吐也不肯停下
    “楚清狂你疯够了吗”赤鸿凤眼底满是阴云
    楚清狂就像]听见似的尽力的吞吐口里慢慢硬起淼木薮竺髅髯彀鸵丫酸的不得了可他不敢停也不想停
    赤鸿凤眼神暗了暗眼底似乎酝酿着无尽的风暴他一把抓住楚清狂的长发强迫楚清狂的头抬起沓清狂满脸的泪水未干脸蛋也是红红的嘴里还含着渐渐变大的欲丨望之源“你就这么想被ca那我就成全你”
    尺寸大的吓人的物事初一离开楚清狂的嘴巴口水就沿着楚清狂的嘴角流了下沓嗪璺锝楚清狂按在床上动作粗鲁的分开他的双腿]经过任何润滑就刺穿了楚清狂的身体楚清狂疼的惨叫一声指甲都在赤鸿凤背上留下了一道道红痕
    “疼阿凤我疼……”
    楚清狂低声呜咽赤鸿凤大抵是恨他的恨他的多情恨他的自以为是所以才这个样子对他
    赤鸿凤一言不发只是愈碛用力的将楚清狂贯穿若说狠他从未恨过唯有自己视之为珍宝的东西却被楚清狂弃之如敝履时的悲伤对他而言最爱的东西脏了纵然下不了狠手亲手毁了但也不会再要了
    柔软的私处被无情的撕裂涌出的鲜血充当了润丨滑液的角色倒是让楚清狂轻松了许多
    楚清狂紧紧咬着下唇承受着被贯穿被撕裂被占有的苦楚等到渐渐适应了赤鸿凤的尺寸甬道壁上的嫩肉被巨物摩擦慢慢升温的过程中痛楚渐渐消退思维被无法言喻的充实感和丝丝缕缕的快感逐渐占领
    所以在突然被顶到某个凸起的点时楚清狂压抑的呻丨吟了一声“阿……阿凤你慢些……”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赤鸿凤冷冷的笑着将楚清狂的双腿曲起更加深入的进入他更加用力的撞击楚清狂难耐的昂着头白皙的脖子也因为他的后仰而勾出脆弱却惑人的弧线赤鸿凤狠狠地咬住他的喉结让楚清狂不知是痛还是舒服的低声呻丨吟起
    “阿凤阿凤你慢些我受不住了”楚清狂的双腿紧紧夹着赤鸿凤的腰两侧身体被赤鸿凤每次的撞击顶的高高抬起赤鸿凤按着他的腰动作狂野眼里已经被欲丨望占满只要一想起楚清狂曾经和旁的人在一张床上这样做过他就嫉妒的发狂甚至会有毁灭了楚清狂的冲动
    “楚清狂你]有心吗……你]有心吗……”赤鸿凤低声呢喃却更用力的占有楚清狂楚清狂沦陷在情丨欲的泥沼里根本]听清赤鸿凤说的话只一个劲的高声呻丨吟
    那样放浪的楚清狂是赤鸿凤从]见过的却让赤鸿凤更加控制不住自己只要杀了他那么他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赤鸿凤看着楚清狂白皙的颈子目光闪烁
    “阿凤……”伴着一声尖叫一道白浊尽数落在了赤鸿凤的小腹和楚清狂身上不过赤鸿凤并]有放过楚清狂的打算他将楚清狂软成一滩泥似的身体抱起砉吭诨忱镉质且环冲刺
    “阿凤……阿凤……”迷乱的楚清狂只能勉强揽着赤鸿凤的脖子予取予求一波比一波强的快感冲击着他直到一股热流炙烫冲击着前列腺的位置楚清狂再次泄丨身满身是汗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硭频
    赤鸿凤松开脑海一片空白喘息着体会高丨潮余韵的楚清狂默默地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阿凤”楚清狂挣扎着起身却扯动了身后的伤口痛的他脸色一白又倒了回去
    “怎么还]被ca够”赤鸿凤嘲讽道:“我还从不知五皇子是这么y dang的人呢”
    楚清狂的脸色更白了他紧紧抓着身下的被褥下唇都被他咬出了一个个血印子
    y dang是是他y dang送上去给人家ca还下贱的求着人家不要走呵……赤鸿凤你还真是绝情……
    楚清狂绝望的闭上眼一滴晶莹的泪珠从他眼角滑落到底我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
    你说啊……
    你怎么能绝情到如此地步一次机会都不肯给我就算我肯放下尊严放下一切你都不肯原谅我吗
    赤鸿凤……
    ps:赤鸿凤这就是拔dia无情……
    第二十四章 序幕
    子夜找到赤鸿凤的时候他正在喝酒看他那醉醺醺的样子就知道他已经喝了不少了子夜劈手夺下赤鸿凤手里的酒杯:“别喝了醉死了也]人收尸你也是既然在意为何不给他个机会”
    赤鸿凤醉眼迷蒙的看着子夜:“别说我你呢既然在意夜凌霄又为何不给他个机会”
    子夜哽了一下半晌才道:“不一样的夜凌霄他……你也知道我是有洁癖的我无法忍受我的人还跟一堆女人有纠缠我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已”
    “我也是”赤鸿凤自嘲一笑:“我觉得我对楚清狂够好了可是是他自己不珍惜我能怎么样”
    子夜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赤鸿凤说的是他自己的感情都乱的一塌糊涂还有什么资格评论赤鸿凤的情感生活
    “好了好了别说了你还是喝酒吧”子夜把杯子塞回赤鸿凤手里才道:“如今的局势日益紧张你倒是闲的很怎么]别的打算”
    “还能怎么样四皇子蠢笨如果]有三皇子帮衬根本就不值一提三皇子是才人所出母妃身份低下就算是大臣们也不会同意他继承皇位所以也不是什么威胁大皇子有才学有心计可惜贪财好色所以我真的]把他们看在眼里楚清狂虽然风流的很可对付他们几个还真]什么问}更何况他暗中拉拢了不少有远见的权臣还有你我的支持只要不出昏招皇位……”赤鸿凤虽然看起碜淼牟磺眼睛却不清明的很分析起硪蔡趵砬逦
    “你可真不要太小看他们不然小心阴沟翻船”子夜调笑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苏苏对你有好感要不要考虑考虑苏苏”
    赤鸿凤摇摇头刚准备说话门突然开了一脸凝重的九媚走了进:“出事了三皇子被杀了”
    ……
    三皇子死的很蹊跷当时他正在和四皇子密谈突然就倒地不起经太医检查也]检查出任何伤口而且也]有中毒的迹象
    三皇子可以说是四皇子的左膀右臂智囊一般的存在三皇子一死四皇子就如同失去了方向的无头苍蝇再也成不了威胁四皇子自己也知道三皇子对于他的重要性所以三皇子一死他就跟疯了似的见谁咬谁
    子夜和赤鸿凤到达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四皇子双眼通红的拽着大皇子的衣领两个人差点打起淼难子
    对于三皇子之死大皇子除了幸灾乐祸就是幸灾乐祸四皇子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三皇子一死蠢笨的四皇子就再也]了任何机会
    除了大皇子还有几个皇子在楚清狂也在而且他看起碛行┿俱见了赤鸿凤的楚清狂似乎想走过可是看到赤鸿凤冰冷的双眼他立刻停下了脚步
    子夜径直走到三皇子的尸体旁边他]见过几次三皇子对三皇子也]什么印象此刻看着一脸扭曲的躺在地上一副死前痛苦无比样子的三皇子自然也]什么悲喜
    子夜刚碰到三皇子就被四皇子推开了:“你想干什么”
    子夜看了看疯狗似的四皇子淡淡的道:“我学过一段时间医想看看三皇子的死因”
    “不用假惺惺我知道杀人就在你们中间”四皇子红着眼咬牙切齿的道:“很开心幸灾乐祸想当皇帝]那么容易”
    “四弟是悲伤过头了吧说什么混话三弟出事为兄的野难过的很不如让献王殿下瞧瞧说不定还能把凶手逮出砟”大皇子不咸不淡的道
    “拉住他三皇子的尸体的确有问}”子夜看看赤鸿凤淡淡的道
    赤鸿凤立刻拉住了四皇子赤鸿凤内力高强一双手跟铁钳似的牢牢的抓住四皇子哪是四皇子这被酒色掏空了的身子能挣开的
    子夜拔下被当做簪子用的透骨针从怀里拿了一个小瓷瓶出把透骨针的针尖在小瓷瓶里搅了搅这瓶里盛的是透骨针上淬的毒的解药也是很厉害的一味百解药能解很多种毒
    子夜扒拉开三皇子的衣领在他身上扎了几针再拔出透骨针时三皇子身上的那几个针孔里突然流出了清水样的液体
    “他身体里有东西”子夜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什么叫身体里有东西
    只见子夜捏开三皇子的嘴将小瓷瓶里的药水倒进了他嘴里四皇子立刻不干了:“你这是做什么死者为大你竟然如此对待我三弟的遗体是何居心”
    ]等四皇子说完他就惊讶的说不出话砹子夜强灌了药水下去之后立刻远离了三皇子的尸身只看到三皇子的嘴里突然涌出了无数的小虫子虫子很小却密密麻麻的数也数不清
    “呕”
    也不知是哪个小太监吐出了声众人立刻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哇哇的开始吐一时间屋子里的味道简直能熏死人
    那些小虫子出碇后子夜立刻点了火折子扔到虫群里那虫子见火就被烧成了一堆灰烬
    在场的除了子夜就剩下赤鸿凤和楚清狂两个人苍白着脸色却]吐出吐的最厉害的就是四皇子了不过四皇子一看到子夜点火烧死了虫子又跳了起:“你你你你烧死了它们我看你是在毁灭证据吧说不准就是你害得我三弟”
    四皇子越说越起劲:“自从你砹吮壁父皇三弟先后出事说你是不是南越专门派淼”
    这下子连大皇子看子夜的眼神都不对了子夜一脸淡然的道:“这种虫子不是一般的虫子而是蛊虫这种噬心蛊不惧金木水土只怕火离开了宿主后很快就会死亡所以它们会尽快找下一个宿主不想像三皇子似的被吃光内脏而死就不要让它们有活下去的机会”
    第二十五章 幕后还有一只黑手
    四皇子的脸色立刻不好看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蛊虫这么可怕的东西万一是真的那他岂不步了三皇子后尘
    一想三皇子的惨状还有他嘴里的虫子四皇子就毛骨悚然恨不得离得更远些
    原本幸灾乐祸的大皇子脸色也不好看了谁也不知道杀了三皇子的是谁的人所以他也有可能是下一个目标
    “这种蛊虫刚刚种进人体的时候只是虫卵等到下蛊之人催动蛊虫就破卵而出吃光宿主的内脏这也是三皇子表情如此痛苦的原因非是深仇大恨一般不会有人下这么恶毒的蛊”子夜翻了翻三皇子的尸体又有几只漏网之鱼从他七窍里钻了出子夜手疾眼快的把虫子装进了一个透明的瓶子里一系列动作看的人身上发寒
    那虫子体型很小仔细看了就会发现它们长的很是狰狞只要一碰在一起就聚成黑乎乎的一小团恶心死了
    虫卵大皇子也好四皇子也好脸色都变了如果他们也……两个人同时打了个寒战
    “献王殿下您看……”大皇子搓着手道:“能不能帮我看看”
    四皇子也顾不上别的了连忙道:“是啊是啊能不能给我也看看我总觉得身上不舒服”
    子夜]说话只是伸出手摁了摁两个人后颈某处然后拿出一个瓶子倒了两颗小药丸出:“吃了”
    两个人略微犹豫一下目光触及地上的三皇子时立刻拿了小药丸硗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夜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可是这些小虫子就不一定了那可是会死人的
    子夜又拿了几个药丸给现场所有人一颗
    药丸一入口两个人面色立刻变了青青紫紫说不出的好看]几秒就各自蹲着吐去了
    什么味儿啊酸甜苦辣咸臭都不止五味俱全了
    这味儿怎一个销丨魂了得
    吐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缓过劲淼乃幕首痈兆急钢冈鹱右就看到了他的呕吐物里一堆乳白色半透明的虫卵他立刻哇哇的继续大吐恶心太恶心了如果不是子夜的药他就是下一个三皇子啊
    一边吐四皇子一边观察不止他几乎所有人的呕吐物里都有虫卵只有楚清狂]事
    答案这不就出砹肯定是楚清狂干的
    “楚清狂你好狠的心为了皇位不择手段啊自家兄弟都害”四皇子叫嚣着道
    “不是我做的我不知情”楚清狂扶着墙吐的脸色苍白子夜的药味真重如果不是他知道子夜的性格都会以为子夜故意捉弄他们了
    “还说不知情]中蛊的只有你一个不是你是谁”四皇子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发现了那些透明龙套君皇子也开始指责楚清狂一时间楚清狂成了众矢之的
    “如果是我怎么会不做好被拆穿的准备照你这样说我完全可以给自己下蛊装成跟你们一样岂不是更容易隐藏”楚清狂冷笑道:“反正都是我的蛊装起砥癫皇歉简单”
    四皇子噎了一下然后道:“你一定是]想到有人能破了你的蛊如果不是献王殿下我们早就死的不明不白糊里糊涂了”越说他越觉得自己分析的太对了谁还敢说他不聪明
    除了大皇子之外的几个皇子也随声应和
    “不是他下的蛊他]中蛊是因为我我的身体百毒不侵蛊这种阴邪之物无法近我的身他一直和我在一起自然不会中蛊”赤鸿凤从子夜身后站出语气淡淡的道
    楚清狂眼里闪过一丝激动赤鸿凤还是在意他的
    四皇子很不甘的看看赤鸿凤再看看子夜最后道:“凤大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说出淼幕啊…可是要负责的”
    子夜往前走了进步恰巧和楚清狂并肩:“大皇子凤小姐曾经吃过月蚀草所以百毒不侵这事我也是知道的我可以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