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7

    三教九流龙蛇混杂,没实力又没什么眼色的话很难在桐城混下去。
    而子夜要杀的人是锦州一个不小的势力头子,明面上是个富商,暗地里却是做一些缺德的买卖,这人上魔教黑名单的原因很简单,勾结官府,泯灭天良,而且跟魔教驻扎在锦州的暗势力积怨已深。
    ――驾
    子夜一骑绝尘赶往桐城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向着桐城的方向来了……
    第五章 故人来
    锦州,桐城,子夜入城的时候是早上,城里已经来来往往很是热闹了,他按照情报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处大宅院,并且凭借自己出色的外表,从门房那里套了话出来,很可惜的是目标并不在家,大概中午才会回来,也有可能今天就不回来了,至于不回来会去哪里,那自然是城里最大的青楼,挽香楼。
    本来以子夜的性子,要么会潜进宅院里先踩踩点,要么就去挽香楼,但他今天突然就想逛一逛桐城,也许是在晋凉山待的太寂寞了吧。
    桐城虽然名为城,却比一般的城要大上许多,街道铺着青石,三辆马车并行都宽裕的很,路两边开满了各种各样的店铺,也摆满了小摊。
    逛了那么一会儿,刚开始的新鲜感便慢慢消退了,子夜有些百无聊赖,今个儿天公不作美,从清晨起天就阴沉沉的,子夜看了看天,看样子快要下雨了,莫名的兴致也有些消减,便不愿意再逛,准备直接去挽香楼,先踩好点,刚走了几步,雨就淅沥沥的落了下来,雨下的不大,也没有料峭的春风,却狠秋雨似的,能透进骨子里的寒凉,行人匆匆而过,子夜却没随着人流跑到不知哪里避雨,而是不急不慢的踱着步子。
    人流涌动,子夜突然就看到不远处的角落里摆了一个小摊,摆着一些香囊之类的东西,更显眼的是一排青色的油纸伞,简简单单的画着一枝桃花,子夜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停在那一排青伞前默然的看着,又是这种诡异的熟悉感!
    “客人要买伞吗?”摊主是个憨厚的中年男人,见子夜走过来,连忙道。
    子夜抿抿唇,指指画桃花的青伞:“这伞上面的桃花很漂亮。”
    听子夜这样说,憨厚男人立刻打开了话匣子:“这是南越那边的桃花伞,过几天就是桃花节了,到桃花节那天在南越的大街小巷都能看到这伞,东离是没有这个习俗的。”
    “桃花节?”子夜好奇的出声。
    “桃花节是南越独有的风俗,再过几天就是了,每到桃花节的时候啊,大街上人最多了,那些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姑娘也都会出来,见着心仪的少年就扔香囊表达爱慕。,少年也可以回赠桃花,公子啊,你有空得去趟南越,以你这俊俏的容貌啊,定能收到很多香囊呢。”憨厚男人怀念的感叹道。
    “你是南越人吗?”子夜蹲下身,拿起一把伞,难怪会觉得熟悉,原来是南越的东西,这具身体以前应该是南越人吧。
    “是啊。”憨厚男人唏嘘道:“出来做生意亏了本,不好意思回去,也就一直没回家乡去,摆了个小摊,卖卖家乡的东西,也是个念想。”
    “还是回去吧,好歹是家乡。”子夜微微一笑:“多少钱一把?”
    “落叶归根,死之前怎么也得回去。”憨厚男人也笑笑,道:“不要公子钱了,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就当公子陪我淋这一会儿雨,我送公子的吧。”
    子夜没有执着的要付钱,点点头,拿着伞离开了,青色的伞缓缓撑开,那枝桃花在雨里显得娇艳欲滴,栩栩如生。
    是哪年哪月哪个人,曾为我撑起一把伞,伞上一枝桃花,灼灼其华。
    ……
    挽香楼是青楼,白日里是不会开门迎客的,子夜进了挽香楼对面的茶楼,挑了个靠窗的,能看到挽香楼大门的位置坐下,点了壶普通的毛尖,静静等候。
    杀手的耐心必须要好,杀手就像猎人,静静的等待猎物露出致命的破绽,然后一击必杀,远遁千里,子夜上辈子的时候,曾经为了一个目标,抱着狙击枪在楼顶趴了三天两夜,也曾为了一个狡猾的对手,在越南丛林里你追我赶一个多月。
    就在子夜静静等待的时候,一个很是耳熟的声音在子夜耳边响起:“小二,来壶雨前龙井,没有就普洱,然后给本公子挑个靠窗户的位子。”
    子夜回过头,瞬间对上了一双满含风流的桃花眼,子夜不露痕迹的打量着这个人,一双手白皙如玉不像是练过武功的样子,一身骚包到极点的衣服花花绿绿,甚至可以说五彩斑斓,手里一把折扇扇面画美人,五官俊俏尤其那双桃花眼极为出彩,看似风流多情其实最无情。
    这是个很会伪装的男人,而且很可能是同行,因为那人看他也是先看的手,不是他们这一行很少会有这么个习惯。
    同行吗?子夜眯眯眼,低头抿了一口茶水,越来越有意思了。
    第六章 故人旧物
    子夜低头饮茶,一双浮云纹绣金边的玄靴停在了他旁边,“请问,我能坐在这里吗?”
    子夜微微抬头,正是那个自称本公子的骚包男:“不好意思,我不习惯和别人同桌。”
    “呃。”那人一愣,显然没想到子夜会这么回答,不过他也是个厚脸皮的,一屁股坐下:“太孤僻了怎么行,少年啊,都是出来行走江湖,多个朋友多条路嘛,习惯习惯就习惯了。”
    要是换成别人这样,早被子夜一脚踹飞了,可是看着这人欠扁的样子,他竟然没什么恶感。
    那人坐下后立刻很自来熟的打开了话匣子:“本……在下君无邪,君子的君,思无邪的无邪,阁下怎么称呼?”子夜有些不适应这人的自来熟,君无邪……有点耳熟啊。
    “我叫子夜。”
    子夜?!君无邪一愣,起初他觉得这个冷漠的英俊少年给他的感觉有点熟悉又陌生,便多看了他几眼,然后发现这少年居然挑了一个最适合观察对面挽香楼的位置,于是厚着蹭座位,哪里想到,这个少年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名字,一个和子夜一模一样的名字。
    听完名字再去看少年,君无邪终于发觉他为何觉得少年眼熟了,这个叫子夜的少年 无论是气质,还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与子夜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比子夜还要冷一点,而且,子夜的眼睛看不见。
    但是眼睛是可以医治的啊!君无邪一下子激动了,伸手想去拉子夜,子夜躲过他的手,警惕的道:“你要做什么?”
    “我是君无邪啊子夜,君无邪!”君无邪锲而不舍的直接扑到了子夜身上,拉着子夜的衣领:“我以为你死了!”
    “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子夜皱皱眉,试图推开君无邪,奈何君无邪就跟个牛皮糖似的,推都推不开。
    君无邪死死盯着子夜的表情和子夜的双眼,半晌,看子夜这表情不像作假,是真不认识他,才失望的从子夜身上下来,嘟囔道:“要真是他绝对不会认不出我的……”
    “你说的那个他……”子夜心生好奇,他说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他这具身体。
    君无邪抿抿唇,目光复杂的看着子夜道:“是我的一个朋友,特别好的那种,你跟他真的很像,不过他眼睛看不见,常年蒙着一块丝带,他也叫子夜……”
    “……就是这样,不过他去世了。”说完君无邪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是我太激动了,抱歉。”不知为何,君无邪竟然把那些往事跟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说了一遍,大概是他太像子夜了吧。
    听完君无邪一番话的子夜简直惊呆了,性格冷漠孤僻,职业杀手,擅长玩刀,暗器,君无邪说的那人的性格,甚至用的那把刀的名字,都跟他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子夜确定他真的不认识君无邪,他差点要以为君无邪也是穿越来的了!
    君无邪没有发现子夜的不对劲,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刚到正午,该是吃饭的时候了,便准备跟子夜告别,临走前犹豫了一下,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到子夜面前:“这是我那个朋友的遗物,我留着也没什么用,看着还伤心,跟你有缘,便送你了,如果用不上你可以帮我找个会好好对它们的人送了。”
    说完君无邪很潇洒的走了,从震惊中醒过来的子夜打开那个盒子,再次震惊了,盒子里是让他熟悉到了极点的东西。
    五根透骨针,一柄胭脂雪。
    胭脂雪是他以前近身武器的名字,是一把短刀,这柄虽然做工粗糙一点,但是可以看出来,的确是按他设计胭脂雪的设计图做出来的。
    而透骨针是一种暗器,长三寸多,针尖淬封喉剧毒,只是在子夜眼前的透骨针比起他以前用的骚包了许多,还刻上了花纹。
    还可以当簪子用呢!
    子夜脑海里突然就蹦出那么一句话,疼……好疼……头好疼……
    子夜死死的摁住太阳穴,头像要爆裂了一般的疼,无数的记忆片段在他脑海里闪现……
    还有杂乱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我喜欢你……
    不要死……
    子夜……
    第七章 合作
    不知过了多久,喘着粗气的子夜才疲惫的靠在了椅背上,本就白皙的脸上一片苍白,额头也好,身上也好都是汗水,里衣都被浸湿了。
    还是什么都没记起来,那个和他如此相像的,名叫子夜的男孩到底是谁,那个一直出现在他梦里的男人,到底是谁……
    君无邪已经走了,子夜有些失望,君无邪一定知道关于那个子夜的过往,甚至能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收起胭脂雪,子夜微微犹豫了一下,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拿起一根透骨针,插了进去,看起来君无邪跟他是同一个目标……我们还会再见的……
    ……
    入夜,安静了一整天的挽香楼终于热闹起来,各色灯笼把挽香楼照的宛如白昼,身材窈窕的姑娘站在二楼,往下扔着粉色的帕子。
    一个肥头大耳,中年秃顶的男人带着两个人进了挽香楼,等候已久的子夜随即跟了进去,子夜刚进去,就被好几个热情的姑娘围在了中间,等到子夜好不容易摆脱了那群热情的姑娘,就已经不见了目标的身影。
    子夜皱皱眉,上了二楼,二楼差不多有几十个房间,他总不能一个一个的找吧!正当子夜纠结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那个身影夹在一群女人里,还穿了一身粉色的长裙,走起路来娉娉婷婷摇曳生姿,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子夜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看着她们进了一间房间,然后过了不久,七八个女人走了出来,那个人却没有出来,想了想,子夜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
    刚到门口,子夜就听到了那人的声音:“大爷~你真坏~”子夜的脸色一瞬间就变成了青黑色,想吐肿么破!
    房间里,秃顶胖子和一个相貌英俊的男人相对而坐,胖子怀里搂着一个粉衣女人,男人身边也有一个女人跪坐着在倒茶。
    “最近老是有一股势力明里暗里的坏我事,真他妈的糟心,赵老弟啊,不说这些了,来来来,喝酒。”胖子唏嘘了一会儿,道。
    英俊男人端起酒杯和胖子碰了一下,道:“鲁兄在这锦州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谁敢和你作对?”
    胖子道:“什么数一数二,切不要这么说,我当不起,锦州里除了林家,还有魔教,连朝廷都插了手,我算什么啊。”
    下面杯筹交错相谈甚欢,子夜在屋顶上眼角抽搐,如果他看的没错的话,趴在胖子怀里的,不是君无邪还能是谁?
    关键是君无邪穿了一件特别显腰身的粉色裙子,胸部不知道是塞了两个馒头还是什么,显得波涛汹涌,脸上涂了胭脂,他本就相貌精致,这样一来简直就是个女人!
    可是他能不发嗲吗?那声音让知道他性别的子夜听起来……毛骨悚然,简直能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可能是子夜被刺激大了,一不小心就弄出了一点声音,跟门神似的站在一旁,貌不惊人的男人猛地抬头:“谁!”
    子夜神情一凛,在强行杀掉胖子和立刻远遁两种选择里微一犹豫,还是选择了强行动手,刚刚拿到手的胭脂雪出鞘,狠狠下刺,穿破瓦片对上反应过来的那个貌不惊人的男人。
    “有刺……”客字还没出口,一颗大好的头颅已经滚落在地,子夜面无表情的和失去头颅的尸体擦身而过,胭脂雪滴血不沾,英俊男人猛地把桌子掀了起来,茶壶茶杯茶水和桌子劈头盖脸的朝着子夜压了下来,子夜去势不停,胭脂雪劈开桌子,继续向着男人和胖子的方向而去。
    英俊男人其实跟胖子没什么深厚交情,但是胖子是他在锦州很重要的棋子,所以,哪怕子夜展示出很吓人的实力,他也得保住胖子。
    就在英俊男人和子夜斗成一团的时候,后边突然传来刀剑入肉的声音,英俊男人回头一看,那个脂粉气很重的粉衣女人拎着胖子的头,笑的得意又猥琐。
    胖子已经死了,再僵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英俊男人一言不发的抽身,从子夜打破的房顶大洞处跑了。
    “别让他跑掉!”君无邪连忙道。
    第八章 过河拆桥
    那英俊男人逃跑速度快的吓人,没等子夜和君无邪追上去,那人已经逃之夭夭了。
    “晦气晦气,又让他跑了!”君无邪叹息了一声,然后转身对子夜道:“咱们真是有缘分啊,又见面了,这柄刀你用着真顺……”
    话还没说完,君无邪已经噤了声,原因很简单,那柄胭脂雪在子夜手里旋了一圈,悄然顶在了君无邪的胸口处。
    “――咕咚”君无邪咽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退了半步,胭脂雪立刻前递一寸,再次顶上,君无邪再退,胭脂雪再跟进,再退,再跟进,很快君无邪就被顶到了墙上。
    “你……有话好好说啊,这是干嘛……”君无邪一瞬间泪奔,被人用自己送的刀指着心口,那人还是刚刚跟他合作完,过河拆桥也没这么快的啊!
    子夜很想笑,脸上却很严肃:“没听过同行是冤家这句话吗?你刚刚目睹了我出任务,我自然是按规矩灭口啊。”
    “别开玩笑了……一点都不好笑……”君无邪欲哭无泪,有人要灭我口!qwq麻麻,快来救我!嘤嘤嘤……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大侠,我自戳双目可以吗?大侠求放过!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子夜冷笑。
    君无邪连忙点头,然后在子夜的面无表情中泪奔摇头。
    “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想活命也可以。”子夜顿了顿,却闭口不言。
    背紧贴着墙的君无邪一瞬间看到了曙光,目光就像即将被主人抛弃的小狗狗似的,可怜兮兮又充满希冀的看着子夜,把子夜看的浑身发毛。
    满身不自在的子夜脸色一僵,忍着直接捅死他的冲动沉声道:“告诉我这柄胭脂雪,你是哪里来的?”
    胭脂雪?君无邪一愣,子夜又把胭脂雪往前顶了顶,“就是它。”
    君无邪恍然大悟,道:“不是跟你说了,是我朋友给的嘛。”
    “你把你知道的,关于那个人的所有事全部告诉我,我就放过你。”子夜低声道。
    君无邪抿抿唇,低头看着胸口的胭脂雪,一言不发,一副“我才不会出卖朋友!死也不说,不死也不说!”的倔强样子。
    子夜刚准备说话,就听到震耳欲聋的尖利女声响了起来:“救命啊,杀人了!”
    原来房间里另一个被叫来陪酒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缓过神来了,看着地上的血,人头和无头尸体,叫的跟杀猪似的。
    子夜目光一冷,他并不是滥杀无辜的那种人,也不想多生事端,于是他毫不犹豫的点了君无邪的穴道,提着君无邪从头顶上的大洞飞身离开。
    提着君无邪的子夜掠过一个个房顶,最后出现在一个小巷子里,随手把君无邪扔在了地上:“按你说过的,你的那个朋友应该已经死了才对,既然已经死了。我还能对他图谋不轨吗?”
    君无邪小声的嘟囔:“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虽然这样说,但他其实也想明白了,只是嘴硬而已。
    子夜继续道:“不瞒你说,这刀叫胭脂雪,是我师门的独门兵器,所以我很好奇,是什么人,会有跟我一样的名字,还用着我们师门的刀。”
    君无邪微微犹豫了一会儿,道:“那好吧,不过你得说话算话!”
    “这个是自然。”子夜点点头。
    得到了保证,君无邪这才道:“刚认识子夜的时候他才七八岁吧,是因为他卖刀的设计图给我们七杀阁……“
    子夜眉头一皱:“卖的什么刀?唐刀?还是匕首类的?”
    君无邪好奇的看了子夜一眼:”是唐刀,我刚好无聊,就顶替了原本该去见他的人,也就认识了他,怎么说吧,子夜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家伙,一点都不像小孩子,很成熟,气质什么的跟你很像,不过你比他冷一点……”
    “说正题。”子夜冷冷的道,虽然面上很平静,他心里却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都叫子夜,都会唐刀的设计图纸,连气质都相似,甚至那人还会制造胭脂雪和透骨针,太多的巧合了。
    随着君无邪一点一点诉说,子夜的表情越来越怪异,上弦月,平时的习惯,甚至处事的风格,都与他相似到了极点!
    当君无邪说到他为了救一个叫夜凌霄的男人随着河水掉落瀑布的时候,他的思维轰的爆炸开来:“你说什么?”
    “我说子夜掉到瀑布底下去了,尸体一直没找到,但我一直觉得他没死!”君无邪有些颓废,如果不是他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仓促的离开,子夜也不会……
    第九章 认栽
    瀑布,身受重伤的他,名叫子夜的男孩,同样的年纪,胭脂雪透骨针,还有……夜凌霄……
    子夜只觉得脑海里一片混乱,从未有过的混乱,到底是这是他的一场梦,还是穿越前是他的一场梦?
    “喂!你说了要放过我的。”君无邪看着子夜在发呆,不满的嘟囔,他还在地上呢!很冷啊喂!
    回过神的子夜提起君无邪,一言不发的往城门口走去。
    “喂喂喂,你说放了我的!不能说话不算话啊!”君无邪有些慌了,这是要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节奏吗?
    子夜没有理会他。
    “喂喂喂,城门已经关了,你要出去的话不如等明天吧!”如果不是被点了穴,君无邪早就抱大腿了,大侠,求放过,别杀我qvq
    子夜还是没理会他。
    “子夜啊,你看你跟我朋友一个名字,多有缘分啊,看在缘分的份上,你就放我走吧。”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向来没什么节操的君无邪套着近乎道。
    “大侠,你就放了我嘛~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娘子要养,一尸四命啊!”
    “大侠,你就放了我嘛~大不了我以身相许~”
    “大侠,其实我仰慕你很久了,真的不介意以身相许的!”
    “大侠……”
    子夜听的嘴角抽搐,第一眼见的那个君无邪虽然有点吊儿郎当的富家浪荡子的感觉,但他不开口的时候也算风度翩翩,怎么现在……就跟个无赖似的!
    不堪其扰的子夜顺手把他的腰带扯下来,塞到他嘴里,嗯,终于清净了!
    ……
    城门已经关闭,周围还有巡查的士兵,子夜悄悄地隐藏在城墙下的阴影里,静静等待,不出他所料,城里很快乱了起来,子夜扛着君无邪,趁巡查的人被混乱吸引的时候,悄然攀上了城墙。
    等到子夜溜出城后不久,城门突然打开,一大队兵士浩浩荡荡的出了城,子夜这才带着君无邪,从官道上离开。
    离开桐城有一段距离后,子夜才把君无邪嘴里的腰带拿出来,解开了他的穴道。
    “你说话不算话!”君无邪看看周围,荒郊野外,树高林密,这就是杀人灭口顺手抛尸的节奏啊!
    “我有说我要杀你吗?”子夜很无奈:“我要去南越,缺个熟悉南越的人引路,我不杀你,你陪我逛一圈南越,我就放了你。”
    君无邪那双桃花眼一瞪:“我才不信你!你刚刚也是这么说的!”
    子夜面无表情:“那好吧,我先杀了你,再去南越找个当地人……”
    “大侠,我愿意!”君无邪特没节操的扑上去要抱大腿,表情转变快的跟变脸似的。
    子夜忍住踹他的冲动,躲开君无邪的熊抱,君无邪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子夜冷笑:“收起你手里的截刀,别耍什么小聪明,我不介意打断你的手,带路有嘴和脚就够了。”
    截刀体积很小,造型奇特,但是极为锋利,截筋断骨不在话下。
    君无邪虚咳几声,悄悄地把手里的小刀收回袖子里,一脸谄媚:“大侠这么英俊潇洒英明神武聪明绝顶,我怎么敢耍小聪明嘛!”
    子夜嘴角抽搐了一下,简直真的想就地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那就走吧,争取在天亮之前赶到下一个城池。”
    君无邪一下子苦了脸:“大侠,我内力还被你禁着呢,怕是赶不到啊。”
    “首先,我有名字,别叫我大侠,其次,你比狐狸还要狡猾,我不放心你,所以……”子夜突然对着君无邪一笑,君无邪直接被那个带着浅浅魅惑的笑容耀花了眼,张着嘴,差点就口水直流。
    子夜速度飞快的一手掐住他的下巴,塞了一颗药丸到他嘴里,才把他剩下的穴道解开:“这样我就放心了。”
    “大……子夜,你给我吃了什么?”君无邪掐着自己的脖子,欲哭无泪。
    “没什么,一颗小药丸,短时间内不会要你命的。”子夜眯着眼,笑容轻浅,不过君无邪宁愿他冷着脸,这个样子的子夜好可怕qvq
    “透骨针上淬的毒跟我刚刚给你吃的同出一源。”子夜一句话,就让君无邪泪流满面,他可是见过透骨针上催的毒有多么恐怖的,大侠,你真不是准备毒死我吗?
    “只要你别耍什么小聪明小手段,到了南越后我自然会帮你解毒。”子夜最后许诺道。
    “子夜,你可一定不能忘了给我解药啊!”君无邪知道,他这次是真的栽了!
    第十章 女装
    子夜没有再去管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龙套胖子的死,会引发怎样的风暴,他已经带着君无邪到达了第二个目标所在地:锦州龙山城。
    龙山城已经在锦州的边缘,毗邻南越边境,而子夜这次的目标则是龙山城的城主,穆海。
    穆海做龙山城的城主已经二十多年,在龙山城可以说是根深蒂固,要对付他可比对付龙套胖子难多了。
    到达龙山城的时候,正是正午,子夜带着被迫换上女装君无邪来到龙山城的大门,君无邪别扭的扯着身上那件桃红裙子的裙摆,表情都快扭曲了。
    用子夜的话来说,他们两个被那个女人看的清清楚楚了,很有可能已经成为了桐城的通缉犯,说不定通缉令都传到了龙山城,他们两个大摇大摆的进城那不是自投罗网吗?所以,扮成夫妻比较容易混过去,至于谁来扮女人,子夜的目光凉飕飕的看着君无邪,一句我觉得你比较有经验,就让小命还在子夜手里的君无邪欲哭无泪,扭扭捏捏的在子夜充满恶趣味的目光中穿上了女装。
    子夜看着被风霜和岁月侵蚀的古拙而沧桑的龙山城城墙,半晌,拉着君无邪:“走吧娘子。”
    君无邪表情僵硬的被子夜拖向城门,心中已然泪奔,娘子……娘子你妹啊!老子是男人啊喂!
    到了城门口,果然有一队士兵在城门口盘查,城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子夜他们老老实实的排在了队尾。
    那对士兵的效率很高,很快就轮到了子夜他们。
    “姓名,籍贯,从哪里来?”为首的将领看了一眼君无邪扭曲的脸就不忍再看,反而是子夜让他多看了几眼,估计他是在纳闷,好好的一个少年,五官俊秀,也没什么残疾,怎么就……就找了这么个……长得奇形怪状的女人做妻子。
    “我姓君,君无邪,这是我娘子,我们是丹阳人士,刚从京都那边赶过来,这不是有亲戚去南越做生意,遇见了劫道的,唉……总得落叶归根啊。”一向冷脸示人的子夜就像戴上了面具似的,摆低了姿态还不忘把君无邪的名字拿来顶缸。
    君无邪在一旁嘴角眼角狂抽搐,子夜这是被附体了吧!一定是!
    将领盘问了几句,子夜都很圆滑的对付了过去,将领便房他们进去了,末了了还拍拍子夜的肩膀,看了一眼君无邪狂抽的扭曲脸,又同情看了子夜一眼,叹息了一声。
    君无邪不知该悲愤子夜”逼良为娼”还是该庆幸他这样子没被熟人看到,刚庆幸完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里就是龙山城了,咱们已经到了锦州境内了。”
    妈蛋,忠叔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君无邪一瞬间身体僵硬,万一被忠叔看到他现在的样子……qvq一定会被整个七杀阁都知道的!死!也!不!要!
    “怎么了?”子夜突然感觉到君无邪努力的往他身后缩,便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没事……”君无邪继续缩小他的存在感,然后拉着子夜快速往前走:“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身后又传来另一个声音:“少主发信号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了,咱们休息一会儿就看看有没有少主留下的标记吧。”
    祥叔怎么也来了?七杀阁最有名的嘴碎二人组……这是要绝他生路吗?
    就在君无邪抑郁了的时候,子夜突然道:“你认识后面那两个人?他们嘴里的少主……就是你吧。”
    “不是!”君无邪想也没想的就出声反驳:“我……我不认识……”
    “是吗?”子夜冷笑:“我觉得他们挺有意思,准备交个朋友。”
    “不要!”君无邪惨叫一声:“我坦白……”还没等他坦白,就听到后边传来忠叔的声音:“咦,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少主的声音……”
    君无邪的身体更僵硬了,子夜闷笑了好久,突然拉起君无邪飞快的离开,很快就远远的离开了身后的人。
    都跑出很远了,君无邪还能听到后面隐隐传过来的声音:“老忠,你一定是听错了,哪里有少主的身影,你不是赶路累出幻觉来了吧。”
    “怎么可能……”
    ……
    第十一章 活春宫
    我真的不该大那个求救信号的,我认错,我悔过,我忏悔,老爹怎么派了这么两块货来啊!
    君无邪蹲在墙角里,泪流满面,两个人跑路后找了家客栈住下,他坦白之后没能得到从宽处理,反而被子夜一脚踹出了门,只能可怜兮兮的找个墙角反省。
    等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子夜终于从房间里出来,看也没看君无邪一眼离开了,君无邪眼巴巴的看着子夜的背影消失在他眼前,悔不当初,你说他发那个没用的求救信号干什么?没讨着好处不说还把忠叔他们招来了,而且得罪了攥着他小命的子夜,他真是作死啊!
    君无邪完全没有去想,给他喂毒药的是谁,让他穿女装的是谁,是子夜啊!这丫的真是被洗脑了!
    子夜出了客栈后直奔城主府,龙山城很大,城主府就在龙山城的中心位置,看起来也不怎么奢华,低调的很,子夜到达城主府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整个城主府里稀稀落落的点了那么几盏灯笼,门前也并没有子夜想象中那样车水马龙,这个城主是个聪明人,子夜叹息一声,绕到了城主府后门,悄然潜进了城主府。
    城主府真大,简直有半个皇宫那么大,这个想法一出来,子夜就一愣,他又没见过皇宫哪里知道皇宫多么大。
    前世的时候子夜学过建筑学,虽然只是学了几个月,但是却足够他用最快的速度摸清楚一处建筑的大体构造。城主府的构造很简单,因为这完全是模仿了皇宫而建的!至于是哪个皇宫,子夜却说不清,只是隐约觉得城主府的构造很眼熟。
    犹豫了一下,子夜决定顺着感觉走,他向来相信自己的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