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3

    喝,完全无视了一地躺尸的可怜家伙,其中一个的声大了一点,君无邪立刻一脚踩在了他脸上,还碾了碾。
    旁人看着这两个谈笑风生旁若无人的家伙,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简直太凶残了!不忍直视!
    第十二章 神展开
    子夜和君无邪吃到一半的时候,一群六七个穿着华贵的中年男人领着一群狗腿子进了酒楼,气势汹汹的往二楼跑,小二,掌柜顿时吓得腿都软了,一个劲的打摆子。
    君无邪仿佛没看见似的,给子夜到了一杯梨花酿,颇为遗憾的道:“很多年前我喝过一个女人酿的酒,连名字都没有的酒,可那味道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只是后来听说那女人死了,那酒也就再也喝不到了。”
    子夜突然就想起来很小的时候,他还和妈妈生活在那个很大很大的家族里,过着被人冷眼被人嘲讽的日子的时候,妈妈总会在院子里种一棵葡萄树,葡萄成熟的时候就会摘下来酿酒,哪怕那个人从来都不会踏进小楼一步,妈妈也一直坚持着。
    子夜总是很期待很期待,直到妈妈去世,熟过头的葡萄都烂了,再也不会有人给他酿好喝的葡萄酒,子夜就自己学着酿,一直到他离开那个地方,再也不踏足一步,这个习惯却保留了下来,每当出完任务,他就习惯喝一杯自酿的葡萄酒,然后再冷的心也会慢慢回暖。
    抿了一口温温的酒,子夜低声道:“如果你不嫌弃,以后我酿了酒可以分你一些。”
    “小夜会酿酒啊!那敢情好。”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交谈着,直到那群人气势汹汹的跑上来,地上那一群小声的公子哥一看自家老头子都来了,顿时有了底气,连声都大了,君无邪皱皱眉,狠狠的踩了一脚离他最近的那个:“吵吵什么!闭嘴!”
    一群肥头大耳满面油光的富态老爷汗涔涔的扶着腰,见了君无邪之后脸上一瞬间从兴师问罪到了讨好谄媚,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狰狞”的媚笑道:“君公子,小儿顽劣,有眼无珠不认得公子,冲撞了公子,幸而得了公子教训,公子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计较啊。”
    其他人立刻一阵附和,那些准备看好戏的看客眼珠子掉了一地,这是什么神展开?刚刚还气势汹汹一脸你死我活的样子,转眼就成了狗腿子似的,对着人家低头哈腰赔不是,你们儿子还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躺着啊喂!
    好歹有点志气啊!
    君无邪端着酒杯阴阳怪气的道:“我可不敢教训贵公子,我君无邪算什么东西,万金钱庄算什么东西,金玉堂又算什么东西,哪里当的起几位低声下气,这些个公子哥好大的脾气,若不是本公子会个花拳绣腿,今天还不被打死?”
    几个富态老男人立刻面色苍白,汗流浃背,要是惹上别的公子哥也就罢了,哪怕是城主的儿子也好办,怎么偏偏就惹上这个煞星!
    先不说金玉堂多有钱,就说金玉堂攥着临渊多少商人的命脉吧,盐铁,粮食,军备,哪一样不能让人一夜暴富?皇商懂吗?给天家做事,你不巴结也就罢了,还来跟人家结仇,不知道的还真得夸你有胆量不要命!
    得罪金玉堂其他人也好说,赔个不是好好道歉也就罢了,人家犯不上跟你一般见识,可这群不长眼的非得得罪君大少,谁不知道君大少最讨厌别人比他还嚣张跋扈,而且君大少最是睚眦必报,得罪他头上,啧啧……那真是你家祖坟都冒烟了,黑烟!
    这群京都里只能算二三流的暴发户都快要哭了,您就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吧……
    还是那个胖子机灵,赶紧让人把箱子抬上来,亲自把箱子打开,金灿灿的元宝闪瞎人的眼。
    “君大少,这是十万两,您点点?”
    其他人也瞬间醒悟,赶忙抬上箱子来,一排排的箱子里都是一锭锭的金元宝,君无邪姿态慵懒的挥挥手:“行了,都说了一个只要一万两,本公子说话算话,多了的都抬回去。”
    胖子讨好的道:“今个让君大少受到了惊吓,多出来的就当是给大少赔罪,请大少笑纳。”
    其他人也附和道。
    “蛮会来事,那本公子就收下了,人抬走吧,银子送到金玉堂那里去。”君无邪挥挥手,一群人赶忙抬着自己儿子千恩万谢的走了。
    围观群众:……
    这到底是什么神展开=ロ=
    送走了一地伤残,君无邪翘着二郎腿对子夜道:“这些个公子哥啊,都欠虐,你不踩他们他们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厉害玩意儿了,就得往死里踩,踩到再也爬不起来!最吐艳纨绔子弟了!”
    子夜默默地吐槽,你才是最大的纨绔子弟好吗!
    第十三章 首杀
    酒足饭饱后正是杀人的好时机,精气神饱满,连体力都更旺盛几分,子夜听着君无邪用清朗的声音给他介绍任务目标。
    “你这次的目标姓萧名逸,官居丞相……”
    “需要带首级回来吗?”丞相,有些麻烦啊,子夜轻轻敲着桌子,这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任务,可不能办砸。
    “首级?”君无邪一愣:“要首级做什么?”
    “不需要首级确认生死?那更方便。”不用带首级回来也算降了点难度,虽然还是轻松不到哪里去。
    君无邪噎了一下,宓牡溃骸八让你去杀萧逸了?难道杀手就一定要只接杀人的任务吗?这次的任务是保护,不需要杀人,而且还会有老成员带着你。”
    君无邪可不敢真让子夜去接什么杀人的任务,这小家伙才这么小,还看不见,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啊之类的东西,才非要跑来做什么杀手,这种少年情怀君无邪可以理解,毕竟当年他也有做盖世大侠的梦想,但是理解不代表君无邪能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你以为所有杀手都能一击不中远遁千里?更何况子夜这个小屁孩!
    前世的时候子夜也不是没接过类似保镖的任务,要知道,最清楚杀手杀人手段的还是杀手,可是这不代表子夜喜欢这种任务,相比起来他还是喜欢杀人拿钱的买卖,干净利落,还来钱快,比磨磨唧唧的保镖任务爽利多了。
    微微沉默了一下,子夜问道:“没有其他的任务了吗?我没时间保护人,而且我缺钱。”
    不用你天天跟着,闲着没事划划水凑凑数就行,钱照拿,当然,这话君无邪是不会说出口的,他委婉的道:“最近阁里新培养出来的那一批成员都在完他们的第一次任务,所以……”
    “一件都没剩吗?”子夜皱紧了眉头,这也太巧了吧。
    君无邪吃准了子夜不想离开太远的心思,半真半假的道:“自然还是有剩下的,不过大多棘手的很,而且都在别国,路途远不说,还危险,来钱也快不到哪里去。”
    子夜沉默了,以他现在的年龄,走远了洇儿会担心不说,还麻烦,再说了,不快点赚钱回去,他和洇儿都要揭不开锅了。
    “萧逸萧丞相家离皇宫蛮近的,平时他也就是在皇宫丞相府六部几个地方转,你也不用贴身保护,还有其他人跟你换班,简单的很,最关键的是还有定金一百两哟~”君无邪诱惑道。
    有这么多定金?子夜没急着拍板,只是道:“把资料给我。”
    君无邪心中一喜,便开始bababa的给子夜讲,原来萧逸是革新派,主张改革,触动了保守派利益,已经被刺杀了好几次了,夜帝担心他的安全,就联系了七杀阁,别看七杀阁只是个富一点的杀手组织,其实七杀阁跟朝廷关系不浅,可以说是互惠互利,七杀阁做夜帝手里的一把刀,夜帝给予七杀阁各种便利。
    笃笃,子夜不停的敲着桌子,暗自分析从君无邪嘴里得到的所有信息,最后点点头:“我接。”可惜了,他手里的两把刀自铸成后还未饮过血,没饮过血的刀,怎么能算好刀。
    吃完东西,又喝了杯茶,两个人才出了酒楼,刚刚踏出酒楼一步,子夜就觉得不对劲,如今他不能用眼,其他感官便格外灵敏,尤其听力,一踏出酒楼他就听到了一声与众不同的轻响,那分明是刀剑出鞘的声音!
    君无邪并没有察觉,带着子夜往萧逸的丞相府走去,准备去踩点,不对,是熟悉熟悉环境。
    子夜的精气神已经提到了最佳的状态,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子夜现在每一步之间的距离都是一模一样的!
    年龄决定了子夜哪怕从娘肚子里就开始锻炼,杀人的经验再丰富,体力和实力也不会强到哪里去,所以他现在追求的是爆发力,对普通人也好,对高手也好,他只出一刀,一刀过后那人还没死的话,就只能……远遁千里了……
    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子夜的状态已经到了巅峰,就是现在!
    忽然一道剑光从拐角处刺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扑君无邪,这一剑可以说是玄妙至极,对时机的把握也妙到巅峰,可惜他遇上了子夜。
    子夜猛地抬头,明明蒙着眼睛,可偏偏就让人觉得他目光熠熠,一瞬间如闪电划破天空,一道寒光如同匹练一般,顺着子夜抽刀的姿势猛然暴涨,将从拐角处扑出来的那人连人带剑一劈两半,热乎乎的鲜血带着内脏哗啦啦糊在了墙上,拖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刀归鞘,子夜的脸色有些泛白,这巅峰一刀完成了他重生后的首杀!
    第十四章 夜帝在卖蠢
    直到走到了丞相府附近,君无邪都还处在震惊状态,那一刀太快了!快的连他都没有看到,子夜的刀是从哪里抽出来的!想到这里,君无邪就不住的去瞄子夜杀人后就一直挂在腰上不曾收回的刀。
    明明看着子夜身上什么都没有嘛!这小胳膊小腿的,能把刀藏哪里去?
    被君无邪看的心里有些发毛,子夜脸色僵硬,忍住一刀劈了君无邪的冲动,道:“这是一种跟藏剑术差不多的藏刀术,家传的。”
    哦~家传的啊,君无邪恍然大悟,毕竟他也不是没见识的土包子,而且很多杀手都会修习藏剑术,他也学过,不过,看着子夜这小身板把那把成人小臂长的刀藏起来,还真有些不可思议啊。
    看着君无邪还是一边上下打量他一边啧啧称奇,子夜真的快忍无可忍了_,幸好君无邪还算有眼色,连忙转移话题,“到了到了,这就是丞相府,因为萧逸刚刚受到刺客刺杀,所以丞相府已经戒严,闲杂人等都不被允许进出了。”
    君无邪话音刚落,一个“闲杂人等”就从丞相府里走了出来:“子夜?”刚刚去体贴安抚慰问了可怜的丞相大人,一出门就看到了子夜,夜凌霄不怎么好的心情一瞬间多云转晴,屁颠屁颠的跑到子夜二人面前,幽怨的道:“我等了你一早上,腿都站麻了,你得补偿我。”
    “你自己犯二关我什么事。”子夜心情本就不怎么好,又看到了这么个牛皮糖,一瞬间阴云盖顶,转头对君无邪道:“你不是说闲杂人等不能进出吗?他又是怎么回事?”
    夜凌霄不明白犯二是什么意思,但也从子夜的表情看出来不是什么好话,顿时噎住了,没等他缓过神来,子夜一个闲杂人等直接把他打击坏了,孤堂堂夜帝,公认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气质超群,怎么可能是闲杂人等!
    君无邪摸摸下巴,一本正经的道:“大概是丞相府里的小厮吧……”
    夜凌霄:……
    子夜看不到还有情可原,你又没瞎!难道还看不到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气质超群!哪里像小厮!呸你一脸!
    心里无限吐槽,表面上还是要维持高贵冷艳的外表的,夜凌霄斜睨了君无邪一眼,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孤不跟你个没见识的土包子一般见识!”
    君无邪立刻回瞪“装什么大瓣蒜,小心被雷劈。”
    子夜是看不到他们两个无声的交锋的,他正在考虑如何从洇儿那里请假,拿了人家钱,总不能一点力不出吧!子夜可是很敬业的!虽然君无邪说了不用他一直贴身,晚上也有人替班,他也不能一直混日子划水老让人家夜班受罪啊!
    他可是业内良心好杀手!
    一边跟君无邪瞪眼瞪到眼酸的夜凌霄觉得自己这动作太幼稚了,完全不符合他一代夜帝的英明神武,便懒得跟君无邪你来我往,转而问道:“子夜,你来丞相府干什么?”
    “许你来就不许我来吗?”思绪被打断的子夜很不爽。
    “咳咳,萧逸是我朋友,听说他受伤了,我来看看他。”夜凌霄虚咳了一声,道。
    “哦。”子夜道:“我是接了任务,来保护萧逸的。”
    “咳咳……”这次是真咳了,夜凌霄被呛的不行,惊愕道:“七杀阁没人了?怎么让你来?开什么玩笑!就……”刚说到一半,夜凌霄突然觉得有些冷,低头一看,子夜挂在腰间的刀已经出鞘了一小截。
    ――咕咚
    识时务者为俊杰!夜凌霄连忙豁出脸皮,一脸正经的道:“七杀阁如今的负责人是谁?真的是太有眼光了!不过让子夜完这种小任务,简直是杀鸡用牛刀嘛!要不咱们跟七杀阁的说说,给你换个上档次的任务?”这七杀阁的也太胡闹了!这简直是拿萧逸的小命开玩笑啊!
    “不用,我很喜欢这个任务。”明知夜凌霄是心口不一,子夜故意刺激他。
    夜凌霄哭笑不得,这七杀阁真的是太儿戏了好吗?!难道君泽的脑袋被门夹了?
    “这次是你一个人来保护萧逸?”抱着最后的希望,夜凌霄试探性的低声问。
    子夜摇摇头:“还有老人陪着,不过我不知道是谁。”
    夜凌霄一瞬间放心了,看来子夜也就是打酱油的,还没出场的那个才是正主!放下心来的夜凌霄又开始纠结于子夜放他鸽子的事,虽说他们没有什么约定,但也默认了在那个时间一起出宫,子夜突然放了他鸽子,让夜凌霄如何不别扭?
    第十五章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又在外面转了一圈,第二天就要执行任务的子夜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便告别了君无邪,准备回去补觉,养好精神,而满腹怨念的夜凌霄一直到回宫都处在别扭状态中,但是子夜哪里管你是别扭还是咋滴,你就是别扭死又关我什么事?所以夜凌霄就等于把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御花园的小路上,泄了气的夜凌霄也不僵着不说话了,你再有怨念,人家揍是不理你,你能咋办?
    “你今早上为什么不等我。”
    “嗯?”子夜一怔,这才反应过来夜凌霄为毛别扭,不过……“我干嘛要等你?”
    夜凌霄一口老血哽在了喉咙里,欲要辩解,却发现他无话可说,人家子夜说过要跟你一起了吗?一切都是你自作多情好嘛,还反过头来质问人家,不过,心里堵的慌是怎么回事?
    “你很闲?天天跟着我做什么?”子夜话里的不耐烦一点都没有掩饰,夜凌霄只觉得自己那颗玻璃心都要碎了,他堂堂夜帝,居然被人嫌弃了,后宫那些妃子,那个不希望他能多在她们那里停留哪怕一小会儿,就这小家伙才……
    男人的尊严,皇帝的尊严,都碎成渣了!
    深觉自己这种状态很不对的夜凌霄深吸一口气,平静下心湖,大步向着另一边走去了,孤要去貌美如花善解人意温柔可人的妃子们那里找安慰!
    子夜自然不明白夜凌霄这是怎么了,还以为他终于被自己撵走了,顿觉轻松了许多,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不提回了偏殿的子夜,找安慰的夜凌霄径直往梅妃的寝宫走去,梅妃是他从潜邸带出来的,跟了他多年,虽然他也知道梅妃暗地里做了不少阴损事,但是看在当年的情分上夜凌霄也就忍下了,只是情分总会磨干净的……
    这后宫佳丽无数,可都是蛇蝎美人,纵然是曾经纯情的,在皇宫这个大染缸里泡里面,也会从芯里黑透。
    夜凌霄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子夜,他被子夜吸引是为了什么呢?最开始的时候是子夜身上那股冷寂孤独吧,跟曾经的他如此相像,接触多了却不由得为子夜的率真所吸引,他不做作,就算是狠辣也从来都放在表面上,冰冷的面瘫脸底下却是夜凌霄从未见过的直爽率真,要是后宫的妃子们都能像子夜这样就好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把夜凌霄自己吓了一跳,他不会真的像子夜说的那般有恋童癖吧!还是断袖分桃的那种!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走夜凌霄猛地停住了脚步,唔,他好像走错了地方……
    抬头一看,洛云殿……这不是……那个云妃的寝宫吗?说起这个云妃,他记忆还颇深,云妃是前任户部尚书的女儿,之前为了保持朝堂上各党派间的平衡,他才宠了这个云妃一段时间,后来朝堂被他整顿,不再需要这种手段来平衡的时候,他就鲜少过来这边了,谁知云妃居然怀孕了,还生了个瞳色异于常人的孩子,他本就不喜欢野心勃勃的云妃,也就借着这个机会,再也不踏进洛云殿了。
    也不知那个孩子怎么样了……不管如何也是他的儿子,且去看看吧。
    打定了主意,夜凌霄便往洛云殿走去。
    ……
    “殿下~”洇儿托着腮,泪眼迷蒙的看着子夜,子夜僵硬着脸,看着洇儿手里那花花绿绿的一团简直想拔腿就跑!洇儿什么都好,唯独女红差的一塌糊涂,她手里那一团花花绿绿的,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件上衣好吗?他又不是品味独特怪异的君无邪!干嘛要穿这种东西!
    洇儿托着那件衣服泪汪汪的逼近子夜:“自从殿下搬到偏殿,奴婢都没能好好的给殿下过一个生辰,奴婢心中实在愧疚,明天又是殿下生辰了,奴婢特地问尚衣房的姐姐要了些布料,做了一件衣服,殿下不肯穿,是嫌弃奴婢手拙吗?奴婢连衣服都做不好,实在没有颜面活下去了……”
    子夜默默地咽了一口血,知道你手拙就不要做啊!你这是逼我啊!可他就吃这一套……
    明知道洇儿不可能真的活不下去,他还是无法拒绝这个唯一肯对他好的女子,更何况这是她的好心。
    见子夜默许了,洇儿立刻欢天喜地的给子夜把衣服换上,子夜低着头,看着洇儿手上密密麻麻的针眼,心里一酸,轻声道:“以后别做了,手疼吗?”
    洇儿唇角带着欣慰而温柔的笑,柔声道:“不疼。”用攒了几个月的钱去换尚衣房剩下的衣料,她不心疼,被尚衣房的太监讹了钱去她也不心疼,挑灯做衣服把手指扎的千疮百孔,她更不疼,她只疼和她相依为命的小殿下,还那么小,就吃尽了苦头,他本该是富贵命,却只能跟着她受苦。看着这么懂事的小殿下,她心疼,不能给殿下最好的,她心疼,疼到了骨子里。
    衣服的针脚歪歪扭扭,却很密,看得出做的人很用心,或许是布料不够了,腋窝的地方还补上了一块颜色相近的布,更显得难看,子夜站在铜镜前,看着镜子里模模糊糊映出他的身影,和这件很丑的衣服,表情便柔和起来,很多年前也有一个人会给他缝补衣服,那个人是他的妈妈。
    洇儿看着子夜,红了眼圈:“脱了吧殿下,好丑。”
    “不,很好看。”子夜握着衣角,比他穿过的所有衣服都好看。
    这里面裹着对他的关切,关爱。
    “殿下?殿下在吗?”一个紫衣宫女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态度轻浮:“原来在这里,快快快,娘娘找你呢。”
    “找我何事?”那个宫女走进来的一瞬间子夜便覆上了眼带。
    宫女厌恶的看了一眼子夜身上的衣服,道:“殿下,你怎么穿这种东西,快换身华贵些的衣服,去见陛下,陛下来了!”陛下可是好久没来洛云殿了,这次来洛云殿,又是要见这个瞎子。
    子夜的表情一下子冷了,那个他名义上得父亲来了?
    第十六章 妖孽
    自从云妃失宠以后,洛云殿里便越来越破旧,空旷,今个儿夜凌霄一来,云妃喜不自胜的同时也连忙跟夜凌霄哭诉那些太监如何克扣她的月例,夜凌霄被烦的头疼,又见自己儿子迟迟未来,便赶忙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云妃百般挽留都没能留下,只能看着夜凌霄的背影跺脚,紫衣宫女匆匆的从偏殿过来,低声道:“殿下不肯过来。”
    云妃绞着手里的帕子,简直要咬碎了牙,陛下都来了,也不肯再留宿洛云殿,还有这个小东西……
    “走,去看看!”
    偏殿里,洇儿来来回回踱着步子:“殿下啊殿下,你怎么能不去啊,陛下好不容易来一次洛云殿,您好歹去见见,那可是您的父皇呢!这下娘娘一定会生气的。”
    子夜脱了那件衣服,只着一身白色亵衣,如墨的长发散落身后,衬的他那张精致的面容愈发吸引人。
    子夜闭着眼,仰躺在美人榻上,声音淡的像随风飘散的云:“去做什么?就算见到了他又能如何?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想看看我,真见了我的眼睛,难保不会觉得我是个妖孽,一把火烧死才好,云妃也不过想借我留下他,我干嘛去找不痛快?”
    洇儿支支吾吾的道:“说不定陛下会喜欢您的,您这么好看……”越说声音越小,显然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谁不知道夜凌霄的冷酷无情,万一真的像殿下说的那样……
    洇儿打了个寒战,拍拍胸口:“还是不去了的好……”
    还没等她彻底放下心,云妃就来了。
    “末儿……”云妃娉娉婷婷的走了进来,一脸慈爱,看也不看跪在一边的洇儿,直接走向了子夜。
    子夜坐起身,披上外衣后就伸手去拿眼带,云妃招招手,轻声道:“不必戴了,末儿,快过来,让母妃好好看看。”
    子夜眉眼低垂,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云妃拉着子夜的手,叹道:“我的末儿又长高了,而且越来越俊俏了呢。”
    “母妃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子夜抽回手,淡淡的道。
    云妃一怔,美眸立刻泛起了水雾:“末儿是在怪母妃冷落了末儿吗?母妃知道这几年委屈你了,可母妃也是为你好啊,至今为止这宫里才有三位皇子,而你父皇又七年没有来洛云殿了,所有人都盯着你呢,母妃不得不把你藏起来,母妃也难受啊……”
    子夜冷眼看着云妃哭哭啼啼,这宫里的女人果然一个比一个会演戏:“母妃,真是如此吗?”
    “这是当然,母妃还会骗你不成?这天下的母亲那个不爱她的孩子,你可是母妃的亲生儿子,母妃的心头肉啊!有谁能比母妃更爱你。”云妃拿着帕子抹泪,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是吗?”子夜冰冷的眸子里一片嘲讽:“那母妃爱我的方式还真是奇特呢,先不说放任我自生自灭七年多,单单是你在我身上扎的那一千三百多针,就让我深深地感到了你的爱,并且永生难忘。”
    云妃一愣,不知是心虚还是惊恐的退了一步,“你怎么……”
    “你想问我怎么还能记得是吗?”子夜血色的重瞳里没有一丝情感。
    他怎么会记得,怎么可能!那个时候他才是婴儿啊!云妃看着子夜深邃的血瞳,脚下一步步后退。
    “因为我是妖孽啊。”子夜突然笑了,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一瞬间绽开盈天的妖气,美至美,妖至妖。
    云妃尖叫一声,也顾不上什么仪态万方了,磕磕绊绊的就跑了出去。
    子夜落寞的低下头,这样一个女人,怎么配叫做母亲……
    上一辈子他出生就被抛弃,在孤儿院里待了几年后孤儿院也倒了,他只能混迹在乞丐里,直到七岁的时候才回到母亲身边,刚开始他是怨恨的,怨恨妈妈抛弃他,所以不肯接受妈妈对他的好,直到他在那个所谓的家里得知真相,才明白,唯一爱他的只有妈妈,可惜,回到妈妈身边的第三年,妈妈就去世了……
    这一世他怀着无比渴望,在云妃的折磨里磨去了所有的期待……
    自嘲一笑,子夜转过身,缓步向着内殿走去,“殿下……”洇儿的声音有些微的颤抖。
    “嗯?”子夜没有回头,洇儿会不会厌恶,妖孽一样的他?
    洇儿扑了上来,一把抱住子夜哇哇大哭,一边哭一边哽咽:“原来殿下受了这么多的苦,呜呜,殿下,你痛不痛?”
    “已经不痛了。”子夜摸摸这个神经大条的姑娘的头,你不觉得我刚出生就能记事才是事情的关键吗?!
    “殿下,可是洇儿好痛,好心痛,娘娘她怎么能这么狠心……”洇儿不懂,殿下是娘娘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啊,娘娘怎么能……
    子夜微微一笑:“因为在她心里,我是妖孽,不是她的儿子……”
    大概宫里的女人,只看得到那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凤座吧。
    第十七章 生日
    这天是子夜生日,洇儿不让他出宫,说要做一桌好菜给子夜庆生,子夜想了想,还是出去了一趟,买了些菜和肉回来,顺带给洇儿带了支钗。
    简简单单的花样,不要一两银子买的银钗。
    洇儿欢天喜地的戴着钗去厨房忙碌了,子夜则提着一坛酒到了芳菲殿,芳菲殿听起来挺好听,其实是冷宫,传说闹鬼,平日里少有人来,不过子夜很喜欢芳菲殿后院的那一片枫林,经常来这里坐坐。
    只是仿佛今天格外热闹,到处是穿行的宫人,匆匆的托着东西走过去,子夜不紧不慢的走着,带着一种和他们格格不入的淡然平静。
    “喂,喂……”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不过子夜没怎么在意,他在宫里根本没几个认识的人,肯定不是叫他的。
    哪里想到,那人快步追上了他,拦在他身前,气喘吁吁的道:“我叫你半天了,你怎么不停啊。”
    子夜有些莫名其妙:“我认识你吗?”
    “呃……”男孩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子夜看不见,提示道:“你记不记得在御花园,你差点撞到我。”
    子夜想了想,很肯定的道:“是你自己摔趴下的。”男孩很忧郁,不带这么揭人伤疤的!
    “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上次本来想问你名字,但是忘记了,我叫夜岚,你呢?”总归还是孩子,男孩很快把那一点忧郁扔开了,兴奋的道。
    夜岚?姓夜?那大概就是他名义上的兄弟了?子夜虽然不怎么在乎这点血缘,但还是颌首,道:“子夜。”
    “子夜,很好听啊,子夜子夜,今天是我生日,我请你吃东西!”夜岚很开心,他终于知道小美人的名字了!
    “这么巧,今天也是我生日,我还有事,就不去了。”子夜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个木雕的自己,送给他,“生日快乐。”
    夜岚收过很多珍贵的礼物,却从没有一件礼物能让他如此开心,抱着小木雕,夜岚想了想,从腰上拽下一块玉佩送给子夜:“送给你,也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子夜没拒绝,接过玉佩,告了别。
    夜岚捧着木雕,一溜烟的跑回了他住的甘露殿,刚刚宫女通知他,父皇也来了,他一定要给父皇看看他的宝贝!这是小美人送他的呢!
    一溜烟跑回甘露殿的夜岚一打眼就看到了自家父皇和母妃,乖乖的行礼后夜岚扑到了自家母妃怀里:“母妃母妃你看,漂亮不?”
    柔妃打量着夜岚手里的木雕,很精致,看得出来雕刻的很用心,简直可以说栩栩如生,不过……柔妃的目光滑落到夜岚腰间:“你父皇赐你的玉佩呢?”
    “被我送给了子夜啊。”夜岚满不在乎的回答,然后摆弄着木雕,乐滋滋的道:“子夜都送我木雕了,我怎么能不送他东西。”
    柔妃脸色一变,连忙去看夜凌霄,夜凌霄也是一愣,他本来没怎么放在心上,只当哪个小太监为了讨夜岚欢心送的,谁知却听到了子夜的名字。
    夜凌霄对着夜岚招招手,夜岚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投进夜凌霄的怀抱:“父皇~”
    “岚儿,你说这木雕是谁送你的?”夜凌霄仔细打量夜岚手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