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2

    能买多少茶壶啊!”
    我要那么多茶壶干什么……子夜默默的收回君无邪好想掰断的手指,淡定的道:“我可以不要一分钱,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第六章 妹纸凶猛
    子夜在里面讨价还价的时候,夜凌霄在外面遭遇了他人生中最大的危机……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被关在门外的夜凌霄摸摸鼻子,准备到处走走打发一下时间,不得不说,这个院子看起来不大,景致却还不错,夜凌霄逛着逛着就从后院逛到了前面,他这才发现,他刚刚逛的地方,竟然是青楼的后院。
    说句实话,他还从来没来过青楼,作为十二岁继位的少年帝王,十二岁之前他一直跟自己那群兄弟们斗,好不容易在丞相的扶持下登上帝位,哪里想到丞相也是个野心勃勃的,竟然妄想他做个傀儡帝王,于是他又开始跟丞相斗,终于大权在握了,他还得跟虎视眈眈的敌国斗,跟后宫那群代表着各个势力的妃子斗,哪里有时间有机会来青楼!
    所以,第一次来青楼的夜帝陛下心里有些痒痒,这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好好逛逛怎么行!
    兴致勃勃的夜凌霄完全没有发现,他刚出现在大堂里就被老鸨盯上了,老鸨上下打量了一下夜凌霄,心里噼里啪啦的打着小算盘,看这衣服的料子,看这身上的玉饰,看这气质,看这陌生的面孔,绝逼是富二代啊!而且是第一次逛青楼的雏儿啊,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人傻钱多速度来坑啊,不榨出他七八斤油来简直都对不起她风月街花姐的名号啊!
    于是,老鸨挥着小手帕就迎了上去:“公子看着面生啊,是第一次来我们温柔乡?”
    “不错。”夜凌霄绷着脸,目光在老鸨脸上一扫,就忍不住挪开了,没办法,老鸨脸上的粉扑的有点厚,一笑就簌簌的往下落,实在是有点}人……
    “那您可来对了,我们温柔乡的姑娘可是这整条风月街上最水灵,最漂亮的,姑娘们,快过来见见客人。”
    老鸨话音刚落,一群莺莺燕燕环肥燕瘦的漂亮姑娘就围了上来,把夜凌霄身边围的水泄不通,浓浓的脂粉味把夜凌霄的眼泪都呛快出来了,纵横沙场在千军万马前脸都不带变色的夜帝陛下再也保持不住淡定了,快来人救驾qaq
    经过漫长的奋斗,夜凌霄终于从温香暖玉里挣扎了出来,拜托了妹纸们杀伤力巨大的狼爪和胸袭,狼狈的跟被非礼了的柔弱妹子似的。
    “公子喜欢哪种类型?”老鸨笑眯眯的问道。
    夜凌霄胡乱点了个看起来素净矜持那么一点的,虽说他后宫也有不少嫔妃,但是她们哪有这群妹纸这么热情,热情的夜凌霄都招架不住……
    老鸨推了那妹纸一把,笑的好像一朵风干了的老菊花:“絮儿啊。好好伺候这位爷。”
    看着絮儿羞答答扭捏捏的模样,夜凌霄才松了一口气,这简直比打仗还累!
    放下心跟着絮儿上楼,准备去喝喝小酒,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的夜凌霄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平时出来都是他身边的小太监带着钱,他是没有带钱的习惯的……
    ……
    房间里,“你的要求就这么简单?”君无邪挑挑眉,手中的折扇叭嗒叭嗒的敲着手心。
    “嗯。”子夜微微点头。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这小身板真能做得了杀手吗?要不你还是进金玉堂或者天机阁吧,金玉堂是负责打理我们七杀阁名下所有产业的,天机阁则是负责情报的,都比你做杀手风险低吧,而且赚钱也不少啊。”君无邪犹疑的看着子夜,似乎无法理解子夜为什么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子夜默默地摇头,除了杀人,他什么都不会。
    “好吧,你要求的东西我会尽快打好了给你送过来,加入七杀阁的事我也会上报,这温香暖玉是七杀阁的产业,有什么事你可以来这边。”
    子夜点点头,总是卖图纸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为了生活,他还是得重操旧业。
    子夜将图纸给了君无邪,君无邪还想说什么,门外突然一阵喧哗,两个人同时皱眉,然后由君无邪打开门准备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门刚打开,狼狈万分的夜凌霄就冲了进来,脸上的表情复杂的完全超出了子夜的理解范围。
    “那啥,你身上有没有带钱?”夜凌霄尴尬的问子夜。
    不用子夜和君无邪问为什么了,老鸨带着一票龟公和妹纸,浩浩荡荡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老鸨一指夜凌霄:“就是那小子,穿的人模狗样,居然嫖霸王妓啊!给老娘逮住他!”
    嫖霸王妓?子夜脸色古怪,君无邪也是,而夜凌霄已经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了,堂堂一个皇帝,被说嫖霸王妓,丢死个人了!
    第七章 再临温香暖玉
    自从嫖霸王妓事件发生后,子夜原本以为夜凌霄会不好意思见他,那么他也能清净一段时间,哪里想到夜凌霄的脸皮比他想象的要厚的多,第二天一早,子夜又在墙边遇到了夜凌霄。
    “哟,这么巧,又遇见了,你又出去啊。”夜凌霄笑眯眯的对着子夜招手。
    子夜:……
    或许是因为子夜看不见的缘故,夜凌霄在子夜面前从来不会吝啬笑容,也不会在乎什么体面威严。
    这也造成了子夜的纠结,厚脸皮的夜凌霄太难缠了!
    摆脱不了就只能带着,子夜出去做事的时候身边又跟了个大尾巴,不过这个大尾巴是会突然失踪突然出现的。
    折腾了三四天之后,君无邪的消息传了过来,子夜要的东西,打造好了。
    温香暖玉后门,夜凌霄一脸纠结蛋疼的看着子夜走了进去,一看到这里他就想起他人生最大的污点,霸王妓事件,肿么破!
    子夜可不管他怎么想的,径直走了进去,某皇帝犹豫再三还是跟了进去,孤不怕!孤今天带钱了!!!
    “公子请跟我来。”带路的仍是上次那个少年,少年恭谨的把子夜迎了进去,再看夜凌霄的目光却充满了鄙视,穿的人模狗样的,居然嫖霸王妓,鄙视+1!
    夜凌霄那个憋屈,却不能说什么,因为那的确是事实,虽然有内幕,但是没人信,只会认为他狡辩。
    走在院子里,夜凌霄突然有点心虚,才不会承认上次的事给他留下心理阴影了,老鸨姑娘神马的好可怕!
    ……
    “小夜~”子夜刚走进房间就看到穿了一身花花绿绿的君无邪扑了上来。
    子夜嘴角一抽,躲了开来。
    君无邪也不恼,拽着自己身上那件绣满了花花草草的袍子一脸显摆的道:“怎么样?好不好看?山南彩锦,贡给那老皇帝的那匹都不如我身上这件好,这可是山南凤家少主送的。”
    到底是我的审美观不对还是你的审美太奇葩= =
    子夜嘴角抽搐,违心的点了点头,突然觉得身边都是奇葩,压力好大……
    后一步踏进门来的“老皇帝”一下子拉下了脸,老?皇?帝?!
    展示完毕,君无邪拉着子夜进了屋,桌子上摆了三个长条状的木头盒子,漆着红漆。
    君无邪指指盒子,“来,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子夜走到桌前,打开了第一个盒子,盒子里躺了一把短刀,比匕首略长,刀锋极薄,刀身上有古朴精致的花纹,仔细看才能发现,那是血槽,旁边还有一把刀鞘。
    这是仿照着他以前的武器做的,虽然比不上以前那把,但也比他现在用的好的多,刀归鞘,插回腰里,子夜打开了第二个盒子,里面是飞天神爪,他毕竟不会什么内力轻功,自然要借助一下道具。
    最后一个盒子里是暗器,一指多长的针状暗器,这种针中心是空的,可以放进毒去,可是……君无邪这家伙居然擅自添了一点东西上去,在针的表面弄了一些花纹,好想退货肿么破!
    君无邪在一旁得意洋洋的道:“漂亮吧!平时还可以当簪子,本公子果然是天才……”
    妈蛋,谁会用这种淬了剧毒,扎破一点皮就能毒死人的东西做簪子!不要命了吗?!
    不管子夜心中如何吐槽,东西也已经做了出来,难道扔回炉子里回炉重造吗?!
    “对了,上边已经同意了,你现在已经是七杀阁的人了,暂时归在镜堂,咳咳,也就是说以后你就是本堂主的人了。”天晓得他好不容易才把子夜调到自己手底下的!
    我可以反悔吗?跟着这种不靠谱的上司,过脑袋别裤腰带上的日子,我不想拿自己小命开玩笑啊魂淡!虽然好想咆哮,但是子夜依然木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可以换吗?我突然觉得金玉堂天机阁什么的也不错。”起码不会因为上司太鱼唇而莫名其妙的挂掉!
    “小夜你嫌弃我!”君无邪一脸悲愤。
    “我没有。”
    “你嫌弃我!”
    “我没有。”
    “你就是嫌弃我!”
    “真没有。”
    “你就是嫌弃我!呜呜呜,不活了……”
    “好吧,我嫌弃你……”
    “看吧你果然嫌弃我,呜呜呜,别拦我,让我去死!”
    “我不换了……”子夜觉得,当初被炸死后直接投胎转世或许会比穿越什么的更好,至少不会被没皮没脸没下限的逼成这个样子……
    一直在一边看热闹的夜凌霄突然觉得,看子夜这张面瘫脸被逼出表情来,好有意思!
    看来得多调戏他一下下了!
    交接完了,君无邪表示好久没有出去逛逛街了,于是非要拉上子夜,纵使子夜百般不愿也赢不了君无邪这个没脸没皮地家伙。
    于是,三个人友好(?)的出了门。
    第八章 你有恋童癖?
    子夜是被君无邪拖出去的,后面跟着一步踏出温香暖玉后松了一口气的夜凌霄,于是两人一左一右的把子夜夹在中间,只从后面看的话,好像温馨的一家三口……
    子夜真得搞不懂有什么好逛的,尤其是在他看不到的状态下,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练一会儿刀,但是君无邪和夜凌霄不同,一个是被自家老爹管着,除了偶尔出任务外难得出来走一走,一个是每天被政事忙的头晕脑胀,哪里有这出来走走的闲心。
    所以两个人逛的津津有味,有意的忽略了子夜的不耐烦。
    逛了好一会儿,一直都是很无聊状态的子夜突然停住了脚步,“旁边是不是有家绸缎庄?”
    夜凌霄扭过头一看,还真有,顿时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耳朵没聋,带我过去。”子夜面无表情的指指自己的耳朵,要不是听到了旁边有女子讨论布匹的花色,他也不会猜测这里有家绸缎庄。
    “小夜喜欢那就去看看。”君无邪一把拉住子夜,走向了绸缎庄,夜凌霄不得不跟上。
    “店老板,你这里有没有薄一点的黑纱,能透过光的那种。”子夜摸索着一匹匹光滑的绸缎,问道。
    “小公子,您是要这种吗?”店老板从柜子里拿出一匹黑色的薄布,子夜摸了摸,“有没有更薄一点的?”
    店老板摇摇头:“这已经是我们店里最薄的了,估计其他店里也不会有比我们这薄的,您要的那种,除了天蚕丝,恐怕没有什么料子能这么薄。”
    没有吗?子夜有些遗憾,从很小起云妃让他遮了那双古古怪怪颜色的眼睛,再加上这双眼吓到过胆小的宫女,时间久了,除了在自己的寝殿,子夜再也没有摘下过蒙着眼睛的带子,毕竟古代的人太过迷信,他那双眼睛,走在大街上都会被指指点点吧。
    可是就算他有心眼,也能用听力辨别方向,他也是个正常人,到底不是瞎子,再久也不会适应没有光的生活,所以他想找一条黑色的纱带,能让他模糊的看到这个世界,却不会让别人看到他的眼睛,只是现在看来,这个愿望很难满足了。
    走出绸缎庄,君无邪忍不住问:“你要黑纱做什么。”
    子夜摸了摸蒙着眼睛的缎带,微微抬起头,“我只是想要,看一眼阳光……”
    很淡很淡的口气,却让君无邪和夜凌霄的心脏猛地一揪,忍不住怜悯起来,在他们看来,子夜还是个小孩子,从小就看不到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该有多么可怜?
    夜凌霄真想摸摸子夜的头,告诉他,傻孩子,不是缎带太厚,蒙住了你的眼,是你本来就看不到啊,可是看着这个样子的子夜,他莫名的就开不了口,像是不忍心抹灭子夜最后的希望似的。
    “你会看到的。”到最后夜凌霄也只是摸了摸子夜的头,干巴巴的道。
    子夜知道夜凌霄可能误会了,但他不想解释,也懒得解释,“走吧,再逛一会儿就回去,不然家里人会担心。”回去晚了一定会被洇儿唠叨死的。
    三个人又接着逛,只是气氛完全不同了,君无邪和夜凌霄小心翼翼的护着牵着子夜,仿佛他真的是个走一步磕一步的瞎子,弄得子夜无语至极。
    直到下午,子夜要回去的时候,他们也没遇上什么类似恶霸强抢民女之类的事,这让一直叨念着想做一次大侠展现一下他君无邪君大公子举世无双的风姿的君无邪很是扼腕叹息了老长一阵子。
    送走了君大公子,子夜和夜凌霄也准备回宫了,照样是翻墙进去的,夜凌霄在跃上墙头的时候,突然发现,从他这个角度看夕阳竟是格外的艳丽,不由的感叹了一句:“从来没有仔细看过,这夕阳竟是如此漂亮。”
    “我看不到。”子夜微微偏过头,光线根本透不过厚厚的缎带。
    夜凌霄顿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对不起啊,我忘记了你……”说出口后他就感觉到了后悔,一是惊诧于他居然能把道歉说的这么自然顺口,而是想到他这一说,岂不是更揭了子夜伤疤。
    “没事,习惯了。”习惯了黑暗。
    听子夜这黯然(纯属夜凌霄自己的错误感觉)的话语,夜凌霄更愧疚了,轻轻抚摸了几下子夜蒙着眼睛的缎带:“相信我,我会让你重见光明的!”
    夕阳西下,静谧中俊美的青年和盲眼的男孩深情对视,夕阳的余光洒落在两人身上,镀上一层温暖的橘红,风吹动两人的长发和衣角,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唯美,温馨……
    子夜一瞬间鸡皮疙瘩暴起,面无表情的开口:“你有恋童癖?”
    自觉自己刚才表现很帅的夜凌霄正准备来个潇洒的落地,结果耳边传来子夜淡然的声音,你有恋童癖……恋童癖……夜凌霄顿时脚下一滑,一个“失足”,五体投地的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子夜:……
    第九章 偶遇
    夜凌霄是逃回寝宫的,那般的狼狈是他当年第一次上战场,看到遍地尸体的时候都没有的,怎么能这么丢人呢!还是在那个小家伙面前,恐怕也只有在那个小家伙面前他才能如此肆无忌惮吧……
    看到不远处的寝宫,夜凌霄立刻敛尽了脸上的笑容,于是他又变成了那个不苟言笑冰冷无情的夜帝。
    只是刚走到寝宫附近,他就听到了一阵喧哗,女人尖利的声音让他皱紧了眉头。
    “谁敢拦着本宫?让开!本宫要见陛下!”
    “娘娘,陛下说过不让任何人进去的,您……”
    “让开!就算陛下怪罪也是我的事!”
    夜凌霄仔细一看,那女人不是如妃嘛,只是如今如妃全然没了平时的温柔如水,披散着长发,像是个疯妇一样的往他的寝宫里闯。
    “出了什么事?”夜凌霄走近了,沉声问。
    “陛下,陛下,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如妃一看到夜凌霄,立刻挽了挽头发,楚楚可怜的扑上来抱住了夜凌霄的大腿。
    夜凌霄忍住不悦,问:“爱妃不好好养胎,来此处做什么?”
    “陛下……”如妃嘤嘤低泣,梨花带雨的样子娇弱又让人心生怜惜:“孩子……孩子没有了,都是梅妃那个毒妇!她给臣妾下药!咱们的儿子……没了……”
    夜凌霄脸上闪过一丝嘲讽,不过被他很好的掩饰了,夜凌霄扶起如妃,眼里恰到好处的浮现一抹怜情和悲伤,轻声道:“梅妃向来心善,想是你误会了,这件事孤会好好查的,定会给你一个公道,来人送如妃回去,并把陈太医召过去。”
    如妃柔弱的跪下:“陛下一定要为臣妾主持公道,臣妾告退。”
    夜凌霄挥挥手,转身进了寝宫,徒留下如妃绞着手里的帕子一脸怨恨,梅妃这个贱人到底是怎样迷惑了陛下,这样陛下都信她!
    在宫女和太监的护送下,如妃回了自己的甘霖宫,没人知道,她回去后摔了多少东西,孩子的确是被别人弄掉的,如妃虽然心疼,但是更多的是担心失了孩子从此失宠,事情已然如此,她只能想尽办法,利用孩子的事从夜凌霄那里博取同情和爱惜,以及扳倒她最大的对手,这就是宫里的女人……
    回了寝宫后,夜凌霄摊开奏折却看不进去,揉了揉太阳穴,夜凌霄对身边的太监小安子道:“把这个杯子给梅妃送去。”但愿她是个聪明人,能收敛些。
    小安子看了看那个带着梅花纹的漂亮杯子,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夜凌霄合着眼休息,心里烦躁的很,后宫那些事,他怎么会不知道,梅妃的狠毒,如妃的凉薄,如果有可能,他真的一个妃子都不想要,可是这些妃子都不是一个人,她们的背后,是朝堂上错综复杂的势力,派系,是他平衡臣子们的棋子,今天宿在哪宫,明天宿在哪宫,都是经过一番算计的,人人都想当皇帝,可有谁知道皇帝的苦处,连房事都要算计,婚姻都没有自由,若不是……他真的想撂挑子不干了!
    想着想着,夜凌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身影,总是蒙着眼睛,明明只是个孩子,却成熟的不得了,天天木着一张脸,让人忍不住想要逗逗他,子夜,可能那小家伙自己都不知道,他身上有一种气质,能让人平和沉静下心境,目光忍不住的跟着他的身影走。
    要是他那些妃子都能跟子夜一样沉着,冷静,别搞些你害我我害你的诡计,别一个个城府深的淹死人,该多好,嘲笑了一下自己越来越古怪的思想,夜凌霄开始批奏折,皇帝恐怕是天底下最忙的人了!
    这边的梅妃收到杯子后一个人在寝殿里坐了良久,她怎么能不明白夜凌霄的意思,梅,没,我能给你,也能拿走,你做的我都知道。不要过分,收敛一些!
    长长的指甲无意识的划过杯沿,梅妃冷冷一笑,陛下对她总是不一样的,不拼一把的话,她不甘心,她要的不仅是梅妃这个位子,还有那个母仪天下的位子,还有夜凌霄的一颗心……
    ……
    时间还有些,子夜慢悠悠的往回走,回夕月殿的路正好要经过御花园,这个时候刚好没有人,散散步也好。
    一把扯掉遮了眼睛的带子,子夜睁开眼,虽然夕阳的光很柔和,但还是让他长久不见光的眼睛有些不舒服。
    再这样下去眼睛会不会退化……
    子夜正悠哉悠哉的漫步,欣赏着面前的风景,拐角处却突然冲出一个人来,身体反射性的躲开,那人却没子夜这么好的反应能力,一下子闪倒在地:“哎呦,你没长眼呢!没看到本殿下吗?还不快拉本殿下起来!没长眼的东西!”
    第十章 莫装逼
    子夜低着头,表情淡淡的看着男孩,男孩看起来岁的模样,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肉嘟嘟的,让人好想捏一把,子夜向来是行动派,淡然的伸出了手,男孩刚想拉着子夜的手站起来,却拉了个空,反而是小脸上一疼……
    捏了捏,跟自己想象中的手感一样好,子夜点点头:“手感不错。”
    男孩:……
    “本殿是让你拉本殿起来!不是笨殿捏脸!笨蛋!”毛概忍不住咆哮了,啊啊啊!本殿英明神武英俊潇洒英气十足的脸居然被捏了!连父皇和母妃都没有捏过的脸居然被捏了!
    子夜静静看着男孩,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印下深深浅浅的暗影,血色重瞳泛着妖异的芒,使人连他精致的脸都忽略了,只深深地陷进那一片深不见底的血色里。
    子夜看了男孩一会儿,转身就走,等男孩回神,连子夜得背影都看不到了,啊啊啊!太可恶了!男孩挥着小拳头捶地,却不是因为子夜不拉他起来,而是――“这么一个好看的人我居然没有问他的名字,啊啊啊!不可原谅!”
    ……
    走远了的子夜还能听见隐隐的咆哮声,不过他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盘算着这个月的银子快花完了,可离月底还有好多天。
    望望天色,很晚了,该回去了,不然洇儿又要唠叨了,银子什么的明天再说吧。
    ……
    第二天一大早,子夜就早早的起了,今天是他歇业这么久第一次开业,怎么能还让夜凌霄那货跟着!必须摆脱他!
    果然,子夜来到墙边的时候并没见夜凌霄的身影,松了一口气,子夜翻墙出去了。
    大约一刻钟后,夜凌霄才出现在墙边,这一天夜凌霄等了一早上,也没等到他的小家伙……
    出了皇宫子夜直奔挽香楼,挽香楼是临渊帝都第一酒楼,虽然名字比较像青楼……子夜早早的跟君无邪约好了在这里见面,因为君无邪是镜堂堂主,所以子夜可以直接从君无邪手里拿任务。
    *
    因为年龄的问题子夜直接被小二忽视了,正郁闷着就看到君无邪在二楼朝他招手,今天君无邪还是穿了一身的花花绿绿,就像只鹦鹉= =实在显眼的很。
    子夜径直上了二楼,“小夜,你蛮准时的嘛。”君无邪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样子像极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纨绔子弟。
    子夜点点头,在君无邪对面坐下,等子夜就了坐,君无邪才把小二叫了上来,大手一挥,豪爽的道:“想吃什么尽管点,别客气,今天我请客。”
    子夜的脑海里刷刷的冒出两个大字,土豪……
    对着土豪还客气什么?子夜还是蛮矜持的对小二道:“来几样招牌菜,两壶酒,酒要二十年以上的女儿红或者刚酿出来的梨花酿,都可以。”顿了顿,子夜又道:“如果有年份足的江南米酒,更好。”喝女儿红喝的是年份,年份越久越香醇,梨花酿就不一样,放久了那份淡淡的花香会渐渐消散,就没那个味道了,而米酒跟这两种酒都不同,初喝起来感觉不到什么,后劲却十足。
    小二应下了,君无邪用扇子敲敲手,叹道:“看来小夜你也是喝酒的行家,这个时节的梨花酿最是美味,改天到我家,我请你喝贡酒。”
    “好。”这个时代的酒度数较低,纯度不高,就是最烈的酒也没二锅头度数高,子夜挺喜欢酒,奈何酒量不高,在现代的时候担心醉了失去警惕,不敢多喝,到了这古代,酒的度数低,喝起来完全没压力。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喧哗声却突然从楼下传上来,子夜本来不想理会,谁知,几个穿着跟第一次见到的君无邪有的一拼的公子哥竟然径直的朝着他们过来了。
    “谁让你们坐在这里的?不知道这里是本公子专属的位置吗?”暴发户公子甲鼻孔朝天气焰嚣张的道。
    “本公子还真不知道。”君无邪是什么人?土豪中的战斗机,暴发户里的波音747,最容忍不了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装逼!“本公子只知道公子我付了钱,在这里吃饭天经地义。”
    这个位置靠近窗户,又能俯瞰整个大堂,的确是二楼最好的位置了。
    “你付了多少钱?我双倍,不,三倍补给你!但是这位置你得给我让出来。”暴发户乙斜眼看着君无邪,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甩的啪啪做响。
    君无邪单手撑着下巴,一双桃花眼里满是轻佻和不屑:“在本公子面前装逼,你们算老几?”
    第十一章 土匪作风
    从小到大只有他君无邪甩钱给别人,哪有别人甩钱给他的份?君大公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啪”君无邪从怀里掏出比那公子哥还厚,整整一叠银票,齐齐码在桌子上:“呵,现在就给本公子圆润的滚出去,这些都是你们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公子不介意亲手送你们出去。”
    比起君无邪面额一千,一叠至少几万两的银票,他们这几百两直接就拿不出手好嘛!
    咕咚,口水吞咽声此起彼伏,几万两啊!公子哥也不可能把几万两甩着玩儿啊!你以为所有人都跟小说上写的似的,去看个花魁就动不动几百万几千万的砸!那都是骗你玩儿的!
    公子哥们艰难的把头扭开,开玩笑,再输不能输面子!
    其中一个青衣服的公子哥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指着君无邪大声的道:“我说呢!原来是你偷了我家的银子!还敢大摇大摆的逛酒楼,活的不耐烦了吧!”
    其他公子哥立刻恍然大悟,随声附和道:“原来是个小偷,难怪如此大方,感情是无本的买卖!”
    “偷了钱还敢来挽香楼,碰到原主了吧!”
    君无邪歪着头,似笑非笑的道:“你说是你家的就是你家的?那我还说国库里的银子都是我的呢。”
    “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你!敬蒲兄,拿出证据来,让他再狡辩!”一个公子哥道。
    青衣服的那个指指银票上的标记,道:“这可是万金钱庄的银票,万金钱庄知道吗?不是是个人就能在万金钱庄存钱的,我家可是万金钱庄的老客户,你这种偷儿有什么资格拿着万金钱庄的银票?分明是偷的!看你这穿的花花绿绿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那人就伸手去拿银票,本来子夜一直冷眼旁观,见那人伸手出来,便用筷子轻轻的压在了他的手背上,那公子哥一抽,没抽出来,再用力,还是抽不出来,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筷子还是纹丝不动。
    君无邪怒了,你在我面前装逼也好,诬陷我也好,我最多也就是教训你们一顿,但是你们居然敢怀疑我的品味!什么叫花花绿绿的一看就不起什么好东西!简直不可原谅!
    君无邪猛地站了起来,气势骇人,几个公子哥齐齐退了一步,其中一个挽挽袖子,色厉内荏的道:“怎么,恼羞成怒,想打架?怕你啊!”
    “打架?不不不。”君无邪笑容温和,“我只是想揍人而已!”
    三分钟后,地上躺了一地,而且一个个都鼻青脸肿血肉模糊,简直是有进气没出气,只有被子夜压住手的那个,两股战战,差点瘫倒。
    君无邪一脚踹在他双腿中间,然后清晰的听到了蛋碎的声音:“滚!回去报个信,来抬人!一万两一个,不给钱就放在这儿,死了活该!记着!就说是我君无邪动的手!”
    子夜突然觉得这家伙不像是杀手,更像是土匪,看看那个被自己用筷子压着,快要失禁的家伙,子夜厌恶的松开筷子。
    那青衣服的公子哥两眼凸出,嘴巴大张,就像是离了水的鱼,子夜一放开他,他就紧紧的捂住裆部,倒在地上打滚。
    君无邪不再看他第二眼,坐下,擦擦手,nnd,向来只有本公子仗势欺人的份,哪有你们在本公子面前耍威风的份,不知死活!
    “小二小二,怎么还不上菜?”
    躲在一边看的汗流浃背的小二连忙道:“这就来这就来。”
    君无邪转头对子夜笑道:“血腥味重了点,要不咱们换个地方?”
    子夜摇摇头,又不是没见过血,杀人都杀过了,还怕血?想当初在越南丛林里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哪次不是杀过人,手都来不及洗,就对着一地残肢啃两口压缩饼干继续追踪或者逃亡。
    比起那时候,这点小场面那都是小意思。
    见子夜摇头,本就没准备换地方的君无邪坐的稳如泰山,还等着看好戏呢!
    很快小二就颤抖着把酒菜端了上来,只等君无邪一挥手,就跑的远远的。
    “来来来,尝尝这个,这个清蒸鱼头汤虽然没有我们家厨子做的好吃,但是也还不错。”君无邪殷勤的夹这个夹那个给子夜。
    两个人该吃吃该